母爱深似海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06 11:0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宋 志 光
  
  一九五八年深秋的一个夜晚,没有星星和月光,伴随着毛毛细雨和透着冷气的秋风,一个弱小的生命在黄木岩山下的一栋茅房中出生了。
  
  “是个男孩”,接生婆对我的外祖母说。“让莲妹(母亲的名字)看看”。“不、不能看,赶快抱走,去讨奶吃吧,三天后再抱回来”。外祖母对接生婆说。虚弱的母亲望着接生婆的背影,流下了无助的泪水......
  
  三天后我被接生婆送了回来,母亲紧紧地把我抱在怀中,不停地亲吻,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回来了,回来了……”就连我外祖母要抱她也不让,生怕她的“狗娃”再被别人“抢”走,就这样过了半天,母亲才对外祖母说:“妈,叫小毛给他姐夫送过话去,生了个儿子”,外祖母忙着把舅舅叫来,叫他给在茅岗烧碳的姐夫去送话。
  
  深秋的武陵山区,处处透着阴冷的凉气,人们早已穿上了夹衣。而在茅岗一个名叫黑潭的山沟里,确聚集着三百多人炼钢铁、烧木碳的汉子们,山岗上“赶英超美”、“大干快上”、“苦战一年产钢铁一万吨”等大幅标语口号显眼格外夺目,划木声、扛木的号子声响彻山谷,炼铁的炉和烧碳的窑冒出的浓烟,绕着山谷一圈一圈的旋转着,使整个山谷分辨不出白天和黑夜。
  
  临进黄昏,一个一米八的中年汉子,从xxx指挥部低着头走了出来,默默地走进工棚,从地铺上拿走满是泥土和碳灰的布包,走到工棚外,对着天空大声喊到:“我要回家,我要看我的儿子”,喊着,朝着家的方向疯了似的奔跑…….
  
  “队长,宋管宇跑了”,一个民兵冲着父亲奔跑的背影,朝指挥部大声喊着,“妈的,我跟他说,不准回家,他却跑了,给我追,把他抓回来!”队长带着三个持枪民兵向父亲追去……
  
  “回家看儿子!”疯了似的父亲,不顾黑夜及崎岖的山路和背后的喊声,他只有一个信念,回家看刚出生而未谋面的儿子,“站住,再跑就要开枪了!”站住的喊声、枪声没有使父亲停步,反而跑得更快了,“给我打!”随着三声枪响,父亲倒在了黑夜中……当队长和三个民兵赶到父亲处时,只见人仰面倒在水沟里面,手里还紧紧拿着脏布袋,他们打开布袋,里面只有装土烟的小布袋和临出门时母亲塞给他的五元钱及四两米的中饭。
  
  在我出生的第三十天父亲的尸体抬回了,母亲抱着“狗娃”向父亲作最后的告别,当来到父亲的遗体傍时,不只是何因“狗娃”竟“哇哇”大哭起来,母亲见怀中的“狗娃”大哭不止,强忍流泪,赶快将干瘪的奶头塞进“狗娃”的嘴中。“娃别哭,爹累了,睡着了,有妈在什么都不怕,妈一定将你养大成人!”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的签名 下一篇:母爱情深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