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里的母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7-31 17:1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李 燕 翔
  
  在我们家年三十吃饺子有个习俗:小孩子吃摺子多的,大人吃摺子少的。
  
  我第一次知道这个习俗是5岁那年年夜饭桌上。当时的生活非常艰辛,那年的腊月二十九下午,父亲将墙角的空坛子、凉锅碗看了一遍,重重地叹了口气,拎起一件过冬穿的老羊皮大袄出了门……天黑时分,父亲提着一小块肉兴冲冲地回来了:“咱能过个肥年啦!”
  
  我到街里疯玩了一阵回家,浓烈的饺子香味已灌满了屋子。在灶前守了半天,母亲才掀开锅盖,锅里煮了摺子多和摺子少两样饺子。我抢先盛了一碗饺子递给母亲,母亲嘴角抽动了几下,苦笑着将碗里摺子多的饺子一一挑出来给了我,她端起那半碗摺子少的饺子吃起来,望着我不解的眼神,母亲叹声气说:“你还小不懂哩,过年小孩要吃摺子多的饺子,大人要吃摺子少的饺子,这是老辈子传下来的习俗……”
  
  结婚后的第一个春节,我带着妻子回老家。在我的提醒下,母亲包了摺子多和摺子少两样饺子。妻子出于好奇,要尝尝那摺子少的饺子,母亲笑了笑点头同意,我瞪了妻子一眼:“不行!那是给老人们吃的,老一辈的习俗怎能从你手里改变呢!”妻子对着母亲狡黠地做了个鬼脸:“好!好!俺吃摺子多的。”
  
  这几年,父母岁数大了,过春节我就把二老接到城里来。去年年夜饭我帮母亲照例包了摺子多和摺子少两样饺子。饺子煮熟后,妻子熟练地挑拣了一碗摺子少的饺子先递给母亲,母亲捧着那碗饺子愣愣地看了半天又默默地放下了。妻子凑过来问是不是不对口味?母亲叹口气说:“嗨!放下,放下,咱谁也不吃这摺子少的饺子啦。”妻子一脸惊讶:“大过年的,不能坏了老一辈的习俗呀!”听到这话,母亲眼里涌出浑浊的泪花:“唉!老一辈就没这个习俗,都是我……”母亲擦了擦脸上的泪问我:“还记得你5岁那年年三十晚上吃的肉饺子吗?”“一辈子也忘不了啊,那是我吃的最香的饺子了。”“可你知道那肉从那里来的吗?那是你爹用他过冬穿的羊皮袄从集市上换来的……就那么点肉,哪能都吃啊?我就包了两种饺子,摺子多的是肉饺子,摺子少的是素饺子……”
  
  母亲的话没说完,我的喉咙发紧眼眶发酸,扭头向妻子看去,她已是泪流满面。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的年 下一篇:母亲的双手擎起天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