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夏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耿 清 瑞 时间:2014-06-12 09:2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一直把夏天叫做苦夏。
  按说,乡村的夏天,瓜果飘香,庄稼青葱,是孩子们的乐园。放了暑假的孩子们如撒欢的马驹儿,光屁股游泳摸鱼,瓜棚里饱餐,逮蚂蚱,捉蜻蜓,摸知了猴。可大人们就受罪了,即使再热的天也要下地干活,烈日炎炎,汗流如雨。特别是在长高了的玉米地里除草,落一身玉米的花粉,玉米叶像锯条拉得胳膊上一道道的血印,出了汗又痛又痒。
  记得那时母亲就更忙了,从地里回家还要做饭,在狭窄的灶房里受烟熏火燎。那时的灶房是土墙屋,窄小低矮,只有很小的窗户,与其说是窗户,不如说是窗洞。冬天时几块砖头堵上即可,可夏天却闷热难耐,烟出不去,打着旋儿围绕着你。这时母亲会说要下雨了。这话很准,就像天气预报。那时别说煤气灶,连煤球炉也没有,家家全是拉风箱的地锅,烧柴禾。夏天又没有好柴禾烧,多是晒干的青草,草木灰还要上地作肥料用。有时青草含的水分太大,不起火,只冒烟。那时没分家,吃饭的人多,大约八九口人,每天中午还要做发面馍,我当时又挑食,母亲还得变着花样,单为我做些好吃的,比如包糖包、捏喜鹊、贴锅饼、做一层白面一层黑面的花里虎,晚饭多是擀面叶。这样每次做完饭,母亲的衣服湿得只剩下个衣角。
  晚上在院子里睡觉,母亲扇着芭蕉扇,为我驱赶蚊子。遇到闷热的天气,母亲整夜整夜地不敢合眼。
  夏天虽苦,但人们还都盼着夏天。因为麦收以后总能吃饱肚子,比青黄不接的春天到处找吃的要好多了。当时乡下孩子们好说的顺口溜:“蛤蟆打哇哇,四十五天喝白面疙瘩”,由此,可见人们对夏天的盼望。
  现在,农村有炉子,也有煤气灶,只是母亲越来越老了……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伟大的女神 下一篇:母亲的牵挂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