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母亲的大辫子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5-19 23:4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周末在家里整理旧相片,偶然发现母亲盘着大辫子的相片,相片上的母亲微笑着,非常年轻,一根又黑又长的大辫子放在胸前,整个人如同一朵待放的玫瑰,仿佛又把我重新带到了儿时的记忆里。母亲年轻时很漂亮,称的上是青春美丽,活力四射!她有一头浓密的长发,梳着一条长长的、粗粗的大辫子,搭在肩头或者盘起,模样很是俊俏,走在街上,羡煞多少人回头称赞。   听母亲说过,她年轻时,当时流行的发式是齐耳剪发,用彩色绒线扎起一缕来,显得人精神、靓丽;另一种就是延续了解放前的那种大辫子,只不过从脑后一根独辫变成了两耳后两根长长的麻花,辫梢绑上色彩艳丽的绒绳,美得不得了。   这油亮的大辫子陪伴着母亲从小女孩到少女,从无知孩童到学校里的一个风景,一直伴随着母亲参加工作。它曾经惹得工厂里的那些叔叔阿姨们多少的“嫉妒”,有时候他们甚至开玩笑地拿起了剪刀,要母亲剪下大辫子来打打牙祭。她说什么也舍不得剪,那可是母亲的最爱。       那时候梳理长长的大辫子是母亲每天生活中的第一件事,每天一大早她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梳,几年下来不知道梳坏过多少把梳子,有木梳子,牛角梳子、竹梳子,可常用的梳子总是铁制的那种,有时铁梳子一星期换一把在我家也是常有的事,更多的时候铁梳子也常常断齿,但是平日里非常节俭的母亲,却从不为买梳子而说什么,挂在嘴上常说的是剪辫子容易留辫子难。   8岁那一年,我患上了贫血病,脸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把家里人急得团团转。上医院一打听,这个病只能吃含铁量高的食品多补充营养,但当时因为家里困难,根本没有钱去买补品给我吃。从医院回来的那个晚上,我看见母亲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双手抚摩着辫子喃喃自语,并用心爱的牛角梳子不停地梳理着头发。第二天下午,母亲高兴地拎着大枣和桂圆回到家,煮好让我趁热喝下去。我一边喝着,一边看着母亲,突然发现母亲头上的大辫子不见了,我追问母亲,大辫子哪儿去了,她笑着说,怕被别人偷走,已经锁到柜子里了,那时我并不在意,以为她真的把辫子藏起来。后来由于母亲及时为我补充营养,我的病一点一点地痊愈。事后偶然听姥姥谈起,母亲当时是瞒着家人偷偷跑到美发店里把辫子剪掉,用换来的钱买来大枣和桂圆,给我补充营养。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中有了愧疚,对母爱更多些许理解。   光阴荏苒,母亲虽然已不复当年的美丽,但她在我的心目中是最美丽的女人。每当我在大街上看见飘逸的长发,我就会想起母亲那根长长的大辫子。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亲的疑虑 下一篇:母亲的菜园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