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灶台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程向东 时间:2014-05-11 18:0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在异地十多年了,每当翻开故乡的记忆,我发现很多篇幅都是和母亲的灶台有关的。 老家那口灶台从我记事的时候就有了,灶台土坯垒成,前后灶膛各有一口大铁锅,灶壁熏得乌黑,锅盖、锅铲、瓜瓢、木勺无不刻满岁月深深的印痕,只有灶墙上春节贴的灶神像,旧了又新,年复一年。 记忆中儿时的乡村生活似乎大多是围绕着灶台展开的,天刚亮,母亲就忙碌了,涮碗淘米、煮饭炒菜、喂猪养鸡,每天,地里回来的父亲和放牛回家的我一进灶屋,就能端起热气腾腾的饭菜。 少年的时候,日子很清苦,勤劳能干的母亲却总能在灶台上做出可口的饭菜,除了菜园的菜蔬种类比别家多,母亲还会在锄草的时候挖来野韭菜、马齿苋,在插秧的时候从田间河溪捞起小鱼,在后山扒松针的时候采来野磨菇,然后做成喷香的佳肴。烧好了,母亲总把最美味的留给我。记得每到春节杀鸡,母亲都会把鸡腿和鸡脯肉撕下来,端到我面前,自己却在灶台前细细地吃着鸡架和我要丢弃的鸡骨。 到了冬天,乡村农闲,母亲却更忙了,酿米酒,腌萝卜,做霉豆腐。特别是春节前的那几天,灶台一整天都不熄火,水汽充盈着灶屋,忙上忙下的母亲身影晃动,像是在云雾里穿行。灌腊香肠,做冻米糖,炒花生瓜子,紧张地准备年货。这时候,柴禾欢快的噼啪燃烧声,食物煮沸的咕咕声,菜蔬倒入热油锅时的沙沙声,锅铲有节奏翻炒的嚓嚓声,在我听来,就像牛哞狗吠、鸟鸣鸡啼,是村庄最和谐动听的音乐。 15岁之前,我每天都能望着一缕淡蓝的炊烟升起在我家灶屋的西墙之上,知道母亲正在做饭,我的心里便充满了温暖,回家的脚步也格外有力。 15岁之后,我到城里读书,吃的是闹哄哄的食堂,虽然菜食丰富了,但总没有母亲灶台上烧出的香。我常常想念村庄、瓦屋和炊烟,想念守着灶台的那些日子,只有吃到从家里带来的腊香肠、霉豆腐的时候,才可以缓解对家乡和母亲的想念。 后来,上了大学,每年难得回家一趟,一踏进家门,母亲就急急地走进灶间,为我生火做饭。昏黄的灯光照着母亲灿烂的笑脸,我坐在灶前,用铁黑的火钳往通红的灶膛里添柴禾,闻着柴火燃烧后熟悉的香味,我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往昔那些简单而快乐的日子。 和母亲聊着一年间村里发生的事,地里的农事还有外面的见闻,旺旺的灶火映红了我的额头,暖暖的,就像母亲的手掌在抚慰。靠近灶台,就像贴近母亲,惬意踏实,温暖怡人,这种久违的幸福感觉让我久久沉醉…… 现在,我生活在千里之外的城市,常常抑制不住对土灶做出的那种味道的怀念,我走进街上的“土菜馆”、“农家酒店”,希望能找寻到那种味道,酒馆厨房里的不锈钢或大理石灶面锃亮洁净,瓶瓶罐罐的调料,挤满了角落。但这些从煤气灶上用各色调料烧制的“农家菜”,我始终没有吃出母亲在土灶上烧出的味道。 每个远离故土的异乡人都会铭记这种味道,它是我们生命深处的胎记,永远不会磨灭,那是家乡的味道,慈母的味道。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作家写母亲 下一篇:陪母亲检查身体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