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是这样老去的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汪 亭 时间:2014-05-09 12:1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打来电话,说给我做了两双单布鞋。适合候暖和的天气穿。问我在外的地址是什么,她准备寄过来。我告诉她,城里有卖的。而且不贵。让她不要寄来了,下次回家再拿。何况邮局在邻镇,很远的。母亲又不识字,填个单子都要请人帮忙。   母亲听了,仍不依不饶,唠唠叨叨地。讲上次回家我说运动鞋穿着脚气好重,想换一换小时候的布鞋穿。听到这里,我猛然想起曾与母亲聊天时不经意的说过这句话。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母亲竟记在了心上,并且还特地做了两双。   电话那头,母亲有些怯怯地说:“已经好多年没做布鞋了,不知做得合不合脚!?昨晚才赶好的,就是想你尽早能穿上。”   我沉默了一会儿,心里堵得慌,陡然难过起来。小声地问母亲:“您不识字,我怎么把地址给您啊?”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苍老的男人声音“小尘啊,我是你张爷爷,你妈把我请来记你的地址啊!赶快报吧——”   张爷爷曾是村里的支书,识得字,可他离我家有五里路。我能想象母亲是怎样一针一线地用布一层一层纳鞋底,在好几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就着灯光穿针引线。跑五里路送上十几个土鸡蛋,请人来记我的地址。然后赶到邻镇,好言好语地让邮局工作人员帮忙写上地址,邮寄给在外的儿子。   我的喉咙开始哽咽,眼睛有些湿润。对着电话筒我大声地说:“妈,明天您就寄来吧,我正等着穿呢!”   回想上次回家,姐姐的小孩要吃家乡的阴米。就是把糯米蒸软,晒干,然后炒熟。家里好多年也没有弄这种东西了。傍晚,我陪母亲出门,挨家挨户地借糯米子。走了大半个村子都没有。如今的年月已经很少有人家炒阴米。我劝母亲不要再借了,不就是小孩要吃嘛。随便打发一下便行了。但是母亲十分固执,非要借到不可。到了晚上10点多,才在村尾的一家借到了半升。那一刻,母亲像一个要到糖果的孩子般笑了。   一回家,母亲便急忙地跑到厨房生火。我和姐姐赶紧劝母亲明天再炒。可母亲依旧独自生火,拿着铁铲不停地炒。站在灶台旁,高出母亲一大截的我,清晰地看到母亲头顶上那一丛白发,狠狠地扎痛了我的眼睛。额上已经沟壑纵横。不到50岁的母亲,在昏暗的灯光下给外甥炒阴米,一下子就老了。   我们的岁月里,都有这样一个人,不辞辛苦,不怕麻烦地任劳任怨着。用自己日渐的白发和皱纹换取我们的成长。而当我们回望时,她却已经躲在时光背后悄然老去了。   是的,这个人的名字叫母亲。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母爱如发丝 下一篇:母亲并不坚强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