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老母逛北京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周东川 时间:2014-05-03 11:5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重阳节这天,我陪母亲去北京王府井医院看胃病。看完病后,我又用轮椅推着她逛了王府井步行街、天安门广场,并在天安门城楼前留了影。   母亲已经是78岁的高龄。重阳节的前一天,临下班,我到花市为她买了两盆桔黄色的九月菊。   陪母亲去北京看病不是刻意要赶在重阳节这一天,而是在前两天的晚饭后,母亲坐在沙发上,提出了这个要求。她说,这半个月了,胃口总是胀、疼,非常不舒服,但总是忍着。听电台上说,王府井医院有先进仪器,想去看看。我说,明天是“十一”长假后第一天上班,手头事多,再往后推一天,这样就正巧赶在了重阳节这一天。   廊坊距北京仅仅60公里。从采育上高速路仅半小时车程。我和母亲一路走一路聊天。母亲粗通文字,能读书看报。只是近一二年眼睛不好使了,她就听评书,尤其喜欢单田芳的评书。我赞扬母亲有些文化能读书看报太好了。她说,解放后,她在娘家和邻村的孟先生学过 “针、线、剪,口、鼻、眼”。能够看一点书后,不懂的地方就请教她的父亲,她的外祖父虽生在农村,但博览史书,尤其是中国历朝历代,诸如汉唐一些人物的脾气秉性,他都能说得一清二楚。母亲幼时就是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识字读书的。母亲还说了很多已往的事,我听起来很新鲜,真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   其实,检查母亲的胃就是用B超,也没什么新鲜的。检查完没什么大病,母亲就放心了。看起来,母亲的胃病只是功能性的衰弱。   看完病已是中午12点,母亲催促我,快找一个饭店,吃点饭,要不你扛不住。于是,我们来到沙滩后街“老曹菜馆”, 饭毕,我开车拉着她沿胡同往北走,去嵩祝巷五号。胡同里,不时遇见三轮车夫拉着外地游客逛胡同的。   嵩祝巷五号,就是我妻子叔伯二哥的老宅,后来二哥搬到亚运村附近,就是他大女儿住,现在大女儿也搬走了,房子已空下来。已往我去北京大多住在这里。我把母亲扶下车,到里边看了看。母亲很有兴致。我对她说,这原是一个标准的四合院,但后来人们私搭乱建弄得不规矩了。这儿在清朝是太监住的房子,清政府被推翻后,国民党的官员搬了进来,解放后,分给了老百姓住。   看罢四合院,我们转出古老的胡同,由地安门向北来到鼓楼,再沿鼓楼东街拐向王府井大街方向,在王府井步行街北侧的古老教堂下,把车存好。我用轮椅推着母亲,沿王府井步行街往南走。王府井步行街依然是游人如织。南来北往的人们在这条举世闻名的街上,或购物或欣赏,在这秋高气爽的秋天里,尽情地享受着快乐的时光。我向母亲指指这就是百货大楼,还是原始的,只不过装修过,对面的东安市场则是近年来新建的。   由步行街右拐就是东长安街,秋阳下我推着母亲向天安门行进,并不时的向她介绍,“这是北京饭店,周总理原来接待外宾的地方。”母亲问:“去过吗?”我说:“早时去过,近年来没有去。”说着话,就来到了天安门,我请人为我和母亲在天安门城楼前拍照留念。   来到天安门广场。我们在来的时候,就发现“十一”装点天安门广场的花坛还没有撤,母亲就提出回来看看。我用车推着她转了转,与北侧的天安门城楼再度合影,并在花坛和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照了相。十月正是旅游的黄金旺季,虽然长假已过,但北京的游人依然很多。母亲很喜欢这红火热闹的场面,但随着太阳的渐渐西移,天有点凉了。我们只得离开这里,疾步向车子走去。   天将黑的时候,我们才回到家。到家后,父亲伫立在家门口,和门卫老宋迎候我们。我边喝啤酒边向父亲说说母亲的病情和一天的见闻。   小的时候,母亲拉着我们的手,呵护着我们;到她老年的时候,轮到我们去呵护她了。她已是近八十的高龄,还能去天安门照相,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我仿佛感觉到,不是我陪母亲逛北京,好像是母亲陪我逛北京。我真幸福。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嫁接母爱 下一篇:母亲的皱纹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