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工分吃饭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蒋斯乔 时间:2014-04-19 01:3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那年月,农村是人民公社的大锅饭体制。以生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生产队统种统收,年终统一核算收入和分配。按照“多劳多得,按劳取酬”的分配原则,生产队核算完每家每户全年实际挣工分总数的多少,然后将粮食和现金分发到每一个家庭。一般情况下,按照歉丰年粮食生产和经济收入情况的不同,生产队规定的人均基本口粮的数量,每个人一年为250斤~300斤稻谷不等。其他就作为劳动粮计算。一个劳动日即10分工分,为2~2.5斤稻谷,外加0.4~0.6元的现金红利。这样通过核算就一目了然:工分多,家庭的粮食和现金收入就多。如果没有工分,就只有人均的基本口粮分配,拿粮食时,还得自己掏钱把粮食买回来。那个年代,农村里的粮食极度短缺,每年大概有90%以上的人家都缺粮吃。青黄不接闹饥荒,是农村里常有的事。在这种背景下,最高领袖毛泽东向全国农民发出最高指示:“农忙时多吃,农闲时少吃。半干半稀,杂以瓜果蔬菜。”连党中央主席都直接关心农民的吃饭问题,可以想象,当时全国农村的粮食短缺已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为了生存,母亲必须要出集体工挣工分,不然,我们就没饭吃。   干生产队的集体工,都是由生产队长统一分配指挥。一天要干什么活,哪些人去干什么工,由生产队长指派。生产队长就是一个生产队的大家长。如果自己家里有事或者身体不舒服,可以请假不出工,但没有工分。一般情况下,每天出工三次:早晨、上午、下午。出满全天工,男劳力一天可以挣10分,俗称“一个劳动日”;女劳力一天只能挣8分。因为女人力气没有男人大,尽管在大多数情况下,男女社员干的都是同样的活,而工分报酬男女却存在明显的差别。除了定额计分之外,还有一部分农活是按量计酬的,比如割草、割秧青、积肥、打砖坯等等,都是按照重量的多少或数量的多少来计算工分的。   母亲刚回乡的第一年,因为不熟悉农活,力气也明显弱于其他女社员,生产队就将母亲暂时评定为女劳力的二等,干一天活,可以挣7分工分。两年以后,母亲干农活明显强过了一般的农村妇女,她的工分定额,也就由原来的妇女二等提到了一等。我记得,生产队每年年终结算的时候,母亲挣的工分都在3500多分上下,在全生产队的妇女中,母亲挣的工分数她最高。除了挣回我们娘儿仨的全部口粮之外,每年底还可以拿到生产队的少量现金分红。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当时,生产队里20多户人家只有四家“四属户”(所谓“四属户”即干部家属、工人家属、军人家属和烈士家属)。母亲是四家“四属户”中最艰难的,因为她不仅拖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需要独自抚养,而且身边既没有老人帮她照看孩子,也没有兄弟姐妹可以依靠。用母亲的话说,家里即使倒个扫把,也得自己来扶,否则,扫把就只能躺在地上没人管。一个年轻的女人独自拖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一年挣3000多工分是多么的不容易!计算一下就非常明白了,母亲每天的定额工分是8分,即使一年365天一天都不休息,母亲也只能挣回2920分。更何况还有不能出工的暴雨大雪天气和偶尔无工可干的短暂农闲时间。多出来的那些工分,母亲完全靠割草、割秧青、积肥、打砖坯等定量计酬的劳动得来的。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是天底下最勤劳的女人。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忙碌了,一直要忙碌到晚上9~10点钟把所有的家务活都做完后,她才坐到油灯下开始做针线活,给我们缝补衣裳、做布鞋、织毛衣等。几乎每天晚上都没有闲过。农忙的时候更辛苦,天不亮就上山割草,割草回来后大概上午9点钟的样子,母亲匆忙做早饭吃完,又赶着去出集体工。中午收工回来通常有短暂的休息时间,但母亲是没有时间休息的,不是洗衣服剁猪草,就是捣鼓自留地,比如翻地、锄地、施肥等等,总有忙不完的活计等着母亲去干。   在农村里干农活,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除非暴雨大雪天气,都需要下地干活,即使是阴雨连绵的春日或者寒风刺骨的冬天,披着蓑衣戴着斗笠顶风冒雨在田里劳作,那是农村里最常见的情景。长年累月都是这样,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也很少有人害怕恶劣天气而拒绝出工的。   干农活都是高强度的体力透支,但最苦莫过于冬天踩青,最累莫过于夏天“双抢”。而无论什么苦活、累活、脏活,母亲从不推辞。小时候,我对母亲这种不要命的干活劲头很不理解,村里许多好心人也不理解。现在我才知道,那是天生要强的母亲,不惜透支体力和生命来展示自己刚强的性格和不屈的灵魂。用母亲的话说,就是要争气做人!别人总以为母亲出生地主家庭,从小娇生惯养,又是下放回农村的干部,哪里吃得了农村这份苦?很多人在母亲刚回农村的时候,平时的眼神和话语中,对母亲多少有些轻慢和嘲讽,他们在等着看母亲的笑话,等着看母亲哭天抹泪的生存窘态。可天生要强的母亲就是死也要在人前挣足面子。她有一句口头禅:人活一口气,佛争一柱香。打碎牙齿只能往肚里咽,不能在人前吐出来!母亲这种争强好胜的心理和不服输的个性,使得她长年累月强忍着肉体和精神的痛苦磨砺,完完全全把自己改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而且变得十分勤劳能干。十里八村的人,只要说起母亲,无不啧啧称奇!   这就是我的母亲!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