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可可西里回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1-11 01:1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去年,我们从格尔木顺着青藏公路去那曲,到楚玛尔河附近时,由于前方公路坍塌,只好到保护站里休息,在这里认识了思贤。思贤17岁,是保护站年龄最小的一位志愿者。   他看到我胸前挂着相机,就过来请我拍照,跟我聊起他们在这里的生活:志愿者们每天都要扯着横幅,在青藏公路上,为试图穿过青藏公路向西迁徙的藏羚羊“开路”,因为这些藏羚羊每年初夏都要赶往卓乃湖、太阳湖去孕育下一代。每天,他们在藏羚羊经常出现的地方静静守候,如果有藏羚羊来到公路旁,他就和朋友们远远地站起来,在公路上扯起横幅,提示来往的车辆,横幅上写着:“藏羚羊经过公路,请汽车熄火。”然后,人们就停下车,安静地等待那被藏族人视为神物的藏羚羊慢慢穿过公路,深入可可西里的腹地繁衍后代。思贤说:“虽然我们做的事情很简单,但大家总是莫名其妙地被彼此感动。”   我问他:“你这么小,怎么就来这里当志愿者了呢?父母不担心吗?”   他听后,头一低,淡然笑道:“我其实是离家出走的。”他告诉我,他是一名高中生,但是对学习没有兴趣,爱好是摄影,沉迷于各种各样的摄影器材和取景构图,学习成绩非常差。父母对他的“不务正业”极为不满,经常指责他。就在两个月前,他最心爱的老相机被愤怒的父亲摔碎了。他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和一群网上认识的志愿者来到这里。他说,实在不知道该拿什么去反抗父亲对他梦想的“压迫”,倒是如今,在为藏羚羊开路的过程中找到了深深的使命感。   听完他的故事,我们合影留念。第二天,公路通了,我们离开保护站,驱车前往那曲。   他把我们送上公路,然后亲切地和我拥抱、道别。在车上,我一直想,这个孩子应该回家,家长应该接纳、认可并鼓励他。我隐隐觉得,只有这样,他才能最终快乐地走向梦想。   半个月后,我们从那曲回格尔木,又途经那个保护站。车还没有到达保护站的小木屋,就远远看到路边有个人在挥手。不是别人,正是思贤。   思贤看上去有些伤感,眼睛像是哭过一样,有些红肿。他要我们带他回格尔木。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告诉我们,3天前,他们在路上为藏羚羊开路时,有一个鲁莽的司机为了赶路,居然不顾他们的阻拦,闯关而过,直接撞飞了一只小羊羔,庞大的藏羚羊群也被惊得四散而逃。他们悲愤不已,把可怜的羊羔安葬在坟墓里,然而整整一个下午,一只母羊在公路旁徘徊哀号。他们知道,那是羊羔的母亲,她在呼唤自己的孩子。大家含泪把羊羔挖出来,放在母羊面前。母羊低垂着头颅,用鼻尖拱着小羊羔已经冰冷僵硬的身体,那悲伤的神情让在场所有人都流下了眼泪。   思贤眼中再次泛起泪光,我试图驱散悲伤的气氛,搂着他的肩膀问:“你接下来准备去哪里?”   思贤忽然泪如泉涌,握住我的手,哽咽道:“大哥,我要回家!我妈妈一定找我找疯了!”   一把抱住他,我的眼泪也涌了出来。这个迷失在世界边缘的少年,在见证了藏羚羊的哀伤后,深深地明白了爱的真谛,终于在美丽的可可西里回头了。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