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手伤痕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1-08 16:1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每个人的手都是不同的,特别是不同年龄段的人的手,反差就极为明显。        正如我与我婆婆的受就是一个鲜明的对比,处于风华正茂的我,手又嫩又白,而处与70岁高龄的婆婆,双手早已狼狈不已。但从婆婆的外表来看,丝毫不觉得他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她的头发几乎还是黝黑柔亮的,唯独在耳旁还缀着几缕白发。脸上的波痕也仅是蜻蜓点水,但最明显的也不过是在眼角。最符合她的身份的便是手了,一双干枯瘦小的手见证了他这70年的风雨。       有一次周末,婆婆的身影便一直家中穿梭。不是洗菜就是收衣服。不是拖地,就是烧菜......我不由得感叹,这小小的房屋中竟有这么多事!       那天中午,我做在炉子旁取暖,婆婆也终于停止了忙碌,有了一个短暂的休息时间。随后,她把双手放在炉子上,而我却在不经意中瞥见了那双破烂不堪的手。暗绿色的青筋突兀有明显,仿佛是镶在手背上的绿色细管,它们似乎在咆哮着,发怒着。指尖的裂痕异常刺眼,好像要穿透我的眼球,扎进我的心脏。那深深浅浅刻在婆婆指尖的沟壑,犹如在我的心上个出同样的印迹。我别过头去,本想通过电视的吸引力使我忘记那一幕幕令人心疼的画面,抹掉心中的污点,我自嘲的想着。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它早已烙我的心上,深深的扎根在我的内心深处,怎么也封印不住了......       那天下午,我陪婆婆去买年货,走着走着,她突然牵住我的手,我不禁愣了几秒,眼睛顿然失色,然后又立马恢复不紧不慢的神色,我估计她没看不到,也更想让她永远也见不到 。因为我不让她知道,她这样的手令我惊异万分,一双如此瘦和小的手,似乎只有一层皮包裹着骨头。我生怕我一用力,就会阻塞她手上的血液流通。婆婆的手就想一个微型的刀锯,把我的手的痒痒,但是我不觉得是痒,反倒是丝丝疼痛,痛的我不由的捂住胸口。心中的酸意和疼意交汇在一起,那中味道是我平生第一次尝到,涩涩的...       一阵冬风刮过,我小心翼翼的握紧了她的手。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她眼中的花 下一篇:无言的爱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