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洁的母爱,快乐的源泉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1-04 00:1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总有一种爱比天空更广阔,总有一种情比海洋更深邃,总有一个人时时刻刻在把你牵挂。   ——题记       我一直以为在人世间,任何情感都比不上亲生父母对自己子女来得真挚深沉,任何奉献都比不上亲生父亲对自己儿女来得无私无悔。然而,艾青的《大堰河——我的保姆》一诗却强烈地震憾了我。   初读《大堰河——我的保姆》时,我的脑海里始终浮现着一位勤劳善良、乐观坚韧的劳动妇女形象,艾青的保姆——大堰河。她始终任劳任怨,苦苦坚持着以自己柔弱的肩膀撑起整个家庭,她始终无微不至,长年悉心呵护寄养在自己家的富人的孩子   “我是地主的儿子,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大堰河的儿子。”数十年之后,艾青敢于抛弃自己的“高贵”身份,毫不犹豫地说出“我是大堰河的儿子”。是什么促使艾青甘于自降身价,在感情的天平上亲近自己曾经的乳娘,一个贫困低贱的村野农妇呢?我想,这是因为艾青对大堰河一直怀有深切的感激与浓烈的敬爱之情。在那个阶级意识、等级观念极为严重的时代,艾青必定知道自己这样说的后果。可是,他不在乎,他没有犹豫,我甚至想像得到,艾青当时回忆大堰河的生平事迹的时候,称呼这位农妇乳娘的时候,一定是一脸平静的神色,一脸严肃的态度,一腔真挚的情感,因而他才如此沉着有力地在《大堰河——我的保姆》中写着自己对大堰河的感激与敬爱。   “你的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坟墓,你的关闭了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瓦菲。”狱中的艾青如此深沉地追忆着大堰河苦难的一生。望着窗外飘扬的雪花,艾青想到了大堰河生前的凄苦与死后的凄凉。大堰河的音容笑貌一一回荡在艾青的耳边,浮现在艾青的眼前,令艾青倍感温暖与酸楚。   艾青用饱蘸真情的质朴文字追述着大堰河苦难而不平凡的一生,追忆乳娘对自己的无限慈爱与悉心照料。因“克父母”而被亲生父母送到五里外的养母家,小小的艾青肯定不知道养母为了抚养他历经了多少艰辛苦难,他只是依恋着养母家的亲情与养母膝下怀中的温暖。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这是幼年的艾青还不能够完全感觉出来的,以至于在五岁那年,他被接回到生他的父母家中的时候,他望着养母眼中的泪水,有些疑惑地发问:“啊,大堰河,你为什么要哭?”   不是所有的悲伤之后都有力量呐喊,不是所有的黑暗之后都有灿烂的阳光。在那个阶级观念极为严重的时代,纵有万般不舍,地主阶级与农民阶级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大堰河深深地明白这一点。所以,她做着一个乳儿结婚,新媳妇敬她酒,称她婆婆的喜庆的梦,但因为出身卑微、生活贫困的自卑,也因为出于维护乳儿尊严的需要,她这个梦一直不能对人说,她只能把这个梦带到了九泉之下,在那里,她深深地祝福着自己的乳儿。   虽是养母,胜是生母!   当今社会,等级观念已不似艾青当年那般强烈了。艾青能够为了养母背叛自己的阶级,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孝顺自己的父母呢?古有李密《陈情表》,今有学子背起父亲上学的感人事例。亲情是我们心中不可抹灭的感情,孝道更是中华五千年的传统美德。我不由得想起一句英国谚语:“妈妈你在哪儿,哪儿就是最快乐的地方。”从《大堰河——我的保姆》里,我读出了一个真谛:圣洁的母爱,快乐的源泉。我们要享受母爱的同时,也要懂得回报母亲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致母亲 文章 下一篇:别当你娘不存在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