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慰母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陈亚龙 时间:2013-12-16 23:1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母亲刚过不惑之年就离我而去了,她走得那么早、那么急、那么无奈、又那么地不甘心!她撇下了深爱她,同她相濡以沫的父亲,撇下了我们年幼无知的四兄弟!——我们永远地记住那个日子:1995年11月14日。     那个日子,故土湘南大地正是水瘦山寒,我远在天涯海角竟也感受到了风的凛洌与刺骨I那个日子,我不在母亲的病床边,却在军营的舞台上演出!那个日子,母亲挣扎着,用最后的体力喃喃地呼唤她的长儿;那个日子,我的右眼皮总是在跳,跳乱了我的心……     母亲是位营业员,在柜台前站了一生。每天都遇到许多新鲜的面孔,每天都在微笑着同许多陌生人交谈,造就了她开朗与豁达的性格。她回到家里,就带回无限的幸福与欢乐!就在发现肝癌晚期的时候,母亲还用笑容打发她不多的人间时光。她给我打电话,从没有流露过一丝痛苦的声音,可我知道,她正以无比的坚强忍受着剧烈的病痛J     11月13日晚,父亲打来长途说母亲病危,母亲叨念着我的名字。父亲要我赶回去同母亲见最后一面。11月13日夜,父亲又来电话命我第二天早上即买机票回家,母亲不行了。11月14日早上7点,父亲再来电话:母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电话机从手中滑落在地上,我的头晕了,又涨,又重,天旋地转般。我不知我是怎样被战友弄到了床上。我呆呆地望着屋顶,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抽噎着,哽咽着,好久好久。母亲的头发还没有白呀,母亲的眼睛还不曾花呀,母亲的皱纹还不曾深呀J母亲走得实在太匆忙J耳畔中,传响着母亲的声音:“亚龙,当兵就当个好兵!”母亲送我上军车,她拍了几下我的肩膀,同时就拍在了我的心里,我的记忆里!二年多了,一直不能忘却。不能忘却的,还有母亲送我时目光中的不舍与晶莹!朦胧中;母亲朝我走来,走近,走近,那么模糊,又那么清晰,我使劲揉揉泪眼……演出队队长压低嗓子对我说:亚龙,要哭你就哭出来吧……     当天晚上是我们组建基地演出队以来的首场演出。60多个日日夜夜的紧张排练,就为了今晚向官兵们汇报。可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演职员们对首演投入了最多的精力和最大的希望。我和一位战友排练了相声节目,也是整台晚会中唯一的相声,编导们都寄希望于我们为演出掀起一个高潮!我们排练很用功。当时我也有个心愿,想在演出之时,将整台节目录下来,捎回家,让病中的母亲看看她儿子在天涯的风采!可是,可是她此生此世竟没有看到,竟没有看到一眼她儿子穿军装登台亮相的情景l队长坐在我的床边安慰我,特批了我的假,就要派人去替我买机票。他说:bodog88博狗官网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母亲I我知道,队长的情况跟我差不多,他的母亲是在他下部队到西沙时辞世的。此刻,他仿佛也沉浸在一片母亲的回忆里l锣鼓声、音乐声有节奏地响着,演员们在用心地、紧张地排练着自己的节目。队长安慰我几句起身走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只是哭。相声搭档这时走过来,握起我的手,长时间的沉默!我扭着头望到了他的眼睛,有同情,又有希望!是呵!为了说好这个段子,我们一起磨嘴皮,练嘴皮,形影不离,练得那么苦!昨天他还自信地讲过演出效果绝对很棒!我俩还决心全力以赴打好这一“仗”J突然,我又想起了母亲拍我肩膀时说:当兵就当个好兵l是的,作为军人,作为军队的演员,上台演出就好比是打仗啊l我怎么能临阵退缩呢?我告诉我的搭档:晚上节目不要撤l我的眼睛红肿着,我的喉咙沙哑着,但我努力地打起精神,在掌声中登台,笑声中表演!我不知怎的,竟抛掉了一切杂念I在演出中间,我无意中瞥见台下有位阿姨同我母亲很相像,心里一动,鼻子就酸了。恰好,一束光柱扫过来,惊醒了我!谢完幕,主持人走上台沉重地向部队官兵们宣告了我的母亲早上去世了,但我却依然留下来,为大家演出的经过。礼堂里很静,很静。继而,又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J我知道,这是战友们对我的理解与尊重,对母亲的不幸产生的思想共鸣!那一刻,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母亲的伟大!我重新走上台,向台下深深地、久久地鞠下一躬!泪水砸落在脚面上……     母亲永远地去了。     身为长子我没能为母亲送行,而我却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实践着母亲的希望与嘱托——我的成长与进步将是对母亲不幸的最大安慰!第二天我登机返乡之时,心就碎在了这身戎装的包裹里l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