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源自母亲的眼泪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12-14 14:4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有时善是一种素不相识的无微照顾:有时善是一种鞠躬尽瘁的肝胆赤诚:有时善是一种两肋插刀的兄弟情谊:有时善是也是母亲的两行热泪中无私的亲情。 不知不觉岁月的风铃摇过了十六个春秋,眼前的一切勾起了我脑海中沉睡已久的往事。 母亲,那熟悉的轮廓不知不觉在我的脑海中悄悄勾画出来。她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民,没有文化的她只希望我日后能够出人头地,不要像她那样日出而出,日落而栖,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度过一生。母亲的一生是忙碌的,她无时无刻不在为我而奔波劳累。初中阶段的我还是一个不懂事的我,但母亲只希望我能受到良好的教育,便不惜一切代价把我送到了一所比较出名的中学。其实我知道,我每期的学费都要比别人多,因为我是借读生。但是为了那几百块钱,我那做苦工的父亲不知要在刺眼的烈日下灼烧多少个钟头。无业游民的母亲不知又要在那几根屈指可数的桔树下蹿过多少回。就这样,三年犹如白驹过隙,然而我却让母亲失望了,重点高中与我擦肩而过,那一夜我见到的只是母亲那张焦急的面孔,那在灯光下闪闪的泪光。那一刻,我心中塞满的是苦涩,我无语…… 不知何时,一座织袋厂矗立在我家门前,母亲很庆幸地说自己找到了工作,但其实幸运之神并没有将它的幸运种子拨给母亲,它犹如魔鬼般地一点一点将母亲的青春夺去。每天24小时的工作日忙得母亲疲惫不堪,无情的皱纹一根一根地爬到母亲的脸上,额头上……织袋机的震耳欲聋工作声时常在我耳边回响,仿佛它也是在为我哭泣。母亲呀母亲,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你能在夏热冬寒的机房里,在震耳欲聋的别人都躲离的机房里呆住整整24小时? 时光飞速而走,我家慢慢摆脱了贫困,母亲也轻松了很多,去年春节,母亲也像许多年轻人一样,心血来潮地将本来就枯黄的头发染成金黄,我笑母亲说那不像她,她却笑着说:“你不觉得年轻些吗?”我顿时哑口无言,不知是什么东西塞住了我的喉咙,我只是苦苦地微微一笑,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在我眼里,母亲始终都是一个坚强的农村妇女,只有每当我将成绩单带回家的时候,她才会保持些许沉默,然后再继续鼓励我,其实我知道,每当这个时候,母亲心中只是撕心裂肺的痛,不经意间我又注意到了母亲眼中的泪花。 有时我似乎觉得母亲的眼泪是专为我而流的,每一滴都流进我的心坎,每时每刻它都保持着母亲的体温,让我感觉到的只是母亲的善、爱与伟大。 善源自母亲的眼泪,母亲的眼泪才是真正的善与爱的结晶。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