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何时是尽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12-15 22:39 浏览:努力统计中... 微小说精选
她,一个孤儿,从小就和师父浪迹江湖,却没有人见过她,也并不知道她到底有多深的武功。   她叫玉儿,她没有姓。他博学多才,却只因家道中落,受奸臣所害,空有一番报国之志。他叫尹峰。   这一天,依照惯例尹峰去竹林看书,因为身处山林,很少有人来往,所以他可以不顾外界,倾注身心。她在他身后,而他却没有发觉身处危险,等他转过头来时,只见眼前有一女子,一袭青水墨梅素衣,手持剑,头戴一顶笠帽,用白纱遮住脸,所以看不清她的脸。而她也惊愕了,她杀人从来都没有这么不小心过,被对手发觉,而且是个没有武功的人。只见这少年也是一身白衣,还没立冠,年龄和自己相仿。却透露出一股能给她忧伤,怀念的感觉,她是这么想的。双方盯了有许久,只听有人唤道:玉儿,为何还不下手?她方才回过神来,如蜻蜓点水般跃走,洒下一些粉末,她不想这少年死,只好如此了。   她来到一院落,只见满院竹林,这是她和师父练武的地方,已是中午时分,师父应该在院内休息。她便想去寻,心里却想着那少年总觉得有一种熟悉感却又说不出为什么找了一圈了都没见着师父,难道出事了?不可能,师父她老人家武功那么高,怎么会出事,而且自己还在那少年那听到师父用传音术唤自己, 怎么会出事呢? 就这样过了几天,她拿着解药去救那少年,因为当天是自己下的毒,按照记忆找到那片竹林,那间房子,也有一种熟悉却又忧伤的感觉。进屋后看见那少年躺在床上,气息奄奄的样子,她立马用内力将他体内的毒给逼出来,给他服下解药,直到他快醒了她才离开。尹峰醒来后,发现张伯没见着人影。张伯是以前尹府的管家,和尹老爷一起的,尹府出事后,是他将尹老爷的一双儿女救出来的,他将姐姐寄居在道观,他说自己没有能力养育,其实并非如此。   他见少爷醒来,喜出望外。玉儿已经找了师父快一个月了,没有半点音信。一天清早,她还在熟睡中,只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这节奏是师父的,她和师父有暗号,出门一看,果真是。只是她还来不及问,师父便倒地了,其实她师父只有二十五六岁,而她只不过十七岁,对外以姐妹相称,对内却是师徒。她从来没见师父受这么重的伤,看来这次是出了大事,她想了很多种法子,却还是没能找出师父到底中了什么毒,师父说:“玉儿,算了,这个毒你我都解不了,你不是一直都很想知道你的身吗?”玉儿是一直很想知道自己身世的,可每当自己提起这事时,师父总是不高兴,所以后来没提了,“你以前的家是朝?中的显赫世家,父亲是尹仲,母亲是荣珏,你还有一个弟弟叫尹峰,就是那次见面的那位白衣少年。你父亲因得罪了权贵,遭到免职,后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江湖上有名的杀手如风将全家杀得个千虑一千虑一片甲不留,只有一个管家当时带着你们姐弟俩在后园假山中玩,才逃此一劫,后来朝廷?也不敢再查下去,此案便不了了之了。你的真名是叫尹玉。”便拿出半决玉佩,“这个是你和弟弟相认的信物……”正说着,口中便吐出了血,“师父……”“把我扶起来,我在最后的时间将毕生所学传授于你,还有三天!”在这三天里,玉儿知道了好多关于师父的事,原来师父是母亲的妹妹,名叫荣慑慎,从小就在外习武所以也就没见过她。这几天她学得很努力,凭她的武功底子要学会这些并非难事,只是师父,还是走了。   她再次来到那片竹林,怪不得会熟悉,原来自己以前每晚都做这个关于弟弟的梦,看来真是上天安排,只可惜连她都记不得当年的往事,更何况弟弟呢,当时他还那么小。她走过小屋,弟弟正在看书,她将来意说明后,尹峰很是惊叹,还以为是。   什么骗子呢。可玉儿不走,因为师父叮嘱过她,要告诉管家张伯。到了黄昏时候,张伯回来了,见有一女子在家,便以为是路途中迷路的,可玉儿说了后,张伯便要让她出去的意思,玉儿拿出玉佩,刚好和尹峰的合成一对,这时张伯才说出一切。原来张伯当年就是向那个权贵家告状的人,后来老爷遭贬后,他心里也过意不去,便一心一意照看两个孩子。“那天下午是偶然和少爷小姐在假山玩,听到撕打声,便去瞧了瞧,只见来人一袭黑衣,戴着黑色铁面具,将家中人杀死,我吓住了,忙带孩子去了假山中躲着,用手帕塞住他们的嘴,生怕发出一丁点儿声音。后来事情也不知怎的就变成那样了,荣姑娘收留了你,我将一切都告诉了她,她让我带少爷来这儿生活,改名换姓,也没人知道。她时常来的,只是少爷和小姐你都不知道,只是近一两个月都没见着了,我以为她有事出远门了,也没来得及和你说······”一两个月,也就是说在自己向尹峰动手前,可那天早上师父才让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便?让张伯带弟弟躲在地窖中,这是张伯专门命人修的,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她已经知道有人来了,便道:“进来吧,何须在门外呢?”只见一男子便破门而入。“不愧是一绝玉儿,竟然连我在外面都能够知道,我家主人邀请过府一见。”玉儿知道这个是如风手下的人,况且能找到这儿,说明已经知道玉儿的身份了,但他的武功和玉儿比起来还是差了。玉儿不用抽剑,全凭她用毒就可以了。可是她知道,她杀了如风手下的人,他一定不会善罢于休,于是便带了张伯和弟弟去了在南城和师父练武的地方,那里除了师父和她没有别人知道。   这一住就是三年,这三年里,她苦学武功,苦练毒术,可是她并不知道对于如风来讲,她依然只是小角色,而且就算她有胜算,她也是孤身一人。这几年,弟弟尹峰也学了不少东西,可以自己生活,可弟弟并不知道当年那些往事,她没打算告诉弟弟这些。张伯在他们迁到南城后的第二个月便老死了,此时的张伯已有六十五岁。   她和弟弟说,姐要出趟远门,若我一月之内不回来,你就去京城吧!   弟弟高兴地为她送行,可是他却不知道,她身背父仇,师仇,放不下仇恨的她,在这落日的余光中离开山林。 请点击更多的微小说精选欣赏
上一篇:经典搞笑小故事 下一篇:好久不见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微小说精选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