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处事以不贪为宝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5-25 20:06 浏览:努力统计中... 为人处事
在春秋时期,有一个人得到了一块玉石,他想把它献给齐国的大夫子罕,子罕却不肯接受。献玉石之人对子罕说:“我曾把这块玉石拿给做玉器的工匠看过,工匠认为这是一块非常难得宝石,所以才敢拿来献给您,可您为什么不肯接受呢?”子罕说:“我为人处事以不贪为宝,而你以玉石为宝。如果我把玉石收下,那么我们两个都丢失了宝。我不收,那我们就各自有各自的宝石啊!”曾记否,虽落叶千年,子罕的故事终究是那最为称赞的清风之景。
   
   群雄争霸的三国,运筹帷幄于草庐的他,为何可以“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也许只为兑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诺言吧。诸葛亮生前,在给后主的一份奏章中对自己的财产、收入进行了申报:“成都有桑800株,薄田15顷,子弟衣食,自有余饶。至于臣在外任,无别调度,随身衣食,悉仰于官,不别治生,以长尺寸。若死之日,不使内有余帛,外有赢财,以负陛下。”诸葛亮去世后,其家中情形确如奏章所言,可谓内无余帛,外无赢财。可曾想到,诸葛亮病危时,却留下遗嘱:要求把他的遗体安葬在汉中定军山,丧葬力求节俭简朴,依山造坟,墓穴切不可求大,只要能容纳下一口棺木即可。入殓时,只着平时便服,不放任何陪葬品。看吧,这就是灰色一代名相卧龙先生死后的最高要求,其高风亮节实为可圈可点。花开花败,草荣草枯。弹指间,“草船借箭”、“空城计”……也许早已成为那一抹红艳后的萧条,但后人却依稀记得不贪于权贵的孔明就应该是万绿红中一点红。
   
   “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韩诗外传》如是说也。在温婉词阙、飞扬豪情的笔尖下,我沉醉于落日的余晖里,呼吸着恬静的味道,发梢间的思绪不由的在春景、夏花、秋霜、冬雪之间徘徊。享有“江南第一清官”的张伯行;赵氏三坊上留有万历皇帝御笔“清风劲节”、“一代清臣”、“孤清震世”的廉吏赵邦清;十里长街感天动地的任长霞;不惜献血来补贴救助藏族孤儿的孔繁森……当韶华不再的时刻,或是明媚回眸的瞬间,他们留下的就是那世间最美的容颜,永远晃动着最为炫目的光团。
   
   然而,功名利禄来来往往,炎凉荣辱浮浮沉沉。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里,有的人还是抵不住诱惑,撑不住信念,守不住清贫,耐不住寂寞。
   
   古语道:“纵贪欲如落水,不用吹灰之力,终成灭顶之灾。”且看:被史家称为“贪辩之极”的北魏定州刺史元琛;史书形容“飞第簷反宇,辖辅周通”的北魏孝文帝之弟元雍;可谓“富可敌国”的以锦围步幛五十里的西晋石崇;还有民谚“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大清国“二皇帝”和珅。茫茫归尘,带不来同样也带不去的是世俗的樊笼,他们留下的却是无可脱逃的宣召——遗臭万年尔!
   
   若无知足心,贪求何时了?鱼为诱饵吞钩,鸟为秕谷落网。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曾是中国最年轻的厅级干部,正值风华正茂之年,拥一身位高权重的他,却拜倒于花花色色的诱惑之下,错把开始当作结尾,不再思量自己清贫的童年,曾经饱满的工作热情无迹可寻,为人民服务的bodog88博狗官网信念早已烟消云散。朝朝暮暮间,将罪恶的黑手伸向了人民和国家的利益,渐渐成为社会的蛀虫,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最终沦为阶下囚,被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之上。试问,李真是否明白落叶终究要归根呢?或者是否懂得香饵之下,触口是钩啊?非也。
   
   尘埃落定,旧事回放。作为肉眼凡胎的我们,也许真的不能像佛家儒生那样无欲无求四大皆空。但是否铭于心房,“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这历经沧桑的古训,曾何几时拯救了多少被世俗所耍弄和麻痹的灵魂?
   
   宁作清水之沉泥,不为浊路之飞尘。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在举手投足间,不妨停下自己匆忙的脚步,去思索这浮生究竟走过怎样的路?给自己留下任何回旋的余地,也给自己一个救赎的机会吧!经年以后,也许不能引来文人骚客的诗词歌赋,无法赢得才子佳人的风雅颂,但也不会有无尽的遗憾和久久的叹息。
请点击更多的为人处事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为人处事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