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将往事付烟云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1-06 22:08 浏览:努力统计中... 随笔600字
我初中最好的朋友是宋戈,他说他爸爸姓宋,妈妈姓戈。我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吃午饭,一起骑车回家,回家后还要兴致勃勃的通电话。现在想起那一段时光,真的好怀念,那时候的事情的确有点夸张,白天里两个如胶似漆的粘在一起,回家后还至少要通一次电话,记得最多的一个晚上通了四次电话。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那个我曾无比熟悉的电话号码,如今已经忘却了。 一天中午,我们准备到凤台坊吃米线,但在崇文街就开始被他妈妈“跟踪”了,我一开始就发现了,而他还在傻乎乎的跟我讲话,结果一直走宣武巷与建安巷的交汇处他才发现他的妈妈跟在我们后面。那一天我们吃了一顿美味的米线,但最让我难忘的是他在狭长的宣武巷给我说的一席傻乎乎的话,那是密友间的私语,一份不可多得的美好回忆,过去好些年了,那些话我仍清晰的记着。 一个周末,天还没有亮我们就到了园林路。本打算在电视台门口买报纸去卖着玩的,结果没买到,我们白兴奋了一夜,还记得我们三更半夜都还在电话里商讨着和卖报相关的事情。虽然报纸没卖成,但玩得也还开心。 一个冬天,一个同学过生日,我和宋戈一起到逢春坊为她买礼物,我们还买了一些恶作剧的小玩意和喷雪。我们还在那个生日晚会上表演了相声的,“兔子们,虾米们,请不要酱瓜,我们的饭狗吃了”,一个有关方言的搞笑的相声,大家笑得很开心。那天玩得很晚,而同学住得又远,我们便打算不回去了。他跟他妈妈打电话,他妈妈说不行,他一再重复着“周良成也在这里”,他妈妈也竟同意了。我跟妈妈打电话也一再说,“宋戈也在这儿”,妈妈也同意了。那天夜里,天下起了大雪,一觉醒来窗外一片雪白。我们迫不及待的穿好了衣服,打雪仗自然是不可缺少的,而仅仅是那银白的世界已让我沉醉。 快要中考时,我的数学成绩仍看不到起色,一天中午我准备了好多的数学题,和宋戈一起到荆江亭,他帮我将那些题目全弄懂了,从那以后我的成绩也奇迹般的有了起色。荆江亭现在还在,而我已不知宋戈去了何方。 历史老师说南朝时有“宋齐梁陈”四个连续的朝代,下课时宋戈说他以为是“宋戈良成”的谐音,其实我正有这种想法。后来学校操场上种了四株小树苗,我仍将它们分别命名为“宋”、“齐”、“梁”、“陈”。那是一连串短命的朝代,那四棵树也都没有活长。还记得在那操场边的梧桐树下,我们在那片夏日的阴凉里约定永远做最好的朋友。梧桐仍在,约定已随风逝,树苗已死,人已离分。 有些事情是我不愿意相信的,即便那已成为事实,我也会去刻意的去回避,去遗忘。请试想当如胶似漆的朋友成为路人,即使有千般的无可奈何,那又能怎么样呢?“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请点击更多的随笔600字欣赏
上一篇:眼泪会被风吹干 下一篇:不眠之夜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随笔600字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