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门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10-19 21:1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踏着湿湿漉漉的田埂,几个碎步,便摇摇晃晃地到了那扇木门前。     伸手轻扣“咚咚”,“阿婆,我回来啦”,木门缓缓打开,一头白发与满脸皱纹的老人映入眼帘。“哟,大孙姑娘回来了,快,快进屋,阿婆可想你了,阿婆拿橘子给你吃!”,牵着阿婆粗大的手,抬脚跨进木门,一阵阵回忆便同明媚的日光涌入脑海。 我老家在大理,大理,是一个不用抬头便可感觉得到阳光正好的地方。儿时,老家是木头、泥土和着稻草做的土房,自然是简陋的不行,只有那扇木门还算一点体面:光滑的表面,鲜亮的漆,边上还雕着一点牡丹花的图案,与这破旧的墙面显得格格不入。木门连着厨房与外面的田。我和妹妹去田里玩,每天过得最多的就是这扇木门。趁阿公阿婆不注意,我妹妹溜进厨房,拔下门栓。蹑手蹑脚地打开门,然后一溜烟地跑去田里,撒了疯似地捉小鱼、泥鳅,有时还可以看见黄鳝,甚至什么鸭子、谷雀之类,一个不小心,一脚陷进荷塘里,或者一头栽去水里,又弄得狼狈不成样子地回去,敲敲门,阿婆打开门,定是一脸怒气,眉蹙成一团,一个大巴掌打向屁股“做什么?该喽!二气包!”。 每逢去别人家里做客,也要往木门的方向走,阿婆在前扛着点菜、肉,我和小妹在后面紧跟。细细窄窄的田埂又弯又长,露水沾湿了裤脚,鞋底沾满了泥巴。等到主人家,大人就围在一张大桌子边吃喝,小孩则在一旁吃点糍粑(当地风俗里,小孩不可以上桌),但阿婆偏不理会,把我抱着坐在她腿上吃。天黑了,吃饱喝足,又腆着个圆滚滚的肚子回去,阿公则站在木门口举着煤油灯等我们回来。 到了赶街天,阿公阿婆则挑着几个空篓篓出门,小孩留着守家,大人不在家,小孩其实是很无聊的,找不到可以撒娇的对象。饭也要自己弄,又不可以出门,于是我和妹妹便坐在木门旁,静静等,想象着阿公阿婆回来会带些什么,听屋外的声音远了又近,近了又远,却不是阿公阿婆的,总是许些失落。差不多日落黄昏,披着夕阳余晖,两个熟悉不过的影子摇摇晃晃出现在田埂上,我和妹妹一路飞奔迎接。阿婆高兴地亲了我一口“呦嗨喽!(吃东西了!)”然后把一大块烤乳扇递给我。乳扇又香又脆,我和妹妹吃得一嘴油。那时,有块烤乳扇莫过于最幸福的事了。 等我长大后,妈妈把我接回昆明,回去的那天,阿婆送了我好几里山路,我则哭得昏天黑地,我是真心地不舍:不舍天里的小鱼小虾,不舍土房子,不舍木门,不舍阿婆。进了城市,生活忙碌起来,很少再有时间回老家去,也逐渐淡忘了老家的阿公阿婆,那童年记忆也在我脑海中稀稀疏疏。 前几天听妈妈说老家盖了新房子,一瞬间,心便揪紧了,妈妈又说“你阿婆讲了,厨房和木门一片不留,拆了,她呢大孙姑娘回来就难找回来的门了”,木门?那一刻,我内心百味错杂,我到底有多久没回去了?那扇木门如今是什么摸样了?阿婆身体还好吗?“走吧,回老家”,妈妈拉着我的手直往车库走。 几个小时车途颠簸,穿山越岭,老家,在山的那一头,我下了车,明艳艳的光刺得睁不开眼,隐约,远处,田埂中,一扇破旧的木门前,仿佛还有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在向我微微招手,我欣喜之余,向之飞去,正如那未归多日的鸟儿,飞向那日思夜想的巢。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喜雨 下一篇:我眼中的南湖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