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只剩下忧伤.....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潘蒙忠 时间:2015-10-10 00:2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可以这样说,每个人无论贫富,只要呱呱坠地,就有了故乡,哪怕是生在路上产在树下诞在土房,这条路这棵树这间房便是自己的故乡了。
  
  我的故乡在上海浦东,被大家称为江南水乡的浦东,以前并不富庶,大都是种菜种粮的庄稼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辛苦而又简单的生活
  
  我们村叫潘家宅,只有四五十户人家,分西头和东头,我家在西头,远远望去,边沿绿树掩映,小河环绕,秀丽而宁静。到了夜晚,站在家门口就能看到上海外滩红了半边天的灯光。
  
  亲不亲,故乡人。说实话,村民之间大都没多少亲近感,只是多少年住在一起,低头不见抬头见,碰了面,笑一笑,打个招呼就过去了,那时我是小孩,没几个大人会把我放在眼里。
  
  感情比较深的是我们西头的六户人家,房屋四合院一样的围在一起,中间是个砖铺的大亭心,谁家烧了点好菜,都要相互盛一碗送上门。母亲是公认的热心肠,心直口快,乐善好施,哪怕包了点馄饨,都要先让左邻右舍品尝,人缘非常的好。
  
  平日里,大家都忙农活,几乎没啥交流,但只要办喜事或过大年,全村就立马热闹起来了。
  
  新娘子都是吹吹打打、八人大轿抬到村里来的。乐队前引,大轿居中,嫁妆随后,加上陪嫁的亲属朋友,近百号人浩浩荡荡涌进村里,引来一片欢天喜地。
  
  对我们小孩子来说,新娘子长啥样是毫不关心的,我们只把眼睛盯在满桌的菜上。冷盘刚上,几筷子就吃了个底朝天,几十道热炒才上一半,肚子就塞饱了。
  
  闹新房是大人的事,我们几个就在崭新的绸缎被里掏喜糖,摸长生果吃。最调皮的是“肮郎”这小子,轻手轻脚揭开当嫁妆的马桶盖,把里面装的红蛋统统塞进兜里,再偷偷把准备好的几只小青蛙放进去,他的恶作剧逗得我笑疼了肚皮。
  
  村里人办喜事,父亲是最忙的,既要炒菜当大厨,又要当司仪,还要即兴唱几曲沪剧为大家助兴,甚得大家赞许。
  
  那时村里人过年,不贴春联,不挂灯笼,只是祭祖,发压岁钱,放鞭炮,穿新衣。腊月二十九晚上家家要开油锅,把鱼肉等大件菜预先过油,之后就是蒸糖糕,炸面食,把揉好的白面剪成鸳鸯、蝴蝶、灯笼、鸟雀状,撒上芝麻,然后摊在蒲扇上一个个放进锅里炸,有甜的也有咸的,十分香脆可口。
  
  三十大年夜,家家都是鱼肉荤腥,满桌佳肴飘香,似乎要把一年的节俭来个尽情的补偿。
  
  初一大清早,鞭炮声不绝于耳,一片喜庆景象。平时大人们总是对小孩绷着脸,训这训那,但过年那几天,小孩子尽可玩个够,新衣服的兜里有不少零花钱,整天吃了玩,玩了吃,累了就钻进被窝里睡大觉,真是神仙一般的快乐。
  
  村里的夏天是最迷人的,中午气温一般都在三十摄氏度以上,大人们摇着扇子在家歇晌,我们几个小家伙就到村后的小河里游泳,捉鱼摸蟹抓虾钓黄鳝抄螺蛳都是我最拿手的活儿。
  
  夏天的夜是最舒心最迷人的。太阳刚刚落山,家家户户就在清扫干净的院里摆上小方桌,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晚饭,有时还喝点黄橙橙的桔子汽水,品尝龙虾。乘凉时,大人把从自留地里砍回来的甜芦粟抱出来,掰成一节节的摆在桌子上。浦东的甜芦粟是出了名的小甘蔗,分青皮、紫皮两种,最甜的是青皮,去皮后咬一口,汁水清冽甘醇,满口盈香。
  
  吃罢芦粟,我们拿起蒲扇去捉萤火虫。那虫儿太小了,轻轻一搧就掉在了地上,小心翼翼地装进瓶里,萤火虫便在瓶里不断闪亮,发出绿莹莹的光,常常让我凝目沉思,想看看萤火虫的“小灯笼”究竟是从哪儿来的。家的前面是一排一人高的绿篱,有许多纺织娘在“刷刷刷”地歌唱,拿起手电一照,就可逮住,抓在手里细细把玩,看着它满身绿得透明的衣裳和两只小小圆圆的黑眼珠觉得既可爱又可怜,不忍心伤害它,一会儿就把它轻轻放回到密密的树丛里。
  
  玩累了,躺在藤椅上,边听大人说东说西,边望着满天的星星发呆,我的眼力好,常可在千万颗星中发现缓缓穿行在银河里的人造卫星,发现一颗就惊叫一声,引得大人一片笑声。
  
  想起那时的日子,虽然清贫,却也心满意足。
  
  二十岁我就离开故乡到了新疆。其间有过五六次探家。每次一到家,就先在村子里转悠,看看孩提时玩过的每一个地方:那棵屋后郁郁葱葱的树,我常爬在上面乘凉瞭望;那条平静的河,我常嬉戏玩水;那几株蔷薇,是陪伴我闻香静坐的姑娘;那几棵瘦弱的白杨,是父亲栽种,我看着它们慢慢长大;西头那条高低不平的土路,留下过我无数的脚印;那几间小而窄的平房是父亲用捡来的砖块盖成,伴我度过了二十年的时光。可现在,一切都随着风儿去了远方。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整个浦东要搞开发,几乎所有的村庄都先后被拆迁。人们拿着丰盈的补偿款,住进了水泥垒成的楼房。
  
  然而,我并不开心,心头只是压抑与沉重,没有了老家的人是多么的迷茫悲伤。我不怨恨拆迁,那是冒号们的英明决策与丰碑,只怨恨没了曾经朝夕相伴的故乡,只怨恨写满了故事的家园瞬间成了朦胧的梦。
  
  生我养我的故乡,虽不是天堂,却有多少往事值得回味值得恋想,那鼓噪的蝉吟,在我心里就是一首诗一曲歌,那几声婉啭的鸟鸣,让我迎来黎明的太阳,那婆娑的竹林,留下我几多身影,那随风飘拂的缕缕炊烟勾起多少心驰神往的梦想。童年,无忧无虑的童年,就在家乡度过,落过泪,挨过揍,狂野过,快乐过,所有的过往,至今仍小河流水般在我心头流淌......
  
  故乡,想你的夜里有几多忧伤,念你的梦里有多少次泪流。
  
  记忆,连着惆怅;无奈,塞满心房。
  
  远在天边的人啊,心底的歌,也只能在无言中吟唱......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行走 下一篇:潜河静静流淌……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