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稻茬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枞川细雨 时间:2015-08-18 12:0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清风轻轻悠悠地送来满鼻禾香,谷堆旁的竹床递次发出吱呀声,孩子翻了一个身,又沉沉睡去。嘈杂声渐起,在母亲的催促声中,孩子拽起了疲惫的身子,周身泛出点点酸痛。
  
  孩子边揉着惺忪的双眼边说,怎么刚睡就起来了。
  
  早晨凉爽,太阳出来时可以多歇会,母亲说。
  
  孩子说真的受不了了,说好把稻谷打下来就行了,怎么说话不算数呢?
  
  昨天傍晚到刘拐子家了,他家牛三五天都没空的,还是自己踩吧!母亲答。
  
  那你也得像招呼犁田的刘拐子那样,打鸡蛋买油条。孩子边说边闭着眼睛走到河边,胡乱的咕了几口河水,捧了几捧水招到脸上就算洗漱过了。胳膊在水的浸润中有了刺痛,两个胳膊爬满了深浅不一的血痕,那是裸露肌肤抱稻铺的结果。真的心疼自己了,稚嫩的皮肤就这样给毁了。谁说母亲伟大,其实就是一个周扒皮,孩子小声嘀咕着。
  
  孩子拖着一把铁锹,跟在三人队伍的身后,低头回味着梦中的油条。走着走着,人清醒多了,瞌睡这东西,你把它当回事就缠着你,从梦中赶走它也就走了。叶片上露珠晶莹欲滴,孩子用铁锹铲了过去,露珠转眼间没了,孩子救了露珠,不然她会被太阳晒死的,夏天的太阳死毒。
  
  翠绿的稻茬生气勃勃,田里水泛起微波,清风徐徐,睡意又生。孩子说,稻茬活得好好的,让它再长不就行了,省得踩下去又插秧。他们没有理孩子,卷起裤腿赤脚下田。孩子的锹钝,劲又小,一锹铲下去稻茬又立了起来,唯有用脚踩。刚割的稻茬硬如铁,刺得脚生痛,孩子赶紧收脚用锹,可怎么也按不下去稻茬硬韧的颈脖。它们露出诡秘的笑,没有丝毫同情的神色。孩子心里恨恨的,又不能就此打住,孩子划有势力范围的。孩子用眼角偷偷扫描,发现他们是先用锹斜铲过去,提锹铲下一棵时脚跟着踩过去。孩子照着做了,斜踩入泥,稻茬没了踪影。田里养水多日,稀泥如糊,孩子怀疑这是母亲的阴谋,牛犁田里不需要养这么深的水。
  
  夏天的太阳不爱睡觉爱变脸,眨眼功就挂上天幕,脸色由红变黄转白。田水温暖起来,游弋的水蛇不时袭击赤裸的脚,那种刺痛如针扎。稻茬在脚下一个个倒了下去,看着成片的稻茬,想起电影里黑压压敌人,在机枪的扫射下纷纷倒下,那是何等快慰。可是孩子没有机枪,只有步枪一下一个。
  
  黄昏时分,踩倒田角最后几排稻茬,望着一大片平坦的水镜,孩子转身上埂,一头扎进田旁的河塘。清凉的河水舐舔着周身每一寸肌肤,疲劳怨恨顿时一扫而光。
  
  仰躺在河水中,天空一片金黄。明天,将是插秧的日子。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开往春天的火车 下一篇:雨声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