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动的苍茫大地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可可西里 时间:2015-03-29 10:3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只有嫌弃故土的主人,而绝无嫌弃主人的故土。
  
  ——手记每天,家乡的太阳,都要从它升起的地方慢慢升起,用那明灿灿的光芒,照射着山脚下蒙古包的废址。无垠的旷野深处,闪动着淡淡的蜃气,仿佛一层层浅灰色的波浪。
  
  春夏之交,几头带犊儿的乳牛,拂晓时奔向草场,傍晚又哞哞叫着归来,在毡包周围悠闲自得地转着,时而闻一闻被遗弃的生皮,时而啃一啃丢在草丛边的骨头棒子;顽皮的小牛犊儿不知何时闯进了毡包,撞一撞木桶里的酸奶,尝一尝铁锅里的鲜乳,惹得女人和小孩子们大呼小叫。
  
  吊腰多日的骏马,望见山坡下奔腾而过的马群,不由想念起同伴,引颈长嘶。情急之下,猛地扯断系绳,如离弦之箭,疾驰而去。几个喝茶歇脚的青年只好丢下茶碗,冲出毡包,跨上座骑,扬鞭追赶。
  
  日夜围守着母狗的几条凶猛善斗的公狗,不时发出几声狂吠,一有风吹草动便纷纷出动,竭力显示着各自的本领。
  
  寻着袅袅升起的炊烟,山那边来人了。因为是久别重逢的朋友,主人拿出珍藏多年的老酒,款待客人。他们一边尽情谈论着畜群,草场,年景,一边开怀畅饮。喝着喝着,就醉了。于是为了一片草场或一口水井的事,争得面红耳赤,甚至互相揪住衣领,摆开一决雌雄的架势。
  
  拴在车辕下的母狗依然狂吠着;从睡梦中惊醒的婴儿仍旧啼哭着;朋友之间的争吵旁若无人地持续着,又莫名其妙地平息了。他们就这样,经常来往,相敬如宾,无话不谈,至亲至密,他们永远是好朋友。
  
  一天到晚守在家里的女人,要么跟那几个光屁股孩子吵吵嚷嚷,要么跟那满毡包嗡嗡叫的草虻征战不休;烧茶、做饭、挤奶、熟皮、捡牛粪、堆羊粪,还要跑到山坡上圈赶羊群,等候丈夫,里里外外,忙忙碌碌,消磨着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夏日。
  
  闷热难耐的晌午时分,几位老汉围坐在尚未擀完的羊毛毡上,乘着习习微风,津津有味地讲叙着古老的传说,抒发着心灵的情感,自得其乐。近旁,女人和孩子们一边手持细棍儿抽打着成堆的羊毛,一边唱着优美动听的歌谣,期待着天边飘来一块云朵,投下几片阴影。
  
  勤劳的女人们,清早等男人赶着畜群出牧后,才能喝上几碗热茶,然后顶着烈日投入一天紧张的劳作,傍晚还要挤奶做饭。
  
  男人们寻着篝火,打老远赶着畜群,怀着喜悦的心情,回到各自的毡包。女人们这才得以偎在丈夫暖暖的怀里,香甜地入睡。梦乡里,孩子们是那样活泼可爱,茁壮成长;畜群是那样撒满绿野,膘肥体壮。
  
  身强力壮的青年男女最喜欢在力气活儿中一显身手。他们迎着朝阳出发,披着晚霞收工,在墨绿色的草的海洋里,挥舞衫镰,劈风斩浪,你追我赶,一干就是一天。齐腰深的草海里,不时传出姑娘们欢快的笑声。唯有烧茶做饭的火头军倍感孤独,心中总是火烧火燎的。
  
  哗哗下起雨来。毡包的顶毡和围毡全给淋湿了,脚底下也淌着雨水。仿佛雨帘从天穹一直挂到地面,抬头是雨,低头也是雨。从远处的山梁、辽阔的草滩,到近处的畜群、衣帽鞋袜,全都是雨。
  
  山口处,忽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宛如天公劈下一柄长剑。随着几度电闪雷鸣,降雨的乌云被劈斩成无数个碎片,转眼间又被一阵山风驱赶到南山坡下。云开处,太阳又露出灿烂的笑脸,湖面上立时升出一道七色彩虹。马儿嘶鸣,牛羊欢叫。山川旷野变得格外晴朗,绿草翠林显得更加娇艳妖娆。
  
  金色的晚秋,微雪已纷纷扬扬从天而降,仿佛要给寒风吹得沙沙作响的牧草挂上一头白发,然而一遇秋雨,又很不情愿地消融了。
  
  经常迁徙游动的那几座蒙古包,随时丢下一片发黑的废址,来到另一块水草丰美的新地安家。而新的营地一定有一条河流,翻着白浪,奔流不息,仿佛一条洁白的哈达,伴着热情洋溢的迎宾曲。
  
  这几家牧户形影不离,时常牵着驼队,出现在天际。看家狗们似乎闻到了远处秋营地的气息,学着驼队也排成一列纵队,抄着近道,一路小跑。一群群膘肥体壮的牛羊,告别绿草如茵的夏营地,迎着微寒的秋风,随着驼队,不紧不慢地来到新牧场。
  
  几顶洁白的毡包坐落在金色的草滩上。牛羊马驼在长有灌木丛的山坡上,啃着树梢或秋草,显得那样悠然自得。
  
  一群青年人冒着严寒,骑着眉眼鼻唇挂着冰霜的骆驼,与清晨那苍白的太阳一同起程,到夜晚清点着天空中闪烁的星辰,长途跋涉。他们一路欢歌笑语,穿过冰封的河流,越过皑皑的雪山。
  
  只要情谊深,天涯若比邻。祖辈父辈们过去怎样走动,他们这一代如今也怎样来往,从不间断。《雪山顶上》、《白柳滩》、《辽阔的草原》……一曲曲抒情的长调歌声,飞出青年人的歌喉,在山谷中、原野上久久飘荡着。只因故乡的草原辽阔无边,才容得下那么多优美的长调民歌:只因祖辈父辈的情深意重,这些动听的歌声才传到他们这一代还如此嘹亮,经久不衰。
  
  遥远的太阳,抑制不住对故乡的思念之情,一天比一天来得早。它用温暖的光芒深情地吻着金色的牧场和蜿蜒的小径。而甜睡两三个月的察干湖也发出隆隆的巨响,在春天的门外徘徊。一块块巨大的浮冰,擦着齐人高的芦苇,闪着白光,进进退退,缓缓流动。来到河口处,又一块推着一块,摇摇
  
  摆摆地向东流去。
  
  白雪覆盖的喀尔喀山和察干山,巍巍耸立着。即便在青黄不接的初春,它们也充满着活力。因而山脚下总少不了成群的牛羊和一排排毡包。它们是这一片美丽、富饶、辽阔的土地的神圣偶像,永远燃烧着生命的火焰。
  
  几十只白天鹅乘着故乡上空的清风,扇动着翅膀由打天边款款而来。闻听天鹅啼鸣的哈吉尔河敞开温暖的胸怀,掀起喜悦的波浪;察干湖也睁大了明澈的眼睛,笑脸相迎远道而来的贵宾。
  
  只有平静的湖水才能使候鸟安然,只有富饶的家乡才能让游牧老人心宽。几千年来,蒙古人在这块神圣的土地上繁衍生息,世世代代把自己的命运和希望寄托在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上。这一块故土,送走了千千万万个白发阿爸和万万千千个慈祥的额吉之后,又一代又一代地抚育着他们勤劳勇敢的子子孙孙。而这一切,也只有日夜循环守候着这块热土的太阳、月亮和星星知晓。
  
  只要这些子子孙孙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一块土地上,那么他们的故土,将永远是五畜兴旺,百业繁荣,生气勃勃,吉祥如意!
  
  故土,对于主人,只有慷慨,而绝无半点吝惜。它只怕主人越走越少,而绝不怕主人愈来愈多。
  
  它对前来定居的人们敞开胸怀,热烈拥抱,对迁往他乡的人们又频频招手,难舍难分。因而,这里的人们热爱自己的故土,而故土更加疼爱自己的主人。
  
  由此,我敢断言,世上只有嫌弃故土的主人,而绝无嫌弃主人的故土!
  
  我的故乡,慷慨大方的太阳!你对你的畜群从无半点吝啬,你对你经常迁徙游动的主人从无丝毫抱怨,而总是把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把你的一切,永远永远无偿地奉献给他们。
  
  啊,我的故乡!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伤心故里 下一篇:老房子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