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叶飘香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施 志 芳 时间:2015-03-23 22:1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清晨,去店里的途中看到许多装满艾草的板车,在满眼的翠绿和拂面的清香中,那些关于艾草的记忆,便一点一点地温暖鲜活起来。
  
  艾草,亦名艾蒿或青蒿,每年的春天,江南的田埂边,地头上,沟渠旁,蓬蓬勃勃地生长着。虽没有柔媚的枝条,也没有娇艳的花朵,却有一种淡淡的清香在空气中飘浮弥漫。
  
  早春时节,人们从野外采回绿油油、毛茸茸的嫩艾,洗净,捣碎,拌入糯米粉中,做成粑,家乡俗称“蒿子粑”。吃到嘴里的那份淡然悠远的清香,是故乡的味道,历久难忘。
  
  端午临近,她便带着晨露,袅袅婷婷,从清新的田野来到热闹的村头或喧阗的街市,用她淡淡的绿和轻轻的香来渲染节日的气氛。
  
  小时候,每年端午节的清晨,父亲都会顶着露水砍回一大捆清香四溢的艾草,等我们醒来时,已是插满门楣和窗台。这样,我们一整天都在茶叶蛋,粽子和艾草的芬芳中快乐地度过。
  
  把艾草插在门楣和窗台上,用意是驱邪避恶,但实际是因为初夏后气温升高,各类昆虫渐多,艾草特殊的芳香可以驱虫杀菌。不管怎样,这一份来自民间的朴素愿望,能够藉着端午节和艾草传承下来,总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到了夏天,母亲就吩咐我们去地边割艾草,回家晒干后,一把把整理好,用几根稻草扎成小碗口粗齐腰高的小捆,整齐地码放在角屋。晚上乘凉时,用火点燃,蚊虫便熏染得不敢靠近,这样几十把艾草,便可换来一个夏季的安宁。有时,一群顽皮的孩子会把点燃的艾把拿在手上,上下左右挥舞着,或绕圈子,或画蛇行,火星哔剥,童趣盎然。但这种危险的游戏大人会呵斥:“别玩火,小心晚上去大通荷叶州!”去大通荷叶州是家乡俗语,意指小孩晚上疯过了头尿床,会顺着自己尿出的“水路”淌到大通码头。吓着的孩子便有了收敛,安静地躺在凉床上听大人们谈闲话,或是看闪闪烁烁的萤火虫在庭前起起落落,飞上瓦棱……
  
  艾草的用途很多。受凉或者感冒了,用艾叶水熏脚,通汗去湿,效果很好;身上起了红疙瘩,用艾叶熬制的水搽试,痛痒全消……
  
  便是这样一种朴实无华的植物,年年岁岁,秋枯春荣,安静地生发在山野之间,不争不艳,独自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一如平常百姓,过着寻常岁月,安宁,美好。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