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邵 双 平 时间:2014-12-08 12:5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异乡人是在一个黄昏时出现在小镇街头的。他们是两个流浪的艺人,在地上放了一只铁罐之后,就开始了自己的表演。他们使用的是两种传统的民间乐器,一个是二胡,一个是洞箫。在昏黄的暮色之中,他们坐在商店门口的台阶上专心致志地吹奏,凄凉抑郁的箫声琴音逐渐在小镇老旧的街上弥漫开来,吸引了过往的行人,他们的周围很快就围了一大圈人。
  
  我挤在人群中间,听两个异乡人一曲接一曲不停的演奏。我不知他们拉的吹的究竟是些什么曲子,但那如诉如泣的哀婉声音令人无端地感动,仿佛心中怀藏已久的陈年旧事与苍凉记忆,也被它们一点一滴唤醒。我不知道,是因为二胡本身就是一种适合表现悲凉的乐器,还是这两个异乡人心底怀有太多的忧伤。在他们演奏的每一支曲子中,似乎总能让人感受到有掩饰不住的长途流浪的风尘仆仆,经年奔波异乡的倦怠孤寂,以及游子思乡的浓郁情怀。
  
  “一位流浪艺人怀抱乐器时是高尚的,这是一种拒绝投降的姿态。”一个浪迹京城的外省诗人这么说过。在这个连音乐也已被注人物质因素的时代,像这样纯粹以民间方式用民间乐器的表演,即使在我们这样的乡下小镇,显然也很少有机会看到,很少有市场了。这两个异乡的流浪艺人,他们一路辗转四处卖艺,是为了抗衡生存的危机,还是为了寻找最后的知音呢?傍晚渐次暗淡的天光下,路灯一盏盏亮起,悠长萧索的琴箫和鸣之声围住人们周身又四处飘荡飞扬。我看见两个异乡人神色从容平和,恍然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吃晚饭的时间到了,围观的人们一个个散去,街上行人寥寥。两个流浪艺人奏完最后一支曲子,起身拿起铁罐——里面是为数不多的一些零钱,然后离去。
  
  我目送他们远去,突然触动了一些心事,在心中对自己说:其实我也和他们一样,也是一个异乡人啊!我在小镇打工多年,然而这里并不是我的家园。所不同的只是,我在一处生活,他们到处流浪,异乡对我来说是静止的风景,对他们则是不断变幻的世界。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盼望回乡 下一篇:大山之怀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