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炊烟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翁 汉 民 时间:2014-12-08 00:5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袅袅的炊烟,是我们家乡女人的杰作,也是我们家乡的一道风景。无风时,炊烟袅袅地向上升直。有风时炊烟顺风向斜斜地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在天空中翻卷缭绕远远地袅袅而去,给人们留下无限的悠悠遐思。每当天空乌云密布,大雨滂沱,空中水汽凝重,炊烟飘浮得很低,袅袅地像飘带一样,缠住在树枝和竹丛中,依依不舍离去,对人间留下无限的真情。每当早晨或黄昏,这些炊烟是从厨房顶上的烟囱里冒出来的,有高有低,有粗有细,有浓有淡,有奶白色的,有紫乌色的,飘飘袅袅,在高空中轻盈浮动,缥缥渺渺与云霞雾霭融在一起,景象异常壮观,叫人看得见又摸不着。
  
  我们家乡一日三餐与袅袅的炊烟形影不离。当我们看见炊烟升腾的时候,首先就闻到了一种烧稻草和柴木的味儿,接着是散发着米饭的香味,蒸番薯的香味,煮芋头的香味,炸鱼煎虾的香味,炒豆角瓜菜的香味或是丰收时节家乡人熬酒的醇香,蒸糍粑的甜甜味,就一齐扑鼻而来,叫人不住地吮吸,垂涎欲滴。民以食为天,这时,肚子里就产生了想吃食的欲望。
  
  我们家乡的女人很精明能干,她们个个都是好厨师,能做出令人可口的美味饭菜,又像是一位丹青妙手,挥洒彩笔,在一年四季面朝黄土背朝天中画出一幅幅田野的春景,也会从高空中绘出袅袅炊烟的好画来。我的母亲是个农家的女人,她虽然不识字,但能哼出好听的摇蓝曲,当她坐在灶头煮饭时升腾的炊烟就是我最欣赏的图画。记得小时候我在村里私塾读书,曾拿起画板画笔瞄着我母亲煮饭时升腾在屋顶的炊烟,画了一幅很好看的画,拿到学校得到私塾老师林士高的大加表扬,打了个85分,拿在学校贴堂,
  
  在我们家乡也有见不到炊烟的年代,即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的那段日子,由于极左路线横行,浮夸作风,官僚主义严重。人民公社的建立,开展了大跃进,大搞全民炼钢,深翻改土,公共食堂。当时,自然灾害严重,农业失收,粮食极为紧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公共食堂只能用少量的大米或番薯配搭米糖野菜掺煮。食堂的炊烟时隐时现,寥寥无几,炊烟中没有闻到饭菜鱼肉的香味,只有闻到粗糖野菜的苦涩味。有时,食堂里还出现断炊,人们饿得面黄肌瘦,患浮肿的人很多,村里听不到欢乐的笑声,个个脸上现出无限的愁苦。
  
  就在这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的头一年,1959年7月我高中毕业考上了大学。有一天早上,我从家乡这块土地走出去,负笈北上羊城,进入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读书,临行时,我满怀乡愁,三步一回头对家乡依依不舍,眼眶里饱含着无限眷恋的泪水,当我走远了,回头看见家乡那棵高高的椰树顶上有一缕炊烟袅袅而来,好像父老乡亲伸出温暖的巨臂,向我挥手送行。四年羊城学成归来,青春作伴好还乡,当我以豪迈轻松的步伐踏上家乡的这块地时,又远远见到家乡的炊烟在高高椰树顶上袅袅地向我热情招手,迎接久别的游子归来。呵,家乡的炊烟,你是我精神的寄托,生命的依靠,每当想到家乡的炊烟时,心里都陡然地产生了浓浓的乡情。
  
  在我们家乡这炊烟是来之不易的。我的家乡是座落在港北港边的一个半渔半农的村庄,从古以来,缺柴少草,煮饭烧火极为困难。每年夏秋两造收割时,村民只能从稻田里挑回稻草,垒成草垛以备烧火之用。还有扬风留下的秕谷,碾米留下的谷壳。有些人家还到海滩上挖草根,砍荆条灌木,到防风林带捡些木麻黄的枯枝落叶挑回家当柴火用。因此,家乡的炊烟里包含着村民们多少的艰辛和汗水。
  
  现今,我们家乡又没有炊烟了。改革开放后,大搞科学种田,用机械耕田收割,粮食丰足有余,渔民还在海滩涂上挖池塘养鱼、养对虾、养螃蟹,有些村民还搞海鲜贩运生意,使原来的穷村变成富村,人们告别草房住上了新瓦房,许许多多的人家又建起一幢幢别墅式的新楼房,家里置备了电视机、电冰箱和洗衣机,还安装了有线电话机。村民奔小康,生活水平逐年提高,村里处处充满着温馨的笑声,有吃有穿不愁了,村中人家都使用新颖别致的电饭煲和煤气炉,从此告别了古老的土炉灶,告别了散发着霉臭味的稻秸和草木,煮饭炒菜时那熟悉的袅袅炊烟也悄然匿迹了,偶尔见到一家半户有炊烟升直,人们只当为一种新奇的村景来看。前个月,我从县城回了一趟家,又萌发童稚之心,回忆童年时画我的母亲煮饭时袅袅炊烟的图景,我又想拿出画板画笔来写生,细细地描绘家乡这美妙村景中袅袅升腾的炊烟,但等了一整天,村中依然未见炊烟,只好怅望回城去了。
  
  呵,袅袅的炊烟,只能留在我永久的记忆中,留在我那美好的梦境里。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想起老家 下一篇:那年初冬的棉花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