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银杏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9-28 08:2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我对零八年春节的那场冰雪之灾还记忆犹新。
  
  白天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火星溅起,红红的,火苗一上一下跳动着,并不觉得寒冷,甚至带着很浓很浓的温馨,而屋外一片雪白,漫山遍野,曾经波涛般起伏的绿色湮没于这不知是否吉祥的纯白中。白天还是好的,因为人声嘈杂的时候并不会想太多。夜,在冬季总是来得特别早,冬日的夕阳在山边彷徨,而暮色渐渐逼退了它最后一缕霞光。吃罢晚饭,用热水泡了脚,然后躲进被窝里,时间太早,总要辗转反侧一阵。黑乎乎的房间里,只有窗口有雪光照进来,正好可以对着它细细思量。静,还是静,远离了俗世的喧闹,一切都归于静谧。屋后的竹林有细碎的雪滑落的坠响,轻轻的,当你倾耳去想听个究竟的时候,所有的都如沉睡了一样。林鸟不知安于何处,在这样冻人的晚上,心里思索着没有答案的自问,空牵挂而已。
  
  “啪”一声巨响蓦地打断了还在那苦苦求解的自作多情,侧着身僵在那里不知如何动弹。许是一个人睡觉还是会害怕,想像着那些并不存在的东西,心不由紧紧地揪在一起,可是,巨响之后大地又归于了沉静。久久的,听到心跳的声音,一下一下,像滴漏的水响在寂静的午夜,清晰明了。没有动静,也许是错觉。
  
  “啪、啪、啪”……连续有节奏的响声着实把我狠狠的吓了一大跳,抓起一条毯子裹在身上便冲到窗边,支着耳朵分辨着声音的来源。原来是水井上方的那棵高大的银杏树的枝干不堪负荷,被这多年不遇的冰雪压断了。
  
  一夜惦记着那棵老树的情形,清早起来一推开房门便首先去探望它。那时它的枝干已经全折了,没顶,光秃秃的,寒风吹着垂挂着的枝干,轻轻的仿佛是温柔的,温柔一刀!直到如今,我也难以表达心中那份悲伤,只觉得仿佛什么被生生的夺去了一样,很心痛。
  
  炎炎夏日,攀上它的枝桠,找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听着风就在耳边将树叶翻动奏成天籁。
  
  有星星的晚上守着它开花,因为大人说雌树开花只是一闪而已,我想我是见过的,仰着头到脖子发酸的时候,看见那树叶间有蓝光轻轻地一闪,只是他们都说可能那是萤火虫,我想他们那是小小的嫉妒。
  
  银杏收获的季节,树上的男人们叼一支烟伸出长竹竿把银杏打落得像下雨一般,其他大人小孩都聚在树下,戴着斗笠捡银杏,听见银杏落在斗笠上“噼里啪啦”的声音,一不小心砸着了背,有点生疼———摘杏的人是要被骂的,于是树上树下便闹做了一团,收获银杏时也收获着欢笑与快乐。
  
  秋霜染红枫叶的时候,银杏也知道该叶落归根了,在你不经意的时候,金黄的蝴蝶停满了树。周五傍晚放假回家远远就能望见,炊烟顺着轻风萦绕那一树的灿烂,充满了家的温馨……想不到,零八年是与它最后的见面。也许它还会长得枝干健全,可那再也不是原来的它了,就像一个从小陪伴你的娃娃丢了,也许能买到一个一模一样的,可是它已是另一个了,感情毕竟是不同的。也许,这是冥冥中的安排,当我在它还未恢复原来的样子的秋天时离家,便让我的牵挂在梦里寻找依托。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年年似流水 下一篇:家乡的味道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