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叶红时独自来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7-26 11:0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林  间
  
  已经临近深秋,气温依然有些高,仿佛今年的秋天来得晚些。
  
  如果不是在那个正午偶然走进里口山,真的不知道秋天已经悄悄来临……而此时我们行进在通往里口山的路上,正在悄然感受着那种“月苦蝉声嗄,钟清柿叶干”的秋天的境界。
  
  “七月哩核桃,八月哩梨,九月柿子红了皮”,往年的这时候早就和朋友一起到山里去赏柿子了,并不单单是为了去品味,更多的是去欣赏,去感受里口山中那独特的秋天之美。
  
  车近王家疃村西时,意外地看到小河边一棵柿子,远远的金灿灿的就跳跃在你的眼前。在这秋风起,秋水凉,落叶萧条天苍苍的季节里,真的是应了那句古诗“柿叶添红景,槐柯减绿阴”,万花凋谢,百叶枯黄,唯独这山里的柿子却唱起秋天里火红的歌谣,它美的是那样自然,美的是那样盈实,在丰收的季节里透着一种亮堂堂的喜气。
  
  我于是下了车,掏出随身携带的相机,让朋友先行而去,自己一个人在那棵柿子树前驻足。柿树不是很高大,却结满了柿子,一对对,一枝枝,一簇簇,大多黄灿灿的,有的已经红透了,似乎伸手可及,差一点儿口水就流了出来。
  
  我一边变换角度,一边不停地拍摄。只见那一颗颗红柿子,在黄绿相间的叶片之间跃跃欲出,像几百盏挂在树干上的红灯笼。
  
  我曾读过刘禹锡的《咏红柿子》:“晓连星影出,晚带日光悬。本因遗采掇,翻自保天年”,但感觉真的就没有自己看到的这么美,那柿子从绿到青,由青而黄,直到金红,是因为孕育了春雨、夏光和秋霜,因此才美得这么动人。你才能看到“柿叶翻红霜景秋,碧天如水倚红楼”这么美妙的秋色。
  
  记得小时候,外婆的窗后一户人家院里有一棵很大的柿子树,每当春天,那些绿油油、毛茸茸的叶子就伸展开来,整棵树就像一个巨大的绿伞。应该说那些幸福的柿子是在孩子们的眼光的触摸下渐渐长大的,每当刮风,有些绿色的小柿子就会坠落下来,而那时我最喜欢的就是拣起来,用线穿成一串,挂在脖子上,享受着白居易笔下的那种:“红袖织绫夸柿蒂,青旗沽酒趁梨花”的境界。我很喜欢那可爱的小柿子,丰满而又晶莹,充满着童年的乐趣。
  
  柿子可分为甜柿和涩柿两种。甜柿果子成熟后即可吃,涩柿必须经过人工加工后脱涩,才能吃,柿子果味甜、汁多肉细、适口,古人赞它:“色胜金衣,甘逾玉液”。
  
  外婆知道我最喜欢吃柿子,每年都给我晒很多柿饼,用刀割了,用绳挂了,几经太阳的暴晒,渐渐让那些青柿子变黄,黄柿子变红,然后让水分一点点脱去,最后竟然成了带着一层茸毛一样的白霜,甚是甜蜜。为了保证柿子饼软硬适可,外婆用一个坛子把它们一个个仔细地放起来,封好,这样既不会干燥也能保证那层薄薄的白霜不会脱落,吃起来口感也好。
  
  人近中年,那年秋天我去看外婆,没想到近90高龄的外婆用颤抖的手从床底下搬出了那个伴随她一生的坛子,看到那带着白霜的柿饼,我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父母去世后我一直很少流泪,这带着外婆亲情的柿子饼,突然让我感觉到是那么温暖、甜蜜而又亲切……
  
  我喜欢一个人在秋天的山野里独自行走,不知道从何时起,我爱上了写作,爱上了摄影,爱上了到自然中去感受和回味过去一切美好的往事,有时,我想我或许就是那一个挂在枝头上的柿子,而那被命运染红的就是我那颗热爱生活的心。
  
  十月离家秋不语,柿叶红时独自来。柿子红了的季节,当我们重返自然,重返家乡,在那棵熟悉的老柿子树下,你或许就能找回你失落的童年……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