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蓼草飘摇的深处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满 涛 时间:2014-06-12 15:5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那天,我拿着指南针沿着河走了很远。
  蓼沟河里有蓼草。蓼其实是一类植物,大多生长于水边,顾名思义,蓼沟河就是一段生长着茂盛水草的河湾。“蓼蓼者莪,匪莪伊蒿。”以蓼入诗,最早可见《诗经》。不过,人们告诉我,这些长势最盛的水草,已有今名,为蒲草。
  一个人站在水边,恍然有隔世之感。那些一人多高的蒲草一时间舞动起长袖,发出悉索的声音。这就是风来了,我嗅到一阵清凉的草香,她们舞动着肢体,把生命鲜活的气息传递了过来。这是一场盛大的群舞,碧绿的舞者,不,还是歌者,她们一起歌吟着,把蓼草久远的梦唤醒了。这些来自《小雅》的蓼草们,用席地而坐的方式为初到的宾客搭起了看台。
  我就坐在前排,目不转睛地盯着近在咫尺的她们,轻舒广袖,触手可及。这一刻,时光可缓些。真的,我就这样一直坐在蒲草的面前,听了很久的风声和鸟鸣。那个午后,时光变得漫长。
  蒲草深深,让人看到很多隐秘的事。就在她的深处,我看到一蓬悄悄绽放的睡莲,小巧的莲叶像温床,浮起秋日的梦。睡莲一处处飘泊,睡着还是醒着?蒲草像高高的屏障,要把睡着的莲揽在怀中,可是,还是有一些莲不甘寂寞,从她的臂弯里流落出来,在阳光下静静展现着红的、白的、紫的花。那些花,看了让人忍不住亲近,全然忘了莲之高洁,不可亵玩。我涉水而至,走近最近的一朵红莲,它的花瓣这样滑润,由粉而红,轻嗅却没有异香,只在手指间留下些许花粉。
  其实还有扶桑,硕大的红色花朵在蒲草间摇曳,点缀着河面,有一些艳俗,有一些温暖; 其实还有盛开的凌霄,沉默的转子莲……很多的花和植物,不可名状地被这段河湾兼容并包,于是,形成了蓼沟河的一种美。
  沿着浮桥随意地走,就到了一段开阔的河面,阳光照过来,粼粼的波光里,我竟然看见了野鸭子。原来它们那么小巧,像纸叠的小船儿,远远地飘在水上,那么轻那么萌。它们也许是从遥远的大湖里游来的吧,不远百里,居然找到这里。“春江水暖鸭先知”。看来,这片洁净的明水就是它们的“春江”了。
  这片河面的野鸭子,数来数去也就四五只,实在弥足珍贵了。鸭子们大概是一家,二三只总是不远不近地飘着。忽然,一只鸭子扎一个猛子不见了。它一定发现了水底的小鱼。我屏住气息默数———15、16、17,两三米开外的地方,它忽地冒了出来。如此再三,再四,再五……平均下来,每次下潜都在十七秒左右。每当我数到这里,就胸有成竹地看鸭子从水里浮上来,屡试不爽。不过,也有一次例外———直到二十一秒,它才上来,居然游到十米开外,让我真为它担心了几秒。
  鸭子的家就在桥下的那丛最茂盛的蒲草里。远远望去,会在其间看到它们的身影,不时传来“呷、呷”的叫声。这里的睡莲成了它们的浮桥,我亲眼看到不止一只鸭子跳到莲叶上,熟门熟路地踏着莲叶一路跳跃,钻入草丛不见了;也曾见过一只鸭子奇怪地攀上一株蒲草,似乎要把它弄倒,当成一座桥,不过,它失败了,复又从水中轻快地跃上莲叶。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鸭子们在这宁静的一角快乐地忙碌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儿育女。
  当然不止野鸭子,这条河养育的生灵总在人不经意时一闪而过,望着它迅急掠过的身影,你不由生发一阵遗憾———它刚才明明就在脚下的草丛里,可是,我竟视而不见。不过,遗憾仅是一瞬,就像风一样被鸟带到了天上。自然是和谐的,能够如此切近地仰望自然的精灵,你已足够幸运。
  自然的精灵不只在天空,还有水中的鱼儿。近岸浅水处,一群群豆粒样的小鱼儿时隐时现,这是蓼沟河的新生代,又堪称是它的原住民。可是,在长达近二十年的时间里,这条河里竟无从觅得鱼迹。鱼的绝迹,源于污染,鱼的复现,源于治污。鱼是奇怪的,一段备受污染的死水,一旦注入清水,有了源头,它们就立刻出现了,就像越冬的种子,一旦有了生存的条件,就立刻从沟沟壕壕的角落一起萌发了,化为豆粒一样的鱼苗,一群群,一簇簇,与野鸭和水鸟们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和鱼儿玩游戏的还有三五个垂钓者们,不过跟野鸭子比起来,他们就笨多了,只会采取守势,神情落寞地肃然而坐。而一些形似燕子的黑色水鸟又比野鸭们多了些勇猛,它们在水面盘旋俯冲,竞相施展点水的功夫,累了便抓住岸边的一根细枝吊在水面上荡秋千。
  出神间,天空传来巨大的轰鸣,一架直升机贴着头顶沿河飞了过去,螺旋桨发出嗤嗤的声音。远处的岸丛中蓦地惊飞两只白色的鸥鸟,扇着巨大的羽翼在空中翩跹。这不是海鸥吗?我惊奇极了,顺手捡起一根树枝,试探着岸边的荒草,深一脚浅一脚地向鸥鸟飞翔处走去。可是,不等走到,巨大的鸥鸟便和直升机一起消失了踪影。
  你去了哪里?在远离大海的蓼沟河,我如何才能相信你不是一只海鸥呢?我一时间神情恍惚,竟想责怪那只轰鸣而过的铁鸟了。不过,我更相信,鸥鸟自有归处。这就是蓼沟河的神秘,让人惊奇不已的神秘,源于自然力的神秘。那蓼草招摇的深处,一定还有种种神奇等人探寻。
  蓼沟河,不能不说,你已经焕发了自然力,尽管还有直升机的侵扰,但这座城市因你而有了灵性。你所给予的,不仅仅是自然的存在,也是对自然之灵的向往。整整四个小时,我沿着盘旋迂回的蓼沟河一路寻找,借着指南针辨识方向,我当然不担心迷路,只是,我想更真切地体味这条河的走向,好在心底里为它建立一个恒久的方向标。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