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思念一把韭菜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雪 菲 时间:2014-06-11 17:2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我坐在三月和煦的阳光里,微微地合上眼,在春风温柔的轻吻里,陷入一种关于美好的深深思念。   我思念的,是一把系了红线绳的韭菜。   一把越过千里,坐了火车,倒了汽车,来亲近我的,一把春天的韭菜。一把绝对没有被农药3911浇灌过的韭菜,一把与我的心灵最最亲近的碧绿的韭菜。   这把韭菜,来自千里外的故乡。来自那个被青山碧水绿树青瓦映衬着的小村庄,来自那个令我魂牵梦萦的生我养我的地方。   这把韭菜,来自那条我捉过无数次小鱼的小溪畔,那里有我家冬有白菜春有香韭夏有青椒秋有大冬瓜的美丽菜田。   这把韭菜,来自这块几乎每一厘米土地都被母亲用手细细抚摸过的菜田,这块菜田,在过去的难忘岁月里,种着我们姐妹三个的作业本,铅笔,还有学杂费。   这把韭菜,来自这片被父亲的汗水浇灌过的菜田,这块菜田里,有父亲一桶桶一担担,从小溪里挑来的清清的山泉,这块菜田里,有父亲用笨重的板车,从家里一车车运来的农家肥,每一车里,都蕴了希望,蕴了血汗。   这把韭菜,是母亲在化了冬雪、浸了春雨、松软温柔的菜畦里,亲手为我割下——它们还没有足够地长大,但它们却有着被这片肥沃土地哺育了的油绿和肥嫩,它们的叶子是吸了阳光的结实的绿,是受了春风的动感的绿,它们有着淡紫色的茁壮的根茎,那被父亲在家里那块巨大磨刀石上磨过的镰刀齐齐割下的地方,流着芳香清新的汁液,它的清香,它的天然,是温室大棚里看上去鲜嫩欲滴的韭菜望尘莫及。   这把韭菜,是母亲用了温柔的爱我的心意,一根根细心择过,又在园子不远已经被春风荡起碧波的小溪里,洗得干干净净,我能隔了遥远的天空,看到那些碧绿的叶片,在故乡三月的天空下,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这把韭菜,被我的母亲,头发已经花白的母亲,放在自己家用高粱秆子结成的箅子上晾干,然后,母亲拖着因为长年劳累而落下毛病的身体,进了已经翻盖成小楼的屋里,拿出那个被我们扒拉了多少次的针线筐,从里面,捡出一团红红的棉线,这样的红线,曾出现在我在远方收到的包裹里那床厚厚的棉被上,出现在我儿子出生时穿的小小棉衣上。这样的红线,被拴在这把春天的韭菜的腰间,就像是把母亲那份深深的惦念,系在我的心间。   红线,在我的家乡,象征着如意吉祥。   韭菜,在我的家乡,象征着一茬接一茬的生生不息,象征着绵延不断的生长。   这把韭菜,系了红红的线,系了母亲长长的思念,系了母亲深深的祝福,装进了老父亲千里探女的行囊。   这把韭菜,因了细心的母亲在临行时包了沾水的新毛巾,在越过千山万水,在乘了火车倒了汽车的跋涉中,依然以碧绿鲜嫩的样子,到达。   这把韭菜,在去年三月的春风里,被我的父亲带到了我的眼前,又被我细心地包在饺子里,吃到母亲惦记的我们全家人的肚子里,母亲托父亲对我说,春天的韭菜养肝,家里的韭菜养人,她希望我们能在遥远的地方,平安。   这把系了红线的韭菜,在客观上,已然不在了。但它却又以无比的顽强和固执永远存在于我的心里。在这样一个春天,在又一个阳春三月,在又一个“夜雨剪春韭”的季节里,跃入我的思念里。   点评:一把寻常的韭菜,被一个感恩的女子用充满真情的语言写得那么美丽和美好,那么让人肝肠寸断,热泪盈眶。“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爱,还有父爱,是那样的博大和纯粹,那样的让人难以报答。感谢雪菲,一篇小小的文,触动了我们柔软的内心,触动了我们忘了感恩的麻木神经……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山乡春来早 下一篇:那蓼草飘摇的深处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