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梅花雪里红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杨 不 离 时间:2014-05-20 13:37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未知何日重相见,一树梅花雪满天。
    雪里红,这个名字飘着平凡的诗意,极易让人联想到清傲的梅花。而事实相反,它只是一种朴实无华的蔬菜。常见于北方的深秋的地垄田头。网状的叶子碧绿如玉,浓郁绵密,成片生长。萧瑟的秋风里,夹杂在大白菜,莲花白,这些色彩平淡的包菜中间,像煞一畦鲜艳的初春。怪不得又名春不老。
    母亲挚爱雪里红的味道。年年都种。采集它丰盈的叶,井水洗涤,用盐一层层腌在大肚瓦翁里。隔周就能吃。渍过叶子依然鲜艳欲滴。切成细丝,佐以蒜末,滋啦一声泼上菜油,不放辣椒。雪里红本身蕴含着一种天然的清澈辣味,绿色汁液在唇齿之间绽放出一股激烈刺激贯彻肺腑的独特甘香。有点麻、辣、甜、冲,各味交织,丰富又愉悦的口感。
    这道清拌雪里红,像一道上好的绿茶。绿意盎然地入胃后,有一种浊气尽清的内脏被清洁的感觉。是绿叶菜里,唯一一种让我吃得淋漓尽致极其过瘾的。
    雪里红是素菜里有脾气有个性的佼佼者,配以温柔肥美的猪肉,热炒后凑成一对。和和美美的味道里,雪里红仍是那个骑在对方头上的麻辣娇妻。清新冲淡了油腻,激爽克制了温吞。是寒冷冬天里一道甜美温暖的菜。
    清人王士雄所撰的营养专著《随息居饮食谱》里记述雪里红:陈久愈佳,香能开胃,最益病人。《本草经疏》又记:“其主利九窍,明耳目者,盖言辛散走窜,豁痰引涎,暂用一时,使邪去而正自复,非谓真能利窍明耳目,用者详之。”
    一碗玉米红著粥、一碟雪里红、一盆豆腐熬白菜、几盘小咸菜。北方乡村冬天的餐桌大抵如此。简单、原味、百食不厌。最叫人怀念的是那些食物里收藏着故乡泥土的气息、妈妈最爱的味道。
    雪里红,一如其芳名。愈是长夜劲寒、风雪交织,便愈是催生一种情怀如梅花,凌雪怒放。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故乡斗笠 下一篇:端午,从记忆延伸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