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水乡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5-07 10:5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焦喜俊       很小时,常有白洋淀人来村儿里卖东西,春天,卖炕席、卖芦苇,也卖活物——小鸡、小鸭和水鸟;夏天,卖莲蓬、卖鱼虾、新鲜的荷、苇叶子;秋天,卖鹅蛋、鸭蛋和鲜藕;冬天,卖草鞋、卖鱼篓,还有网、叉、箱、罩、梭、钩等渔具。回返时,买些玉米或者白薯。   有一回我问那卖鱼的淀里人:“白洋淀那么多好东西,干吗换粗粮?”   那淀里汉子说:“俺们那儿,尽是水,水里生鱼虾,水上养鹅鸭。有空地,不长别的,长苇子。天暖时,大雁、野鸭、水鹞子、长脖老等(一种水鸟俗名),漫天翻飞,密实得能遮了太阳,闹腾累了,夜儿里就歇在苇荡。淀里结冰时,水鸟往南飞,人们就打苇子,割水草,好苇织席子,次苇铺房顶,三棱水草编草鞋,白洋淀呀,尽是宝贝。可再好,没地方种庄稼,只好把东西倒腾出来,换些粮食吃。”汉子口中的白洋淀,那般丰饶,那样鲜活,迷醉了我这大洼少年。听他讲,那美丽如画的地方,离我家仅百里之遥,隔着六道堤、三条河,但儿时想来,却遥不可及,只能在五彩斑斓的梦中徜徉。村街响起的“买菱角、买小鸭喽”的叫卖声,尽管口音和我们相仿,想是常年被淀水浸润的缘故,清亮而悠长,同梦里的画面一样,令我痴迷。   后来,看了叫《小兵张嘎》的电影,读了部叫《荷花淀》的小说,白洋淀愈发让我魂绕梦牵,心驰神往。轻风细雨的日子,西南方向,湿润的、清新的、甘甜的气韵扑面而来,夹带了鱼虾的鲜香。我确信,这风,这韵,就来自我梦里的水乡。   长大参加工作后,路通畅了,交通便捷了,常有来访接待任务,正好搭了圆梦的顺风船,一年总去白洋淀十几次。我是依着梦里春、夏、秋、冬白洋淀的顺序,感受她的美丽的。   三月,在淀边,搭上装了小发动机的木船,飘悠悠向淀里游荡,感受两个字:清新。环淀的杨柳,水道两边的苇塘,船下的淀水,都是绿的。柳芽初绽,是娇嫩的鹅黄,如雀儿的嘴儿。从残缺根茎里拧出的芦苇,刚拔了两三节,才染了浅绿,紧紧挤挨在一起,欢庆着新生,一片一片,无边无际,如不规则的绿海。“春水碧于蓝”。船下的淀水,则是清澈的深绿,可把淀水当镜子,整理风拂乱的容装。时节尚早,没有嘈杂的游人,新雨初晴,阳光普照,芦苇丰茸,和风微薰,在深深浅浅的绿色中,早来的水鸟,自由飞翔在空阔的云天,这一切,宁静而安娴。若觉喜悦难抒,就邀掌舵汉子唱曲渔歌,歌声在春水上流转,余韵悠悠,比平日唱来,好听何止千百倍。淀深处,零星散落在高地上的村庄,一排排红砖碧瓦,似水中筑起的宫殿,鸡鸣犬吠,送主人从高高的台阶上走下来,解缆登船,那小船便箭一般射向淀水深处,晌午临近,载了活蹦乱跳的鱼虾回来,村庄上空就飘起暖暖的炊烟,鱼虾的香味随之漫散开来。总觉得春日城里的花团锦簇,有些浮华,令人迷茫,比不得水淀野趣,自然天成,毫不矫饰,涤得尽一冬的寒气和郁闷。   七月,是白洋淀色彩斑斓的季节,湛蓝的天空,飞翔的鸟儿,青翠的芦苇,繁茂的水草,婀娜的荷田,捕鱼的小船……这画面,似写意丹青描染,让人心醉神迷。最喜淀中畅游,凉风拂面,暑气全无。   十月,是淀里收获的季节,游玩累了,聚上一餐,随便找个淀中饭店,于水边杨林里摆张桌子,佐酒的菜肴全是淀里的特产,有鲤鱼、鲢鱼、草鱼、鲫鱼、嘎鱼、鲇鱼、白鱼、泥鳅、胖头鱼、小杂鱼,有虾、有鳖、有螃蟹,有鸡有鹅、鸭,配上碗小水螺,一盘咸鸭蛋,一碟黄花菜,再添一份丝线绵连、青白色泽的鲜藕片,沏一壶澄清碧绿的嫩荷茶。一桌下来,也就几百元,却吃得人肺腑通泰,口舌留香,疑似神仙。淀里人家捕鱼在行,做鱼更拿手,尤善做十多斤的大鱼,不红烧、不清蒸、清炖,也不用太多的佐料,架一口大铁锅,把鱼洗净整个入锅,放进水、酱油、醋、盐、葱、姜、蒜和辣椒,用杂柴小火来烧,就叫“家熬”,到把汤汁消耗到仅剩三分之一,那锅中溢出的香味,隔着几里地,就已令食客垂涎欲滴了,柳林边的酒旗,也分明有了醇美的醉意。   十一月,是封淀的季节,结了冰的白洋淀,苇打垛,船靠岸,洁如银,平似镜,像一位宽厚安详的老人,慈爱地看着淀中儿女,撑了托床,在冰面上往来如飞。   感谢上苍,让我生在这湿地边上,随时感受它四季分明的美丽。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晚秋初冬 下一篇:储存青春的秘诀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