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那片梨园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何仁虎 时间:2014-05-01 21:3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在白马河的南岸,距市区十公里的地方,有一片梨园。每当阳春三月,成片的梨花盛开时,这里就成了花的海洋。和煦的春风吹着花瓣随风飘荡,宛若看雪海一般沁人心脾。而到秋天,金黄色的梨子压弯了枝杈,又用甘甜的果汁,滋润乡亲们的心田。这里就是生我养我的家乡。   三十年前,这个梨园还是一堆连着一堆的小沙土疙瘩,沙丘上除了长些小酸枣树(俗称葛针)外,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沙蓬。据老人说这里的沙土地是六三年发洪水淤积而成的。那时不知道是县里的哪个专家说,这里的沙土适合种梨树,于是,村里就号召群众,以生产队为单位集体挖树坑。别看我当时岁数小,也是这“挖树坑大军”中的一位。年少无知的我怎么也不能理解这树坑要求,“指头般粗的梨树苗,干嘛非要挖一平米见方的树坑呢”?事后听老人说,这是为了保证梨苗的成活率。这一幕幕现在想起来真是宛如昨日,忘不了乡亲们在梨园年复一年地锄草、施肥,忘不了对着小树苗一点点剪枝、打药,眼巴巴地盼望着这一棵棵小梨苗一节节长高长大。“桃三杏四梨五年”,尽管三、四年梨园没有任何收入,但她却蕴育着希望、成长的未来,乡亲们始终像照顾孩子一样精心管理着这片梨园。   改革开放后,为了使成片的梨树得到更好的管理,村里决定将梨树分包到户,我的父亲就成了村里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承包了四分之一梨园。当时初长成形的梨树,有的刚刚挂果,有的还是空树。其他的承包人都不敢投本施肥,可我的老父亲毅然从内蒙古草原运来一火车皮(60吨)羊粪。上好的肥料施下去,眼看着梨树叶黑绿发亮,树上的雪花梨不仅个头大而且质细沙甜,三里五乡都知道我家种的梨子好吃。由此,我家的梨子也乘上了火车,销到了湖南、广州等地。   在那些和梨园打交道的岁月里,我从不吃一个梨,尽管每到中秋佳节前后来梨园买梨的人成群结队,络绎不绝,可我总是“身在梨园不吃梨”。梨,有生津止渴,润燥化痰,润肠通便的功效。吃生梨,能明显解除上呼道出现的咽喉痒痛,声音嘶哑等症状;煮熟吃更能滋阴润肺,止咳祛痰……这么好的梨,尤其是我父亲精心培育的梨,我当时不肯吃,并不是不喜欢,只是想让更多的人品尝、赞美她。每当看到人们买梨吃梨时喜滋滋、乐陶陶的模样,我的心里都由衷地升腾一种自豪感,为我的父亲骄傲,为我的家乡骄傲。   已步入中年的我,现在每年总要到老家带上几箱梨,从天寒开始,每晚上都用砂锅将切好的梨块煎水,边看电视、边品尝着这原汁原味的天然梨水。尤其是当室外飘洒着片片雪花,我在室内守着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梨水,一碗下肚,浑身热乎,那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一树梨花一溪月,不知今夜属何人”。家乡的特有土质培育了成片的梨树,是成千上万的雪花梨给乡亲们带来了富裕,充盈着希望,也使那昔日“天晴烫脚跟,刮风不见天”的穷地方,变成了如今的小康村。我爱家乡的梨树,更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劳作、播种幸福的乡亲们。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