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雪人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12-27 21:1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抒情散文
传说在离北极星最近的峰顶,飘落在峰顶的第一朵雪花叫作雪天使……                                                       ——题记 一身霓裳/白如浮云/飘飘洒洒/一生薄命。没有孤单的独舞,冬越是沉寂,花开得越热闹。 天暗了,风更大了,伸出手便摸到冬的骨头。 雪来了。点着脚尖轻盈地走出了天堂。在广褒的天空中,尽情地舞蹈。演绎着一曲无声的天鹅舞,歌颂着冬的深沉。 棕色的底色,白得更加艳丽了,如薄薄的一张纸,苦苦的等待另一种描绘。 而另一种描绘,还是雪,一场酣畅的雪。漫天飞舞的雪花如柳絮,在南方的十二月弥漫。一小朵一小朵的飘着。落在屋檐上,刚一落地便如俏皮的孩子一下子消失不见了。伸出手,雪便落在掌心,立刻化成了小水珠,凉飕飕的,像是在火热的夏天把手伸进幽幽的清潭中,慢慢地,浸进了血液,滋润了心田……手掌便萦回着薄薄的雾,隐隐约约,是雪的灵魂。每一朵雪花都是从前的水魄。回来寻找他们前身…… 地上早已有厚厚的软软的一层雪,像闺中小姐的被絮。放眼望去,白白的屋顶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树早已成了一大把一大把的公主伞,偶尔露出点苍绿,更见风致了。而秃丫、树叉上缀着一朵朵花,含蓄地开着,不拥挤,不放肆。 墙角的梅花也来凑热闹,热情的开着,树丫上的雪花可不高兴了,也想越开越大,但最终还是跌了花瓣。“哗”落在地上找不着了,一坯坯的雪垛儿像凋零的心。 孩子像是锁不住的水,只有缝,便会溢出。像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冲出屋子。刚开始还不敢踏,怕弄脏了纯洁的印象,但内心冲动的脉冲促使他踏进漫漫雪地。软绵绵的,弄得脚丫痒痒的,像襁褓中的婴儿。雪地里便有了一串串脚印,有大,有小,有竹叶,也有梅花。一个个雪球在空中穿梭,摔在地上,笑成了一朵水莲花。 雀子也按奈不住。有的“扑哧”掀起一滩雪珠,窜上了云霄。有的躲在树丛中,把屁股藏在雪垛后,探出个小脑袋,尽情的卖弄风姿。有的雀子又从云端回来了,头带一朵白色小花,嘟着黄色的小嘴。雀子抖动了整个山林。 矮矮的山丘,被雪裹住了,卧在季节里,像老人弯曲的背。雪再下大点,弧线的角度小了。老人也终于停下来了,围在炕边,说说笑笑,满脸的皱纹顷刻间疯长,如深邃的千沟万壑。 …… 太阳在云里憋得太久了,出来唤雪回去。一串一串的阳光穿过空气,闪着耀眼的光环。树上的花凋谢了,树依依不舍地送别,流下一滴一滴的泪,滴到水中,弄出叮叮咚咚的琴音,地上露出东一块西一块的土,在白色下更显眼了,但残雪也有残雪的风韵,如一大束一大束的白色玫瑰。 雪,冰封成茧,孕育着美丽的蝴蝶,当生命抵达圆满的瞬间,屋檐上的冰条儿化了,地上的雪融了,缠缠绵绵的雪水渗进黝黑的土壤,氤氲着下一季的花开花落。 而冬,就像女孩的妆。 淡一分太轻,浓一分太重。 夕阳拉长了影子,在默默时间轨迹中作个牧雪人。 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
上一篇:圣洁的西藏 下一篇:雨打芭蕉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抒情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