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李 阳 时间:2014-11-14 01:11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伤感文章
失去他后的第七天,我开始记得他身上香水的味道,记得他衣服的质地,记得他杂乱的掌纹,记得他身上胎记的位置,还记得他转身离开时的坚决,更记得我泪水的肆意。但是对于他,仿佛只记得我的任性,记得我的纠结,记得我的肤浅,记得我的挽留,还记得我哭得像个傻子,更记得我一次又一次神经质似的幻想。只是为什么,我的记忆愈加深刻,他的却愈发模糊呢?
  
  午后的阳光灿烂夺目,让人目眩。餐桌下的水晶杯碎片与一缕偷潜入室的光线相交融,尽显晶莹,犹如世界上最碎心的泪珠!
  
  女人呆呆地跌坐在客厅地板上,听着卧室里略带节奏感的声响——那是男人在收拾。他会往箱子里放什么呢?那条前年圣诞节时送他的领带?那件去年情人节时一起选购的衬衣?还是床头两人今年的甜蜜合影?女人一动不动,傻傻猜想着!
  
  男人出来了,拎着精致灵巧的行李箱大步走了出来。那箱子是女人没见过的,她很想问。双唇微启,却又紧紧闭上。此时的男人早已走出了大门,从她的身边,一眼没看,一声未发。
  
  女人看着男人渐渐走远,直至消失——背影依旧那么潇洒,步伐不带丝毫眷恋!她慢慢笑了,痴痴地一声:“早点回来!”
  
  失去他的第一天晴天
  
  六点准时起床,睡眼惺忪的她习惯性拍拍旁边的那个枕头——空的。她努力睁大眼睛寻觅,却只收获到几根短短的头发。恍然失神,目光锁定在伸手可及的合影上,片刻过后,竟莞尔!
  
  浴室里牙刷有两只,毛巾有两条,他的在左边,她的在右边,成双成对。她用了蓝色的牙刷和蓝色的毛巾!
  
  梳妆台前,她端坐,素白的容颜,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心疼,比起三年前的脸,何止多了一份沧桑。精致的妆容掩饰了所有的遗憾——他最爱的淡紫色眼影,他最中意的玫瑰红唇彩,照亮了眉间的黯淡。再佩戴上他送的首饰,他选的裙子,风姿绰约。举手投足间,她发现,修长的手指上依旧空空荡荡,原来,她从未拥有过他的承诺!
  
  匆匆要出门,却发现餐桌上摆放着不知何时准备好的早餐,简单不失营养。她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但他有他的坚持。他吃了三年,她就做了三年。她慢慢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地塞填起来,动人的玫瑰红唇彩变得残缺不堪,仍旧浑然不觉。
  
  周一,工作很忙。上司的斥责,同事的欢笑,让她暂时忘了他,只不过期间,拨打了近百次那串已成空号的熟悉数字,看了不计其数次的手机。
  
  晚上,她拥着他的睡衣泫然欲泣,一整天,还未有只字片语,便昏昏入睡。
  
  失去他的第二天又是晴天
  
  早上醒来,镜中浮肿的脸说明了一切。她精神恍惚地收拾好自己,又精神更加恍惚地出了门。
  
  全世界仿佛都知道了她失恋的事情。在门口遇上倒垃圾的女邻居,邻居的眼神里充满了鄙夷,视她如令人作呕的垃圾一般。在楼下遇到晨跑归来的同小区住户,住户的眼神里充满了嘲讽,视她如赤身裸体站在众人面前的疯子一般。她开始奔跑,在路口截了辆出租车跳进去,大口大口喘着气,抬头看见司机笑眯眯问她想去哪里,司机的眼神里充满了幸灾乐祸,视她如被人丢弃的流浪小狗一般。她开始尖叫,打开车门又跳了下去,她要回家,一路跌跌撞撞,试图躲避路人各种各样的眼神。
  
  逃回家的她,已经遍体鳞伤,墙上的时钟显示,上班时间早已成了历史。突然,电话铃声大作,一声接一声,一声比一声急促。她感到呼吸困难起来,伸出颤抖的右手,用更颤抖的声音接听。
  
  原来是公司同事打来的询问电话,她顺便请了这周的假。放下电话后,更加心神不宁。“刚才打来电话的XX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为什么讲话的语气与以往不同呢?”“如果大嘴的XX知道我被他抛弃的话,会不会传得尽人皆知呢?那样的话别人会怎样看我呢?”“平日里就喜欢和我过不去的XX这会儿会不会乐得合不上嘴呢?等到见面时一定会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头很痛,就快要裂开了,眼前仿佛有无数张嘴在口沫横溅。她蜷缩成一团,自己抱紧自己,躲在衣柜中——那里有他留下的味道,有她想要的“安全感”。
  
  失去他的第三天还是晴天
  
  昏昏沉沉被窗外的阳光叫醒,还是晴天,格外强烈的光线亲吻着她满是伤痕的身心。
  
  起身,开窗,在感受到窗外气息的那一瞬间,她突然很想妈妈,想扑进妈妈的怀抱,在避风港里小憩。
  
  来到真正意义上的家,身处从小长大的环境中,她感到一丝轻松。听着妈妈不断的东家长西家短,闻着熟悉的饭菜香,紧绷的神经也渐渐缓和了下来。一霎那,她终于觉得自己很幸福。
  
  “对了,XX说这几天一直联系不上你,她周六就结婚了,让你过去,请柬就在客厅茶几下面!”厨房里妈妈的声音就没有间断的时候。
  
  她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随后在茶几下层翻找起来。当印着金字的红色请柬猛然映入眼帘时,脸上的平静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的心犹如在沸水中翻滚般不安,身体又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
  
  不知过了多久,好不容易翻开了请柬,轰然,竟看到自己与他的名字赫然印在上面。颤抖的身体变得僵直,她难以置信地用力揉着双眼,直至泪流不止。
  
  “还有,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了,他呢?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说过来吃顿饭!……你看看人家XX,这工作稳定后,紧接着婚姻就有了着落,你呢?都交往三年了,什么时候结婚啊?……”
  
  无力,她靠在沙发上,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混合着泪水滴在请柬上,思绪一片空白,甚至连妈妈的唠叨声都听不见了……
  
  或许是独角戏唱了太久,许久都未听到回应,妈妈终于忍不住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却发现不见了女儿的踪影,只留一地碎屑——耀眼的红,夺目的金,仿佛还沾着闪闪的泪。
  
  失去他的第四天仍然晴天
  
  晴天,每天都是晴天,她呆呆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天上火热的太阳。
  
  失恋时不是应该下雨吗?站在雨中哭泣的人才是被爱彻底伤过的吧!
  
  她今天不想出门。
  
  她在等待下雨,希望自己在雨中无助落泪时,那个男人可以出现,紧紧地抱住她,说着永远不再离开……想着想着,出奇得口渴,回头望去,如她一般孤单的水晶杯上已经附着了一层尘土。
  
  “他最讨厌灰尘了!”女人喃喃一句,转身。
  
  从客厅到卧室,从厨房到餐厅,从卫生间到阳台,她忙碌地穿梭着。包着头巾,愉快打扫着的她竟然哼起了小夜曲。
  
  在沙发下面,她找到了最心爱的钻石耳坠。她没有耳洞,一直不敢打,却偏偏在珠宝行里一眼就爱上了它们。他偷偷买来送给她,却不同意她为此去打耳洞,因为他知道,她最怕疼。那时,他真的很爱她。
  
  她拿着耳坠,妄图戴在没有耳洞的耳垂上,然而,未见想象中的光彩照人,只有血珠不断渗出……
  
  在枕头下面,她发现了她买给他的灰色T恤。他从不喜欢灰色系的东西,因为不喜欢那种压抑的感觉。但是,她喜欢,所以,他一直穿着。仔细看,领口已经磨出了破损。原来,他曾经很宠她。
  
  她拿起衣服,毫不犹豫地套在身上,然而,却滑稽又可笑……
  
  整整一天,女人都没有停下,偌大的屋子,焕然一新,不再有灰尘。她满脸甜蜜地躺在地板上睡着了——梦中,有不在身边的他。
  
  失去他的第五天依旧晴天
  
  热情的阳光照得她饥肠辘辘,她破天荒很想吃早餐。
  
  打开冰箱,里面除了过期的牛奶和面包,空空如也。
  
  “该死,还好他没回来,不然吃什么呢?”她懊恼不已。
  
  走在街上,皮肤被灼晒得丝丝作痛也毫无关系。她好奇地看着街上的一切,好像刚出生的婴儿,脸上带着单纯的微笑。突然,一辆熟悉的车子停在前方不远处,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她一时兴奋,竟忘了喊出他的名字,傻傻地挥舞着双手跑过去。
  
  一步,二步,三步,她再也迈不开腿。他身边的女人好耀眼,刺伤了她的双眼。那女人从副驾驶位子下来,很自然地挽上她日夜想念的臂弯。他在笑,在对着那个女人甜甜地笑,漂亮的眼睛笑得很温柔、很幸福,因为里面没有她的存在。他们相互依偎着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他,又一次不见了。
  
  她的表情变得麻木,机械一般走进超级市场里。
  
  娃娃菜,他爱吃;西兰花,他爱吃;冬瓜,他爱吃;豆角,他爱吃;茄子,他爱吃;香菇,他爱吃;皮皮虾,他爱吃;鸡翅,他爱吃……满满的一车,都是他爱吃的。一丝满足,悄悄爬上她僵硬的脸。
  
  收银台那里的小姐温柔地报出了结账金额,她摸出钱包,竟发现里面只有100元。尴尬的小姐不知所以,木讷的她同样不知所以。
  
  一只手伸过来,顺便带来了100元,是后面等待结账的男人。她呆呆地点头致谢,却被那男人的眼睛所吸引——大大的,深深的,亮亮的,散发出无穷的温柔,包含着淡淡的笑意——同他一样迷人的双眼。
  
  失去他的第六天似晴非晴
  
  结婚的日子,天竟然似晴非晴。结婚?别人的婚姻!
  
  她穿着纯白的裙子,静静地坐在角落,欣赏着别人的婚礼。
  
  新郎新娘出场了。她怔住了!那明明是——自己的婚礼——他牵着她,在众人的欢笑声中,在动人的音乐旋律中,缓缓走来。他恍若黑丝般细柔的发丝在微风中调皮舞动着,嘴角牵引出的弧度犹如即将散开的蒲公英。他看自己的眼神,犹如三年前,带着无限温柔,夹杂一丝诡异,含有无边幸福,略有点点羞涩。
  
  新郎新娘在神父面前许下山盟海誓,一声“我愿意”,竟感动得潸然泪下。
  
  戒指,交换戒指!手指仿佛真的感受到他传来的温度……
  
  不对,新娘不是自己,“我明明在这里”、“不要交换戒指”,她的心在呼喊,用尽全力地呼喊着,却没有任何人听得到。她开始奔跑,向着前方奔跑过去……
  
  鲜血四溅,纯白的裙襟上猩红点点——在教堂外拍照的人们看到她冲向马路后,如同雪花般轻飘飘飞起……
  
  失去他的第七天竟然晴天
  
  她动了动手指,慢慢地睁开了双眼,看看窗外,竟是晴天,终究还是没有下雨!
  
  她的眼神很涣散,三年的往事化作无数的图片,在不再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一行冷冷的泪滑了出来。
  
  眼前突然出现一双眼睛——温柔得仿佛在笑的眼睛。
  
  眼睛的主人被埋藏在厚厚的医用口罩后面,她吃力地抬起左手,拼命地瞪大双瞳,想要看看躲起来的那张脸,却被手指上反射过来的一道光刺痛了眼球。她又试图看清楚手指上的光源,努力着,努力去看,手指却在眼睛闭上之前垂了下去……
  
  窗外,骄阳仍在肆虐……
请点击更多的伤感文章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伤感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