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繁华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08-22 18:26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伤感散文
——春去春依旧,唯余人空瘦   春过了,可我仍能从空气中摸到花开时微弱的声音,喃喃地一直响彻整个秋季的风中。“池花对影落,沙鸟带声飞”,这幅对联曾经被学者批判为意境相径太远。但在我看来,花瓣从枝头零落时也必然会在花蒂上留下它曾经繁华的痕迹。只是当岁月洗尽铅华,留在那里的也只有繁华过尽后的落寞了。花瓣滑落风中,划过纤弱地游移的风,如同时光尖锐的棱角割破回忆的片段,难免留下了它曾经经过的痕迹。 那是易安吗?远远地独立于飘摇年代的河畔,对着闪烁着流金般光芒的水面吟咏一怀愁绪——“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洲!” 那还是寂寞的易安吧,守着窗儿,望着细雨穿过梧桐沧桑的枝叶,一点一滴地打落黄土,愁思如浪般翻涌——“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只是,那飘摇的年代,毁了她太多的梦想,在她身上留下了太多不可磨灭的痕迹。那不是原本温婉的她了,窄窄的一横长江,却成了她轮回于前世今生的界限,原来那个温婉忧郁的她呢,被战争的铁蹄所吞噬了吗,那个有着“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傍晚,那些她“轻解罗裳,独上兰舟”后沉淀下来的愁思呢?那个她曾吟咏“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夜晚呢?那把她曾“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的荡椅呢?还有,那个有着柔顺性格的她呢?难道都被滚滚的硝烟所弥盖了吗?都因此而深深埋于黄土之下,唱断千古了吗?   她曾飘荡于兵荒马乱的宋朝,在心中深深烙有战火的痕迹;她曾悲歌那个飘摇年代,在史册上留下她自己的痕迹;她曾低吟浅诵那些忧愁的词句,惊起了日暮夕亭前的一滩鸥鹭。 那是绝望的清照吧,在客死异乡前泪湿枕巾,作为对那个使她漂泊了一生的年代永久的诀别。 也许当残冬过尽,那深埋了整个冬季的春意爆发时,她的心仍如同隆冬的寒风,萧瑟不停…… 那些往事,那段繁华,那种心情,也只是如烟花般散落、凋零,留下的只是那蜿蜿蜒蜒、曲曲折折的痕迹,仿佛不曾来过,却如树根牢牢扎根在凋零之处——“春去,春依旧,唯余,人空瘦”。 请点击更多的伤感散文欣赏
上一篇:遇见即是世界 下一篇:梧桐枝上月光寒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伤感散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