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抵心灵的温暖与感动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31 13:41 浏览:努力统计中... 伤感日志
题记:生命中总有一些温暖与感动,直抵心灵深处,触动最柔软的地方。中秋将至,佳节思亲,采撷几束,共享芬芳。
  
  特殊礼物
    
  2003年,也就是纷纷扬扬闹非典那年,我先生正在外地读研。
  
  非典接近尾声的夏天,我发邮件告诉他:思念成灾,我要去大连看他。忧心忡忡的他马上阻止道:路途遥远,非典残余仍在肆虐,因典封校的警报也没有完全解除,还是稍待时日,等他放暑假回家团聚吧!我执意要去,不见到他,心也一刻不能踏踏实实似的。一意孤行登上了去大连的车船。
  
  经过路途一系列的非典检查,“棒棰岛”号将要抵达大连码头。我打电话告诉先生,一不小心给他带来了一份“特殊礼物”,让他猜猜看。憨厚可爱的他一会儿猜是换季的T恤衫,一会儿猜是喜欢的书籍,一会儿又猜是向往已久的新款手机……漫无边际,我均笑着一一否认。并不断给他温馨提示:这个“特殊礼物”会说会笑会哭会闹。弄得他丈二和尚更摸不着头脑了,便试探着问,不至于是什么奥特曼一类的电动玩具吧?我大笑不止,“NO”声依旧,他始终雾里看花,累晕数亿脑细胞,却怎么也猜不出神秘的“特殊礼物”到底是什么。我站在船上,甚至可以想象得出先生抓耳挠腮的滑稽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船终于靠近码头,我将藏匿在船舱内的女儿领出来。随着“爸爸,爸爸……”的清脆叫喊声,女儿兴奋地扑向他的怀抱。我对他说:这就是那个哭着喊着缠着闹着非要跟着见爸爸的“特殊礼物”。瞠目结舌的先生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震呆了,久久地没有醒过神来。然后,他一把抱起活泼可爱小女儿,不停地亲吻她圆圆的小脸,左手顺其自然地拥着小鸟依人的我,幸福得不知说什么好。
  
  时隔5年,忆起那时相聚的心情和场景,依旧历历在目,恍惚如昨。先生也经常说,这是他一生中收到的最美好的礼物。
  
  握手相见
  
  倾诉人:蔡(化名),女,48岁,会计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那感人心酸的相见,我一直误认为,父母之间的情感是平平淡淡的,似乎没有爱情可言。
  
  上个月清晨4点,母亲起来小便,因血压高不慎晕倒,不省人事。120救护车将她送往医院时,她处于无意识状态。我们兄妹几人焦急万分,不由分说地护送着母亲。行动不便的父亲,独自一人留在了家里,坚守大本营。
  
  母亲住院期间,守望在家的父亲,每天上午、中午和晚上总要给我打三个电话,详细询问母亲的病情与治疗进展情况。而每次接电话,我总说没有大事,观察几天就出院。父亲却每次都会焦急地问,什么时候出院?问得我都有些心烦。
  
  第六天傍晚,病情已稳定好转的母亲开始坐立不安,不停唠叨:“我想回家看看,不然,你爸会不放心。急躁出病来,就麻烦了。”我说:“你不易下床运动,往家打个电话,不就得了?”“不行。”母亲一反常态,非要回家。好容易说服主治医生,立下保证书,才得到两个小时的回家批准。父亲患脑血栓多年,不宜大喜大悲。车快到家时,我有些担心,于是先打了一个预告电话,让他的心理有所缓冲。
  
  车子还未停稳,母亲就迫不及待拉开了车门。我和妹妹一左一右搀着母亲。刚迈进家门,78岁的老父亲就从沙发上颤巍巍地站起来,拄着拐杖,挪向前来,拉着母亲的手不住地自责:“你看我,也走不动,不能去医院陪你……”“看什么看,陪什么陪呀,我这不是又活着回来了吗?父亲紧紧地久久地握着母亲的手,仿佛再也不想让这双手离开。两位古稀老人,彼此小心翼翼地搀扶着,缓缓地坐在沙发上,母亲唠叨着这几天在医院治疗的过程,老爸虔诚地洗耳恭听,犹如聆听老妈的事迹报告,认真,专注,唯恐遗漏下哪个细小的情节。接下来,父亲说起这几天的饮食起居的生活,好像一对久别重逢的老情人,彼此的双手始终没有松开,满头银色白发在灯光下闪烁着熠熠光彩。
  
  看着此情此景,心陡然一阵发酸,眼睛早已湿润。我从父母的双眼里读懂了什么是相惜相守,什么是患难与共,什么是相濡以沫。我悄悄地转身,轻轻地走出了客厅,唯有祝福在心间。
  
  凝望班车
  
  倾诉人:庾(化名),男,40岁,部门经理
  
  单位“退城进园”后,距家远了,乘坐班车成了我上下班首选的交通方式。班车每天从我父母居住的花园小区经过,他们居住的楼房恰好在小区的最前沿,站在阳台,便可看到马路上的车来车往。
  
  周末回家,母亲说76岁的父亲最近有了新“工作”,一个是每天一早起床,看见红色班车如风而过,如欣赏一道最美的风景线,为这,改掉了多年睡懒觉的习惯;另一个是每天晚上看见班车安全驶过,才肯吃晚饭,有时为了看班车,饭都凉了。
  
  有一次回家,父亲对我说:“班车人少时,我可以看到你乘坐的位置。”简直是火眼金睛。以后乘坐班车,我尽量选择右侧,靠近玻璃窗的位置,路经小区时,也可以看到父亲站在阳台上。虽然,看不清父亲的笑容,但是,我能感受到他愉悦的心情。
  
  前段时间,马路整修,班车绕道而行。母亲告诉我,父亲犹如一头困兽,寝食难安,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丢了魂一般。好在时间不长,路很快修好,恢复通车。凝望班车又成了父亲每天的必修课。还有一次,班车在路途中出现了一点故障,误了点,父亲便打来电话刨根问底:班车怎么没有准时发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如实相告,他还是有点不放心,最终给我爱人打了一个求证电话,才善甘罢休。以后,我与父亲便心照不宣地达成了默契联盟,路经此处,我们彼此挥一挥手,以示平安。在父亲的挥手之间,我能感受到他的深情凝望和慈父的爱子之心。我有事不乘坐班车时,会主动电话告知,虽然麻烦点,但是,省却了父母的牵挂与担心。值得。被人牵挂是一种幸福,有事牵挂也是一种幸福吧。
  
  最近,我父亲得了精神抑郁症,有点老年痴呆的前兆。病情日益加重,经常丢三落四,甚至认错过人,吃错过药,走错过门,但是,那辆红色班车,父亲从未认错过。每当班车经过的时候,他总是准时出现在阳台上,凝望班车,自言自语道:“儿子,汽车……汽车,儿子……”这似乎成了他每天唯一的事情和生命全部的意义。看到父亲佝偻的背影,感慨万端,无奈感伤,但是,仿佛有一股暖流从心中流过,莫名其妙地涌上许多感动。这股暖流,在父亲与我之间无声地传递着,流淌着……
请点击更多的伤感日志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伤感日志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