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江直树的信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宁杉 时间:2016-09-23 19:4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每个人的青春回忆都那么惊人的相似,暗恋,挥手再见,我也是这样。我是B班的江惠芷。      高中时代,学校里总有一个男生那么耀眼,成绩好,长得帅,特会打篮球。我也喜欢这样的男生,他叫江直树。他会在每一年的开学典礼上代表年级发言致辞,他也会在第二篮球场跨过人群优雅淡定投篮,我喜欢看他在隔壁班前的走廊看他笑起来眉毛挑的老高了的样子。      一直到高三,我都想和你主动打招呼,我不敢,我无论多努力,我都还是B班,离A班总有一面墙的距离,也无法和你更近一步。我也不会像袁湘琴一样大胆果敢给你写情书,我也没有湘琴那么好的机会可以和你住在一起,我只能在你在走廊吹风时也去吹风,偶然相遇还假装和朋友大声聊天,想让你注意我。我不喜欢湘琴,她做了我不敢做的事,你们趴在桌上合眼睡觉的照片让我不开心,老实说我嫉妒她。我看到你对她的不耐烦,我相信自己是有机会的。      我也幻想过你能成为我的盖世英雄,身穿金甲圣衣,踏着七彩祥云而来娶身穿凤冠霞帔的我。      但,幻想灰了。毕业会那天,我看见你强吻他了,你把湘琴控制在你的臂弯中,你那恶狠狠的表情下我看到了幼稚的柔情。我站在你们楼下,我向上望觉得很不真实,路灯的光打在树叶上洒下一地斑驳。这种感觉比看到你们一起趴着睡还难受。      命运还是把我们牵扯在一起,或许说只对我来说是种纠葛吧。你和湘琴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存在。看学校电子名单中,我们都在圣南大学。我不明白白你怎么没去台大,而湘琴又是怎么考进这个来的。高三的日以继夜换来了个自己还算满意的成绩,暑假去了次惠州,任凭巽寮湾的海水冲去我的青春懵懂。其实我也明白,在那个年纪谁都不会是谁的一生,湘琴也不会是你的一生吧。      大一那个有点闷热的下午,看见你抱着她在网球场出来,橘红色懒懒的阳光洒在你的碎发上,你对湘琴的心疼我看出来了,我也看出裴子瑜喜欢你,你那么聪明,你怎么不知道呢。时间的流逝中,我对你的热情也淡了,我也没有再强制自己窥探你的世界了。或许,我只是在那样的年纪,会喜欢那样的一个男生罢了。该有的情绪已经一一经历,也没有理由沉溺过去,迟迟不愿离开。      一年里,我和一个大三的师兄交往了。有个傍晚,我和我们部门的师兄去咖啡馆商量事情,看到你在那里当服务生,觉得很惊讶,却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感觉,也许我对你的喜欢就仅是我青春年华里的莫名情愫。我也看到了湘琴和子瑜在拼命喝咖啡,我笑了。坐在我对面的师兄也对我笑了,那个笑容是很干净的。那个师兄,现在来说是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人。      很幸运,在大学遇到了属于我的盖世英雄,他没有那么来势汹汹,一发不可收拾,却让我觉得很舒服存在。      毕业那天他帮我拿行李,带我去路边的小摊档吃烧烤喝奶茶,陪我走过路灯亮起的校道。他是我交往三年的男朋友,就是那天和我一起去咖啡馆的师兄。      昨天晚上我想看电影,他很忙,可我就是想他陪我去。他在为你和湘琴的婚礼做最后一次核对,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对你没感觉了,只是偶然看到他的婚礼策划书上有你们的名字。最后他还是耐不住我的糖衣炮弹,工作一结束就拉着我的手去电影院,晚上十一点多我们看了场青春片,怀念青春的我们,有哭有笑,灯亮了结束了也不想散场。      今天看到你们结婚,我很激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激动,你选的这家婚庆公司是我男朋友的妈妈开的,我男友在帮忙打理,我感激的看着忙碌的男友,我希望你能幸福,希望我也能给我男友幸福,我想好好和他一辈子。      昨晚他对我没有戒指鲜花的求婚我同意了,因为我知道他愿为我披大红嫁衣,铺十里红妆,我愿在时光的流逝陪他现世安稳。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一种随性的超然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