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梦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李 若 婕 时间:2015-10-23 10:53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恍惚间,一年已过,在灯红酒绿的霓虹里翻滚了365天再从记忆里打捞出平遥这个古老的影子,心中所念与百般寻回的旧梦却依旧令人如此的动容。
  
  “四大街,八小街,七十二条曲蜒巷”,这承载了2700多年历史的古城就是我梦回千百次的平遥。蔚然高耸的城墙,布局严整的街道,古朴雅致的民居,装饰精良的店铺,走在繁华的街上,走到这明清时期的商贸中心地段,半空飘扬着的酒旗还记录着平遥尚未远去的字号,较为显赫的宅第石栏上也还隐约透露着当年门前车水马龙的盛况。
  
  我是在七月的一个下午到达平遥的。跨进高至膝盖的门栏,三进式的院落是我们这几日暂时歇脚的地方。迈进客栈大门那一刻,就觉得仿佛这天色突然之间暗下来似的,廊庑相连、墙院连亘的古建筑,恍惚之间就麻痹了人的试听,让人还以为是谁在你不经意间把你推进了久远的旧时光。那做工精细、花样繁复的雕廊画栋,那朱红漆色又残迹斑斑的红木梁柱,那反复回折高低起伏的长廊,那一次单容一人通过的狭窄的木梯,加上老板娘温婉的带领再和一句“几位的客房在楼上”,有那么一刻,真让人不可置信到想掐自己一把:是否一不小心掉进时光隧道才闯入了古老的旧梦?
  
  简单收拾过,在暮色降临之前,我们在太原认识的一位驴友便带着大伙儿去寻当地的酒巷。说到酒,在旧时,大凡好人家的女儿都是不喝酒的,在现代社会喝酒也还几乎只是男人们的专项,但我却向来不拘于这些女子风范和规矩,陈眉公的一句说的好“真放肆不在饮酒高歌,假矜持偏于大庭卖弄”,何必纠结于外在表现形式。即来山西,我国四大名酒之一的汾酒就肯定逃不脱我们的一番酣畅。以清香而闻名的汾酒在我国历史上已是存在了近4000年了,晚唐诗人杜牧的一句“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更是成为了千古绝唱,在1915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汾酒也凭借着它的纯正和清香为我国挣足了面子。它不浓不烈,入口绵、落口甜、余香久远而回味甘甜,不似其他酒类的浓妆重抹,杏花村的汾酒总是宛如一个轻妆淡梳的窈窕淑女,仿佛是在水一方的伊人,以其无以复加的清纯款款步入人的心里。只可惜汾酒虽好,我却实在是一个不胜酒力的人,看着酒铺里那一桶桶店家自酿的酒,也就只好贪婪地使劲把那股清香嗅到五脏六腑里去。
  
  在进古城之前,带路的老车夫便和我们聊到了“平遥古城三件宝,漆器牛肉长山药”。漫步古城,我们的目光总会被吸引到林林总总的漆器上,小到一个红漆吊坠,大到硬木家私,它们以优雅大方的气派展现在人的面前,质地细密而色泽纯正。极富艺术气息的古色古香上辅以精细的花鸟虫鱼和人间美景,或描金、或镂空、或镶嵌,精美的加工显示着现代的进步,雅致的造型又不失古典的华贵。我虽早在各个古玩市场见识过某些古典艺术的魅力,但当走进平遥这座城,却也不得不为它的美所折服,和朋友们挑挑拣拣,从街头走到巷尾,又从巷尾返到街头,对着一个屏风或首饰盒比划琢磨半天,又捧着一件小挂件爱不释手,临走时再三比较,我才下定决心在明清老街买了镂空的镯子,推金绘制的繁复图样,我想象着绚丽的平遥古韵扣在手腕上的温婉别致,有那么一瞬就希望自己是那一笑倾城的女子,用明眸皓齿就能生动了这一整条老街的古旧,忆及此,一时又不由想起西厢里的往事。
  
  在离开平遥的前一天傍晚,我们登上了平遥的城墙,远远望去,青砖灰白的色调经日光的折射,愈发显出几丝怀旧而沉重的沧桑余韵。城外是灯红酒绿的都市,城内却是古韵犹存的老城,这现代和古代的结合实在是让人惊叹。然而傍晚城墙这边游人毕竟是寥落的,城内游玩地却仍是熙熙攘攘,导游小姐一边摇动着黄色小旗,一边对身后同行的游人介绍着古迹的斑驳过往,这里却是除了我们几个,便只有零星的几个散客。毫无例外,大家都选择了静默。作为一座城池,古城墙走到现在,其实早已失去了它当初保家护院的实际功能,如今以这形而上的文化价值默然于世,它不控告,又不多言,却也不自卑,如此的坦然沉默倒像极悟透了那句“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的高人,竟也不失其“世界文化遗产”的身份。只有遗址上尚存的那几道依稀可见的斑驳刀痕,还不经意地轻描淡写出当年的战马嘶鸣和冲杀突击,像在说着曾经的辉煌已在历史长河中逝去,而我们这群来来去去的游客,在它看来也不过是周遭不断变换的风景。自以为深刻的我们在嗟叹历史时空发的些许唏嘘,于它,也不过是随文明的进程而散落在风中的不说也罢的往事,这不可回溯的历史,它淡然接受的来自天南地北的叩问,大概也只有用这千年的沧桑历程和所见,才能换来这如今的宠辱不惊和淡然观之的高深智慧。
  
  到达平遥的四天后,我们就离开了古城,和来时一样,夕阳撒满了青石街道。没来得及去看那一把剪刀裁出昭君出塞红窗纸的阿婆,也还没分清楠木、梨木和苏木的区别。从客栈出来,我们一路无言,出了外城,才看见有多情的女子为这些天的结识和分别落了泪。也许是因为懂得彼此都是情深之人,又或许是因为不舍,但在这古城之前,再多的情绪应该也都是多余的吧,只有如此的相对无言和这“天南地北惟愿君安好”的心意才不至于辜负了古城绝好的时光,也就不至于惊醒了这些天仿若游园般的让人不愿清醒的梦了。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