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行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 雨 生 时间:2015-08-15 10:2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踏上西宁———拉萨的火车,相信众多的旅客和我的心情一样,充满着兴奋和期待,因为列车将要驰行的是一条跨越青藏高原的天路,近1天1夜1956公里的行程将让我们饱览沿途世所罕见的风光和诸多神奇。
  
  列车出站不久,即从喧嚣进入静寂的旷野,中秋的夜晚,明月悬空,辉映出日月山清晰的轮廓。日月山是一座极具地理和历史坐标意义的山,属祁连山脉。“日月山来分界,山东山西两重天。回首山东尽良田,西望茫茫青草滩。”日月山成了黄土高原的西界线,是牧业区和农业区、季风区和非季风区的分界线,是农耕文化和草原文化、边塞文化和中原文化的交汇处。唐代文成公主远嫁吐蕃,从长安过日月山,回望家乡,潸然泪下,但为了国家和民族大义,又毅然决然地西进。她经过的路从此成了著名的“唐蕃古道”和“茶马古道”,经过历代的开拓,日月山成为“西进卫藏,东连中原”的必经之路,新中国成立后修筑的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也都经过这里。日月山牵引了我列车上一夜的思绪。
  
  次日拂晓,车到格尔木站。原野里白晃晃一片,让我误以为是结了冰霜,细看才知是盐碱泛出的白花。在此荒凉的地方建起一座城市,是解放后的事。听说格尔木至今仍存留有慕生忠将军生前工作过的小木楼,人称“将军楼”。这位传奇将军率领的军队修筑了著名的青藏公路,为“天路”的开辟挥洒血汗,并且在西藏和平解放之初亲自组织了一场艰苦卓绝的运输,由数万峰骆驼、数千名官兵和驼工组成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行进在风雪高原千里运输线上,把粮食物资运向西藏,他们用肉体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永载史册的慷慨壮歌。很想去瞻仰这座将军楼,以表达对将军和先烈们的敬意,但火车停靠时间太短不能如意。这个遗憾在我后来到了西藏林芝地区八一镇烈士纪念塔瞻仰时得到了弥补,该塔是为纪念所有为西藏解放和建设付出生命代价的烈士们而建的,矗立在雅鲁藏布江岸旁,背后是有着“世界柏树之王”之誉的园林风景区,园林内有面积10公顷的纯柏林,最大的一棵树高50米,胸径5.8米,至今已2600岁。我在纪念塔前深深鞠躬,愿烈士们的英灵在这儿得到最好的安息,愿烈士们的精神共江水长流,与松柏长青!
  
  历史上的天路和今天的天路,都是无数生灵用血肉之躯铺筑而成,都是生命的赞歌!
  
  列车驶离格尔木后,就直奔昆仑山脉。沿途一路上坡,车厢上方荧屏数字显示,在120公里之内,从海拔2800米攀升至4767米,净上升近2000米。列车时而缓缓跨过桥梁,时而蜿蜒进入隧道,勾勒出一道道优美的流动的曲线。横空出世,莽昆仑。在中华民族文化史上,昆仑山具有“万山之祖”的地位,是中国第一神山。共工怒触不周山,终未能动摇它巍峨的雄姿;女娲补天,采用的是它璀璨的玉石;西王母的瑶池我凡眼难觅,虚无缥缈间,倒是真切地看到了玉皇大帝妹妹玉虚神女居住过的玉虚峰,而与她遥相对峙的是相距不到25公里的玉珠峰,两峰似姊妹,皆白雪覆盖,冰清玉洁,云蒸霞蔚,分外妖娆,使得阳刚的昆仑凭添几分妩媚,青藏铁路和青藏公路即从两峰之间的昆仑山口穿过。
  
  翻过昆仑山口后,列车就进入可可西里无人区,举目四望,可可西里天高云低,高原草场向无边天际延伸,草呈青黄,流金溢翠。这时车厢里我们每个人都在守候:有的拿着望远镜,有的拿着照相机。一位经常出差经过这里的藏族小伙到底是眼疾手快,最先喊了出来:“瞧,藏羚羊!”循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果见四五只黄色的精灵在一坡上似动非动。我们的发现渐渐的多了起来,有的三五成群,有的两两相伴,有的近在咫尺,有的隐于谷底,它们大多在悠闲吃草,尽管列车、汽车来往疾驶,依然是旁若无人,保持着原始的习惯。列车在可可西里边缘地带运行300多公里,除了藏羚羊外,狐狸、兔子、藏野驴、黄羊等高原动物屡屡呈现眼前,不时带给我们一阵阵惊喜。
  
  猛然,我们眼前银光闪耀,一滩清水扑面而来,原来是长江源头沱沱河到了。沱沱河伸入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和昆仑山之间,汇聚冰川融水产生的涓涓细流,奔泻而下,到了可可西里平原地带,河水漫溢,形成十分宽阔的滩涂,如同一幅斑斓的木刻画。上世纪七十年代,国家组织了江源情况调查,从而揭开了“万里长江的真正源头在哪里”这个千古之谜,新华社正式发布消息:“长江全长不是5800千米,而是6300千米……”从此,长江取代了美国密西西比河,成了世界第三长的河流。列车隆隆跨过万里长江第一桥———沱沱河铁路桥时,作为一个“长住长江边,长饮长江水”的母亲河之子,我真想扑下身子,掬起清亮的河水畅饮一次!
  
  下午3点多钟,列车驶上了青藏铁路的最高点,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火车站———唐古拉站。天公作美,晴朗少风,可以看到唐古拉山6621米的最高峰各拉丹冬雪峰的美丽容颜。这又是一个无人值守的车站(从格尔木到拉萨,共设有45个车站,其中就有38个车站无人值守,现代化高科技的信息控制保障了车站有序正常运行),附近有山口纪念碑和一个挂满风马旗的很大的玛尼堆。除了风,周围的一切都是静止的原始的,空气显然稀薄,虽在溢漫着氧气的车厢里,仍感到一阵眩晕,恍惚中,我仿佛回到荒原浑沌的亘古时光,感觉离天堂近了!
  
  是的,离天堂近了,青藏高原是公认的“世界屋脊”,唐古拉山也一直被人们称为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山口的另一边便是西藏,草甸、湖泊,雪山交替呈现,又是一番奇异瑰丽风光。错那湖翡翠般地镶嵌在高原山谷间,山水相映,神鹰飞翔,水鸟游弋,宁静安详,这座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是藏族人心目中的“神湖”,每到藏历龙年,成千上万的信徒就会从四面八方涌来朝拜。湛蓝湛蓝的天空下,是广袤的羌塘草原,草原上有洁白的羊群、黑壮的牦牛,有扬着经幡的帐篷和飘香的青稞酒酥油茶。夜幕降下来了,远处光亮闪闪,那是拉萨河上铁路大桥的灯火,那是拉萨城里布达拉宫的灯火。圣洁的土地,圣洁的空气,圣洁的城堡,圣洁的宫殿,让人的心灵也跟着净化圣洁起来。车厢里反复回响着歌手韩红激情的歌声:“这是一条神奇的天路耶,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寻找一棵桂花树 下一篇:三清山对我说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