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静静流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吴 永 生 时间:2015-08-14 01:1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我一直认为,发源于天山北麓的伊犁河,是地球上唯一的西流河。那年,我参加中国新文学学会新疆年会,导游小姐就是这么说的,我们也就这么信了。许是出于作者的本能吧?回来后我便留心河流,发现本省境内的西流河也有,大抵是河段不长,没有航运,因而“养在深闺人未识”。于是我想,少见的西流河要想世人识,首先要仰仗航运,那些南来北往四通八达的弄潮人的口碑,能增加河流的知名度;再辅以传媒对旅游资源的宣传,一条河流便成名了。由此可见,航运及旅游业是河流成名的必要条件。
  
  年前,在某水厂工作的女婿王勇对我说,通过多年实践,他已经掌握创建水厂的全部工艺,想跳出来干。他还说,他已看准皖赣边的响水滩乡,有六七万人口尚无水厂,只是位置偏了点,外部条件较差。我说差则思变,投资兴业外部环境要考虑,但不是主要的。要以人为本,一看政府领导支持的力度;二看市场即大多数居民有无通水的愿望。女婿第二次回家就带了草签合同,但有顾虑,因为流经该乡境内有两条河流,一条较小,曰响水河;一条就是源自安徽东至县的大河,因河水西流,当地人称作西河。根据政府城镇规划,结合投资效应,在小河取水投资小,见效快,但河水有污染,特别是上游矿区一旦排污,河水变质短期内不能饮用,会给居民生活带来麻烦;而在大河即西河取水,又要增加数十万元投资,且与政府规划相左,但是水质好,没有后顾之忧。事关投资成败,女婿要我到实地看看,再作最后定夺。
  
  说实话,早年我也经常差旅入赣,但到皖赣边的响水滩,平生还是首次。为此,我特地到书店买了一本中国地图册。令人惊喜的是,在这本国家级的地图册上,位于赣北最不起眼的响水滩乡竟然图上有名。这说明该省在编印地图时,对偏远乡镇有足够的重视,由此可见,在这里投资是令人放心的。即至实地明察暗访,大多数居民对我们办水厂有强烈地愿望。但说到在小河取水就不感兴趣了,有直性子老表干脆说:在小河取水,那我们还不如吃井水,你的投资也就白搭了。真险啊!于是我们找到乡领导,要求改变取水点,直接从西河取水,毕其功于一役。乡领导很感动,说他们在做城镇规划时,也想到从西河取水,但虑及投资人成本大幅度增加而打退堂鼓。你们从长远考虑,把难题解决在前面,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他还开玩笑,说西河源于安徽,安徽人喝安徽水,连我们都沾光了。于是,在西河边建厂遂成定局。
  
  现在,我们可以说说西河了。西河,它的源头在东至县境,皖人叫东至河。入赣后百溪汇集,河水流量增大,河面渐宽,水位渐深可常年通航。正常季节,河水缓缓西流注入鄱阳湖,汛期与湖面水位同升降。据当地人介绍,极少发生湖水倒灌现象。西河的水清粼粼甜丝丝的,它方便农耕,有利航运,是两岸人民的母亲河;尤其是因属鄱阳湖水系,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使鱼虾鳖蟹等水产资源十分丰富,沿河居民真是太有口福了!不仅如此,它还是一条黄金河流,由于盛产黄沙,吸沙船可以心安理得地不受干扰地从事河沙开发,三五百吨级的货轮时见进出,对发展两岸经济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这真是大自然的功德啊!
  
  西河的夜,是美丽的。夜宿水厂趸船,但见河面上星月交映,渔火点点;晚风送凉,无限惬意便生出无尽遐思:什么“身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觉得王维老先生的千古佳句竟有点不合时宜了。西河的夜,又是宁静的,要说有点噪音的话,那就是吸沙船机器的嗡嗡声和高速公路桥上传来的汽车轰鸣声,只是这声音非常和谐,非常奇妙,有二重奏的声乐美感,使西河之夜更加静谧!
  
  新建的水厂,就座落在该乡洲头嘴村,与隔河大镇油墩街毗邻。由于这里离乡政府驻地有点路,居民购物多涉河上油墩街,所以政府批准开辟轮渡码头,初步解决了居民过河难的问题。可是,那些小型客货车也要求从这里过河,说是节约时间和油料。于是摆渡人又增设了小车渡,生意日益看好。当然,渡人可以,渡车就不那么合法了,怎样使它合法化?是否还要在这里建座桥?从创建节约型社会考虑,地方领导在让居民喝上放心水之后,似乎已将此事列入议事日程。
  
  西河———西流的河,因稀有而珍贵!就像伊犁河一样,源自中国却利于外国;西河源自安徽,却大利江西,无私的奉献加深了皖赣两省人民的友谊。
  
  就在西河上添座桥吧,它是沿河两岸人民的需要,也使皖赣边的风景更美丽!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农具:别样的叙述 下一篇:散步小记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