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渡无人舟自横》随笔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刘桂红 时间:2015-05-03 10:0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序言:每个人的身上,必须有一样别人拿不走的东西,那就是舟自横的那帘孤雪野渡!暮春,野渡,自横舟!
  
  正文: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闲散的暮春日子的午后,满窗的阳光透彻得发亮,仿佛是要直射透天底下大凡是尘世的生灵,都得追踪阳光的这旅满满的池域.
  
  我想,这样的日子,还是闲适的舟自横的野渡正好.在历经风雪或者风霜的旅程,不习惯阳光透亮的光芒;'于是在不能如鸟儿的高飞,不能如孤云的独去,只好这么安静而不定的漂泊里,独自披散好行舟的袈裟,在这阳光正好的日子里,泊下一片江南的闲散之旅!
  
  不知此刻的菊花,是否还在如秋的淡雅里,独独的芬芳或者清幽?不知午后的此刻,那尚未萌芽的莲荷,是否在懵懂着涟漪的驿站?天空没有飞雪,蓑笠翁的寒江雪只能在独自的凛冽里飘摇,那该是多么偌大的一场领悟:头顶与脚尖依附着冰雪的凝望,心中盛开着一盏悄然而华丽的宴席.不散,不散,雪花不散,冰封不冰,漫天的尘埃里,蓑笠之下,是如何的一张捕获生命与bodog88博狗官网的欣喜与彷徨?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这又是如何独自的一场心灵的筵席啊!在孤独的无法安放自己的双眸,无法安定自己的眉宇,无法绽放心扉的花蕊,无法诠释心灵的忧伤,一座安静而不孤寂的山峦;两两相看的柔软里,究竟是山安稳了人类的孤独,还是人类的静寂熨烫了山的褶皱?相看不如怀念,怀念不如看山,看山的安宁里,那沉默的脊背上究竟能肩负起多少尘埃的回眸?
  
  如菊的祭奠,如东篱下的采菊,悠然的不是南山,而是南山下的那份阑珊的心境;好鸟相鸣,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窥谷忘反,足矣!于是乎,世人在垂钓的寂静里,喧哗的叹惋寒江的迟暮,于是在采菊的悠然里,欲辨已忘言;于是在把酒话桑麻的季节里,还来就菊花;于是在野渡春潮的暮色里,舟自横!
  
  有时候,随波逐流是一种庞大而占据着时空的风潮,如同漫天之下步履匆匆里,那么多风格迥异的鞋子的举步里,都在装饰着不同风格的脸颊,却在迈向同一座城的城市雍容!我想,也难怪慌乱总是时常的模式,除非华灯下那一张张朦胧而略带醉意的脸庞,在悄然里忧伤或者平静的安定时光!时光,仿佛是玻璃的磁场,只是那么轻轻的触及里,那或浅或厚的隔离里,究竟有多少双眼睛,在街道的天底下那么举棋不定的遥望?
  
  世界,世事,与事实,总是在变幻莫测的衣兜里,兜兜转转的没有定格,搁浅在原野的渡口.只是风起的日子,浪潮汹涌的时光,或者是寒冷或是如今日的艳丽的岁月里,那一叶孤舟横着也是横着:横着风的誓言,横着水的漂泊,横着清澈的迤逦,也横着衣兜里的旧时光.岁月溜走了,以星空或者是云彩的曼舞里,那么轻盈的一阵呼吸里,只余下遍袖的孤单与遍江的遥望.
  
  暮色,总在苍茫,江水总在潮起潮落的丰姿里,宣读着海的誓言.也许,也许,遍地,遍野,那么安静的一泓平静,只有山色才懂得孤舟与野渡的缺席,只有横舟的腋下才透彻的清晰着原野的沧桑.
  
  阳光是午后正好的时光隧道,而横舟却是暮色寒凉的孤寂里,那蓦然无处归航的扁舟.风起的日子里,笑看落花,雪舞的日子里,举杯赏月,蓦然忆念的这句折旧的歌词里,孰在赏月举杯观雪舞?孰在落花的微笑里与流水共风鸣?
  
  还是,还是这样闲散的暮春,空寂里透着阳光的明媚与城市的空旷.此刻的午后,行人早已是匆匆的离场,相看两不厌的世界里,只有敬亭山的巍峨与沉醉;独钓寒江雪的蓑笠里,只有老翁的雪域情怀..
  
  滑起一叶小舟,阳光下,习惯了风雨中的俯瞰,即便彩虹也只是那么轻轻的一瞥,瞥过绯红的脸颊里,那涌动着阳光般的娇媚,如何的一场原野的季节下,纷飞或者是缤纷的翅膀,那是孰的眼睛在张望着横舟的野渡?那是孰的野渡在自横着舟的轻柔?
  
  毕竟,毕竟是暮春的时节,空气里还略略的残余着春天的气息,路旁的杨柳早就褪却了碧绿的情愫,早早的兑换成浅白色与淡泊的绿色相融的风姿,在江南的堤岸里,那么沉默的伫立着,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任何辞别的筵席,只是静寂的身姿里,略略的,略略的少了平日里的嫣然.
  
  青石板依旧在江南,城市的路边与街道,可以清晰可见石块在南疆的身影,也许是祭奠得太久,为了这个春天得妩媚;也许是俯瞰得太迟,为了这座城得春天,青石的身影总是在这处还是那处的小茎上滋生着城市人的脚步的安稳,!我想惦念总是会有的,正如这天空下的春天,即便暮春了也舍不下江南的尘世,于是呼啦啦的阳光直直的投射下来,哪怕是湖,哪怕是阁楼的旧时光里,也沾染上明亮的星辰.
  
  横下舟子,給自己一片荒野,不慕精致的明月,不拟清澈的湖水,只是这么一方明净的土地,只是这么一旅安宁的天际,静静的闲散或者是种植下自我生命里的游鱼细石,布局着心灵之窗的安宁!
  
  独然的垂钓里,或是雪,或是空中的袅娜,或是眯着弥漫的眼睛看草原的苍莽,或是驰骋上北疆的凛冽稀疏南疆的淋漓.一切仿佛,仿佛一切,在尘世的土壤里,培育着荒芜与安适,祭奠着生命与繁华,心,总在这片海,海上的暮春,有窗外的阳光!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故乡老油坊 下一篇:《篱笆墙,足矣》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