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纸伞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戴 勤 锋 时间:2015-04-15 14:36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在古镇旅游时,曾看到有家卖油纸伞的店铺,里面放着许多色彩纷呈做工精美的纸伞,特别是那些打开后挂在墙上的,如一朵朵盛开的莲花,真是漂亮至极。不过,在现代人眼里它们纯粹是一种工艺品罢了,市场上多的是轻巧方便的尼龙折伞,谁会特意打着它在雨天出去逛街呢?但在旧时,油纸伞是百姓人家不可或缺的生活用品,除了能挡风遮雨,还是女儿出嫁时必备的物品。油纸(有子),寓意“早生贵子”;“伞”字看上去由许多“人”组成,象征着多子多孙。现在油纸伞少了,人的思想观念也转变了,自然也没了这种说法。
  
  我家以前也有把油纸伞,光滑的竹伞柄,细密的木伞骨子,淡黄色的伞面上还画着一对美丽的鸳鸯,寓意夫妻恩爱,百年好合。说起来,这把伞还是奶奶的嫁妆。听邻居老人说,奶奶是个聪慧漂亮的女子,不仅读过女子中学,还做得一手好女红。爷爷上过私塾还学过英语,也算得上是个文人,夫妻俩相濡以沫,情趣相投,生活虽不富裕,但也过得其乐融融。只可惜,奶奶生下小姑后,身体就开始不好,几年后,奶奶抛下深爱的丈夫和三个儿女,离开了她无比眷恋的人世。更为遗憾的是奶奶去世前,连张照片都没有留下,我只能在邻居们陆陆续续的描述中,极力地构想着奶奶美丽的容颜。我坚信,如果奶奶穿上旗袍,撑着纸伞,款款地行走在悠长而寂寥的雨巷里,那情形一定不逊于戴望舒笔下,那个丁香般的江南女子。
  
  在许多日子里,这把伞只是静静地靠在那扇木门的后面,即使蜘蛛在它上面吐丝结网,岁月无情地褪去它美丽的色彩,也并不妨碍它陪我度过一个个湿漉漉的雨季,使我的童年免受风雨的袭扰。如同我心中的奶奶,虽然是如此遥远而模糊,甚至想象不出她的音容笑貌,但她依然深藏在我内心最柔软的深处。这种情感的产生,除了血缘上的关系,更多的是因为我无法像别人那样,能享受到自己奶奶的爱。在孩子眼里,吃不到的东西总认为是香的,得不到的爱同样也是最好的。
  
  有时,我打着这把油纸伞,总感觉把柄上还留着奶奶手心的温度,感觉奶奶一直陪伴着我,用温暖的双手把我紧紧地呵护。但天真的童年,有时也会产生一些莫名的伤感。放学时,刚好来了一场大雨。而无助的我,好希望也像别的同学一样,骄傲地指着窗外说“看!奶奶给我送伞来了。”我知道这只是幻想,爷爷和爸妈都在上班,我唯一的办法就是躲在别人的伞下,或淋着大雨跑回家去。要是奶奶还在,那该多好呀!她一定会拿着雨伞到学校里来接我。回家的路上,奶奶给我讲白蛇在许仙伞下躲雨的故事;还会给我猜那条老掉牙的谜语“后门口头一株菜,落雪落雨会朵开。”然后,大声说出谜底“是我们头上的雨伞。”奶奶听了一定会紧紧地搂着我,和我一起快乐地笑。跑着想着,不小心在雨中滑了一跤,一手捂着流血的膝盖,一手抹着泪水委屈地抽泣着。奶奶在天上看到,一定也伤心了……
  
  这把油纸伞在我的精心爱护下,一直用到我小学毕业,后来实在是破损不堪,才结束了它的使命。经过几次搬家,这把破伞早已不知所踪,但它的样子,它的颜色,还有我想象中把柄上奶奶手心的温度,却一直烙在我心里拂之不去。它不仅为我的童年遮挡过无数次的风雨,还让我无数次地想起未曾见过面的奶奶。后来,我有了更多更好的雨伞,但总不如那把油纸伞能使我如此的难以忘怀。我知道,这把油纸伞和奶奶一样,早已融入到我的生命里,直到和我一起渐渐地老去。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油菜花 下一篇:早晨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