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柿子花开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韩 瑞 莲 时间:2015-04-03 20:0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五月,我在平静地等待一件事,那就是柿子花开。从小生在小城的西部,那里气候寒冷,昼夜温差较大,只适合冷海棠、热海棠、核桃、山杏等果木生长,所以,在我儿时的记忆图画里,没有柿子树这一笔。现时,我生活在小城,柿子成了它怀里“一花三果”里的一果,柿子汁液的香甜,果实里舌头的柔软爽滑,柿饼的甘饴劲道,都是柿子让小城得到我偏爱的缘由。但对我来讲,只知道这些还远远不够,这不,就在这繁花似锦的时节,我却一直惦记着那柿子的由来。
  
  4月中旬去康陵村,那里的樱桃花开得正盛,而柿子树却不紧不慢的刚刚吐出嫩芽,仿佛刚刚睡醒的美人,睁着的一双惺忪妩媚的丹凤眼,美丽懒散的看着身边花开花落,嫩绿晶莹的眼神,透彻明亮。5月初的康陵,村旁的樱桃已青涩地探出小头了,头上还顶着未落掉的残花,而柿子树的叶片椭圆短小正在发育,像少女脸庞柔细的茸毛,舒展着青春的潮湿与润泽,看着心里痒痒的想去触碰,于是,轻轻的把一叶片拿在手里,细细的闻识,淡淡的草木香便慢慢而来,那味道仿佛既有若无,其实,真的什么味也没有,有的只是与柿子叶亲切的气息,这就是柿子叶给我的平凡新奇:无味里的有味,跟我们生活里许多没意思的时候一样,是智慧和兴趣把那些没意思变得非常的有意思。等到五月中旬,家住南邵的女友发短信:“柿子花陆续的开了”,是啊?自己赶紧约上朋友赶到康陵旁边那片柿子林,但见那柿子树叶越发的旺盛成熟,跟秋天成熟的柿子叶大小相仿。一些老树上的叶子铺铺展展健健壮壮,结实而有力的在风中摆动着。树枝与叶的根部,冒出许多绿色的小东西,四个绿色的萼片用身子紧紧的拢着一个青豆大小绿色的浆果,萼片底部收缩紧致,外部向外张开着,仿佛时刻在呼吸着新鲜空气汲取着营养。要不是刻意观看,它们被肥大的树叶覆盖,真是
  
  昌盛路边的柿子树年轻,自成一景,要领略柿子花的另一番情境,还是要到柿子林里去。柿子林里有烂草石子铺就的小路,路边是成排成片的柿子树,树干灰黑皴裂,枝桠高伸,叶子茂密,与这些相比,柿子花就更娇小玲珑,随便个中等的枝条就能托着小几十的花朵,数量的增多,大部分一起开放也就多,避开几片叶子细看就是一朵小花,一朵一朵黄黄的像一颗颗金色的小星星扑闪在叶子群里,自由明亮真切朴实无华,就如生活中陪我一同欢乐一同解忧的友人们,一直闪耀在我的生活里,时常激发我对生活的憧憬和向往,使我一直生活在那真切的美丽中。
  
  柿子花开,每年五月,我都会来到她的身边。悄无声息,却心息相通,与那柿子花。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艳艳水红菱 下一篇:巨变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