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兴的壶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 志 文 时间:2015-03-11 13:0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听说浙江的长兴也产紫砂壶,是很久的事。但真正见到,是最近。大丰博物馆有个长兴紫砂壶的展览,特地去看了一下。
  
  博物馆的台阶很高,陈设也简单。但在苏北的县城里,能有这样的博物馆,很文化,很阔气。
  
  在外地旅行时,总喜欢去当地的博物馆溜达。但跟团旅游,很少有把博物馆作为旅游景点项目的。只好蹭点时间,偷偷一个人溜过去,饱饱眼福。
  
  所以,在家门口,能在博物馆看到长兴紫砂壶展,觉得特别得解气。
  
  南大有位教授,叫康尔。前些年,他在央视《百家讲坛》讲的话题,就是紫砂壶。也是从他风趣的讲谈中,长了见识。原来,小小的紫砂壶暗合了国人的世界观。中国古人认为金、木、水、火、土是生成万物的元素,而紫砂壶的原料就是由五色土组成的,一把紫砂壶的完成也恰好是金、木、水、火、土五行的结晶,所以,把一把紫砂壶揣在怀里,那就是捧着万物的根本,就是揣着一个大千世界。
  
  但紫砂壶应该是我们江苏宜兴的“专利”,浙江的长兴也有,又算哪门子的事?其实,道理也简单。起初的宜兴紫砂壶与蜀山、南街、蠡河,分不开。50米高的蜀山上是泥土与火焰的世界,山下500米的南街上更是壶商云集,他们把烧成的紫砂器通过20米宽的蠡河,运往全国各地……后来,随着陆路交通的发达,紫砂生产中心转移到宜兴的丁山,热闹了500年的蜀山才沉寂下来。但丁山的紫砂也远远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于是,紧邻丁山的浙江长兴,因与宜兴处于同一地质构造带,泥料性质也相近。长兴紫砂壶也就扬眉吐气了。
  
  大丰博物馆这次展出的长兴紫砂壶,出自十多位长兴知名的紫砂名匠之手。我对紫砂壶没有一点研究,看壶,纯当一种生活的乐趣。隔着展柜厚厚的玻璃,我只能感觉每把壶的做工算是精致的,格调上也清雅高古,什么“金钉子壶”、“知足常乐壶”、“供春壶”等等,印象深刻。就像翻看一本闲适的书,有趣的地方就停下来,多看几眼而已。旁边也有一位观壶者,见我看得仔细,他上前问我正在品味的“远古之梦壶”,这把壶值多少钱?我笑笑,摇摇头。
  
  我也只是看客之一,说实话,我欣赏长兴的壶,但我更欣赏捧壶而饮的那种神态。在泰州老城生活的那段时间,家旁边有个小摊点,卖些日杂。一位我至今也想不起名的老者,他天天坐在摊点前,一手捧壶,一手不停在壶身摩挲着,闭目养神。有人买东西,他才微微睁眼。举起壶,嘬一口茶。然后,慢条斯里地从摊点取出客人想要的日货来。那神态,至今不忘。
  
  一把壶,价值几何?创办中国首家私人博物馆的收藏家马末都在讲收藏的时候说过一个事:过去民国的时候,很多人收藏紫砂壶总是先把品相好,出自大师之手的壶买下来,然后,专门请人养壶。这养壶,也有讲究。有外养与内养之说。外养就是要勤泡茶、勤擦拭。久而久之,让壶壁润滑。内养的关键是一壶不事二茶,一把不事二茶的茶壶冲泡出来的茶汤才能保持原汁原味,养出来的壶品性也才见得高雅。这样经过养过的壶,收藏的价值才高。听马末都讲这,我才恍然,那老者,泡茶,从来也只泡一种名叫烘青的茶,他也在养壶?回忆起来,并不见得。只是,岁月如那倒掉的茶,那老者如壶,有着茶也带不走的温香。而那温香,却一直温暖着我的心。
  
  长兴的紫砂壶,算是后起之秀。听人说,已有十次制成“世界第一巨壶”,其中一把放在中国茶叶博物馆大厅前。长兴也专门建立了紫砂馆。但市面上,真正的紫砂壶却越来越少。很多是用黄土添加化学物批量生产出来的,外表上,我们这些外行是很难辨别出来的。端着用黄土制作的伪劣紫砂壶喝茶,跟端起红砖头喝茶已没有两样,前者可能还有损健康。前些日子,一位好友告诉我,有人送了一把大师制作的壶给他。“据说市价3万。”他说。我特地去看了一下。他把壶放在书橱的显眼处,供着。看到这,我不知怎么,又想起那老者。那壶。
  
  老者的那壶现在值多少钱?我为自己内心的这一闪,感到汗颜。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深圳印象 下一篇:千古名楼叹岳阳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