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校情思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杨 永 进 时间:2015-02-15 12:1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村校现在不办了,只有校舍还静静地凋零在浓浓的树阴下。
  
  我回乡下,夕阳西下的时候,五叔一人坐在门前的银杏树下,盯着不远处的村校在发愣。我喊他,他抬头看看,并不理我,继续盯着远处。
  
  村校是五叔一砖一瓦亲手垒起来的。五叔的家挨着村校并不远,后来村校不办了,留下了空荡荡的房子,学校操场也很快就被改作农田种庄稼。五叔的儿子种了几年的“操场”,后来又给了别人种。五叔一辈子是泥瓦匠,他从不下地种粮植棉做农活,有时忙得五婶在地里远远地喊:你哪就不能下田来帮帮忙呀!五叔照例不理不睬。五叔的职业就是建房,许多人说他比专家还专家,小村庄上没有哪一户的房子是没有五叔参与建的。
  
  村校曾经有我童年的快乐时光。回想起来,我在村校念一二年级的时候,恐怕都是玩的。每个学期上不了多长时间的课,我的语文和算术两本书就弄坏了,到学期结束时我是没有书的。那个叫夏启旺的老师虽然很严厉,但许多学生并不怕他。我们要么推铁环,推到操场外的大路上老远处,要么打陀螺,上课哨子吹了几遍,还有学生不回课堂。有一次夏老师走到我的背后大喝一声:“把光棍(陀螺)给我没收了!”1961年元旦那一天,天气特别冷,我加入少先队,只记得为了赶往操场去排队,我跌破了鼻子鲜血直流。后来夏老师还表扬过我,说我虽然玩得把书弄没了,但红领巾是一直坚持戴的。直到上三年级,新调来了王骏老师,他叫我用报纸把语文书和算术书包起来,要我爱护课本,他总是鼓励我大声朗读课文,终于在三年级的什么时候我好像才开了窍。
  
  村校曾经有我19岁的浪漫诗意和梦想。1973年的春节一过,主要是耐不住农活的劳累和艰苦,我逃离了生产队,来到村校当上了民办教师。那时在我的心中,村校才是我放飞梦想的地方,那块黑板才是我展示个性与才华的舞台。当我到学校上班的时候,生产队已经派人把几节插秧抽水
  
  用的槽桶抬到了学校当课桌,50多个学生自带小板凳来上课,济济一堂,一二三年级大复式,语文算术音体美,我一个人包教一个班。五叔把他的两个儿子也送到我班上来,还对我说:“你教得好还能转正呢。”这让我好生感动。老校长李云“躲”在教室门外听我的课,每周评课时都给我很大的鼓励。公社文委李元祥亲自来看我上课,还安排我暑期到县教师进修学校研修培训。寒来暑往,四载春秋,学生们的笑声和家长的赞誉是我最大的快乐。
  
  村校,对上个世纪70年代的小村庄来说,一直是走在时代前沿的地方,可以说村校就是小村庄的文化中心,教师就是小村庄的文化精英。现在,村校也许已经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村校的房子还在,路也依旧,树仍在长。当年的文化精英们都离开了那里,我的学生们,包括五叔的两个儿子,大多也都离开了小村庄,就连五叔的孙子也进城了。
  
  一切都在发生变化。一切都在匆匆忙忙。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变化的理由。过度怀旧,只能让我们无端的平添伤感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