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玉兰之心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茅 爱 霞 时间:2015-02-12 13:1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时值盛夏,广玉兰怒开,办公室门前的一排广玉兰在我们都不曾察觉时静静绽放,其实我从来没有去留意过它们,甚至没有想起它们叫广玉兰。直到有一天,门口的路上落下的几片花瓣,随着风儿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我才去注意它们——哦,原来它们是广玉兰!
  
  广玉兰远远望去,犹如一妙龄少女迎风而立,不矫柔、不造作,站一身男子的凛凛之风,韵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飒飒之气,洁白透玉。每次走过门前那条路,看到脚下的广玉兰花瓣静静地躺在那,都会小心翼翼地踮着脚,生怕踩坏素白如玉的它们。洁净的瓷瓣上一张张铁锈色的网从角落渐渐侵染,留下了不规则的纹路,皎白的花体虽落入泥尘,却似仍留仙气,优雅端庄。
  
  每当我看到明媚的阳光跳跃在广玉兰树上,总会忆起10年前的那几张在广玉兰树下纯真大声嬉笑的脸庞。犹记小学课本中的陈荒煤先生的《广玉兰赞》,里面描述:盛开着的广玉兰花,洁白柔嫩得像婴儿的笑脸,甜美、纯洁,惹人喜爱……于是,我和几个幼时伙伴趁着放学后一抹余晖,来到校园后边马路上,路边花坛里的广玉兰正在大朵、大朵地绽放,煞是好看。当然,还有一些娇羞的花骨朵儿像幼时五角钱一只的蛋筒立在绿叶中央,玉雕的瓣儿中透着青绿,又像极了一个个大号的青桃子站在树顶上,让我们这些仰望着它们的人儿垂涎欲滴。于是,我便和小伙伴们双手紧抱着树干,使劲地摇晃着身体妄想撼动大树,可是,不管我怎么使劲,那些高贵的花儿却好像扎根似的稳坐树冠丛中,全然不顾树底下我们这些渴求的眼神和粘着汗水绞乱在一起的发丝。
  
  虽若如此,我们却毫不气馁,也全然不介意路人异样的眼光,尽全力行动着孩提那时特有的带着破坏性的蓬勃朝气。我们用沾满了星星点点棕褐色老树皮屑的“魔爪”在一棵又一棵广玉兰树上做亲密的摇摆姿态,终于,随着一声呼唤:“掉下来了!”我们几个孩子飞奔向了那棵不幸的树,一拥而上,然后,六七只魔爪伸向了那位坠落的“仙子”脸颊。
  
  “摸起来滑滑的唉,好舒服,像婴儿的脸!”
  
  “真的呢,好白哦!”
  
  “来、来、来,我们一人一片!”
  
  ……
  
  儿时的画面随着孩提的“张狂”渐渐淡去,我弯下腰身,捡起了一片带着淡淡锈斑的瓷瓣儿,还似以前记忆中的那般模样,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贵和孤芳;用力地用鼻子嗅了嗅,一股馥郁的芳香之气溢满口鼻,清冽似有美酒的芳香,淡雅似有白雪的素净。站在树下,我心里始终有种感觉,恐怕这才是真正的碧玉妆成一树高吧!看着手心中的广玉兰花瓣,慢慢翻转,细细品读,幻想着终有一天成为它们一般的人儿——玉洁冰清,天塌不惊。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花喜子 下一篇:蓬莱阁游记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