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奖三人行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余 同 友 时间:2015-01-15 22:4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10月20日一上班,习惯性打开电脑,登陆到QQ,一贯不太热闹的鲁迅文学院第七期研讨班同学QQ群猛地滴滴声不断,待看了,才明白,新一届鲁迅文学奖揭晓,十位中短篇小说获奖者中竟有三位是鲁七的学员:鲁敏,盛琼,李骏虎,同学们纷纷上来祝贺。作为同学,我自是非常高兴,但当天要出个差,便顾不上发言,关了电脑出门去了。但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秋天的田野,便想起了和这三位获奖者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
  
  先说说鲁敏吧,在鲁院时,她已经是备受文坛关注的青年作家了,但为人却非常谦和,不见一毫锋芒,对于人事也有着一种江南女子特有的细腻与温婉,印象中有两件事颇为难忘。一是学习中途我们集体去江西参观,大约是由瑞金到赣州吧,在中巴车上,她与李骏虎坐一排,我坐在他们前一排,沿途看见许多的水泊,鲁敏便问李骏虎,湖和泊有区别么?中国人真复杂,一个水字,弄出许多花样,湖呀海呀溪呀河呀。李骏虎说,那当然有区别,古文中不是还有淖啊汀啊,每一个字所表述的意义是不一样的。李同学于是说了很多,鲁敏很认真地听着。随后,不知她又问了个什么问题,估计比较低级。李骏虎笑着说,这不明白啊?鲁敏有些狡黠地说,我勤学好问么,再说,我问你,不是显得你有学问么,你就有成就感啊。我在前面听了这话,不禁偷偷地乐了。再一件是离校之时,那晚北京下着雪,家在南京的鲁敏、黄雪蕻同一个车次,而我的火车时间也与她们大致相同,便打了一辆的往北京站去,到站候车时,黄同学大概是让一位南京的同志到时去接站,电话联系时,鲁敏再三叮嘱说,把我们到站的时间说得迟一些,不要让那人去早了,只能让我们等人家,不要让人家等我们。
  
  接下来要说到盛琼了,其实她就是我们安徽安庆人。我和她第一次说话是在开学两三天之后,那天晚上,我们在一个同学的房间里聊天,我不知说了句什么话,盛琼惊讶地说,咦,你是安徽的吧?嗬,我知道我们是凭乡音找到了老乡。她随后说了一句较地道的安庆话,我们一下都乐了。关于盛琼,同学半夏有个评价:她有时静得厉害,有时又动得厉害。我应该能理解这句话。盛琼平时特别安静,与人说话时也是低眉看着对方,很真诚,也有点害羞的样子,而且总是带着微笑,但有一次,我们在晚上举行了一场舞会,乐声响起,大家先是有点跃跃欲试,但敢于下到舞池里的不多,盛琼却率先跳了起来,她扭得柔美而奔放,用半夏的话说就是:妖妖的!毕业时,盛琼因有事先离校了,而当我在火车站等车时,她却在遥远的广州给我发来了短信:同友老乡,记得你的方正随和,先行离校未能面别,见谅!
  
  最后,说说骏虎。在鲁院,我和他很少谈文学,我们交手最多的是打乒乓球,我们的球路相近,属于硬朗的快冲型,打起来,嚓,嚓,嚓,热闹是热闹,就是没有多少回合便见分晓,骏虎是个讲究的人,即便是打乒乓,他不愿意用鲁院的球拍,而是自己买了新拍,说是“欲善其事,先利其器。”说也怪,自从他有了新拍,球技直线上升,我以前能与他打个平手,后来总是输多赢少,每逢赢球,他就笑得特别开心。毕业时,我们相约,再相见时,还打一次乒乓球。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醉美池州 下一篇:石城的皈依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