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梅山烈士纪念碑前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孙 令 辉 时间:2014-12-10 04:3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带着童稚般的纯真与朝圣者的虔诚,我走向一座小山,走向树木簇拥中的烈士陵园,走近那高高矗立的纪念碑,去追寻烈士的踪迹。
  
  站立山顶,环顾四周,一幅山光海色、瓜果田园之景致尽收眼底。远处,迤丽群峰,苍苍绵绵,浩瀚南海,碧波滔滔;近处,石沟溪水在蓝天白云下悠悠如链、晃晃似镜,溪两岸椰林成片、瓜园菜地葱绿,生机盎然;山脚下,海榆西线公路和三亚至石绿铁路穿扬而过,象两条飘带从这里向东西方向伸延,沟通了老区与外界的联系,促进了古老文明与现代文明的交融和发展。此时此刻,只要静心一想,便会懂得老区人民选择这座小山建烈士陵园,可谓用心良苦。
  
  陵园始建于70年代中期,那时“文革”的创痛还严重地影响着老区人民的生产和生活。但听说政府要建烈士陵园,要给死难烈士立碑,广大群众热情颇高,勒紧腰带慷慨解囊。这行动本身就体现了老区人民对先烈们的无比崇敬之情,蕴含着长期来形成的老区精神——坚韧不屈、无私奉献!正是这种精神,造就了一代又一代老区人,顶住了许许多多的艰辛和磨难,凝聚成一个具有强大号召力和感召力的老区魂。
  
  绕着纪念碑,我轻轻地走;在集体墓穴前,我止住了脚步。这里长眠着几十位先烈的亡灵。呵,俯首摸一摸墓底的基石,可有战士躯体的余温?抓一把潮湿的山土,可有烈士的鲜血滴出?我闭目微憩,让一颗心裸露在散发往古幽思和历史情愫的小山上,它们并未因时光久远而老去,又纷纷沓沓在眼前重叠映现着,那金戈铁马枪林弹雨的呼啸声,那龙腾虎跃冲峰陷阵的身影,依然是那样的鲜活而生动……那不是区委书记孙维青吗?创办农民识字班,播撒革命种子,建立“青救会”、“妇救会”,清奸锄恶,发动群众,生产自救,体现了非凡的组织领导才能。由于汉奸告密,被日寇围追,面对寒光闪闪的劈剑,舍身取义长留浩气。那不是在革命圣地——延安聆听过毛泽东主席谆谆教诲的孙毓雄吗?“抗大”毕业后奔赴黄河抗日前线,不幸落入国民党虎口,在监狱中凛节坚贞,慷慨就义。那不是驳壳班长何庆光吗?身陷敌围,身中数弹,仍拉响最后一枚手榴弹冲向敌群,与敌人同归于尽。那不是琼崖纵队红军卫生员孙亚成吗?不论是鸟儿欢歌的深山密林还是硝烟弥漫的战场,她年轻的笑靥、甘甜的话语,曾温暖过多少伤病战士的心房,以至当听到她牺牲的消息,竟让不少英雄男儿垂泪不已……真的,漫步这座小山,随便一阵风都是那样的撩人心怀,随便一片树叶、一块山石都在叙述一段动人的故事。长眠在这里的几十名烈士,既有梅山籍的,也有外乡在梅山老区战斗时牺牲的。我想,他们原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躺在这座小山上,因为拯救民族危难的理想尚未实现呢;原本就没有企盼成为英雄,把名字刻上石碑载入史册流芳百世,因为家里还有妻儿父母热切等待的眼睛、割舍不断的亲情呢;然而,正是这些平凡的人,揣着一颗不愿遭受欺凌的民族之心,把自己的生死同中国革命的解放事业紧紧连在一起,用自己的行动创造了可歌可泣的光辉业绩,从而倒下了却成了一座永垂不朽的丰碑,永远矗立在老区、乃至中国人民心中。
  
  作为一名老区儿女,此时此刻,我心情无比激动,兵燹之乱以及愚昧落后,曾给这块热土带来过多的苦痛,但随着党的富民政策春风般吹遍了千家万户,老区人民终于抖落了历史积留在身上的尘埃和重负,勇敢地去迎接新时代的挑战。谁说老区只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如今的梅山老区,乡村面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人民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你看:肥沃的田野绿波荡漾,花繁瓜硕稻苗壮;新辟的养殖基地生机勃发,鱼虾欢跃蟹儿肥;一幢幢新建的楼字让茅草屋立刻消声匿迹,一个个歌厅舞厅使一度沉寂如平湖的乡村之夜泛起一层层涟漪……站在烈士纪念碑前,在世纪之交抚今追昔,我产生了一种历史的巨变感,一种历史的跨越感和一种历史的豪迈感。我想,假若烈士英魂有知今天祖国的繁荣、老区的巨变、人们生活的安康,定然会含笑九泉。安息吧,先烈们!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鼎湖山游记 下一篇:听雨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