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灯笼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25 17:00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李 笙 清
  
  每到元宵节,母亲都会从箱子里拿出一对纸灯笼,挂在老屋门前的屋檐下。
  
  纸灯笼是用红纸糊的,由于年代久远,红纸已经开始泛白。纸灯笼可以折叠,里面一圈圈扎着篾条,中间用铁丝扎着一个碗型的托架,上面正好可以放上一只小碗。二十多年前,我正在上小学,家里穷,每次过元宵节,看到别人家门口挂上了大红灯笼,心里就格外羡慕。
  
  有一年元宵节晚上,天寒地冻,我站在雪地里,看着一户人家挂的灯笼竟看得出了神,结果被雪风吹病了。在医院里,我一边打针,一边哭着找母亲要灯笼。母亲皱着眉头说:“我们家房子又破又小,挂个灯笼也不体面,那些灯笼都是住大房子的人家挂的,那样才气派,才好看。”我知道母亲只说对了一半,真正的原因是家里吃了上顿愁下顿,根本拿不出闲钱去买灯笼。
  
  那时节在乡下,灯笼都是篾匠扎出来的,手工活,有些贵,一般人家是买不起的。但我看灯笼看出了病,这件事深深刺痛了爷爷的心。做皮匠手艺的爷爷手很巧,他抽时间到镇上的谢篾匠家“瞟艺”,只看了两次,他就买了些篾片、红纸回来自己鼓捣。爷爷用了三天时间,就做好了一只大灯笼。那时候,有钱人家挂的灯笼都是用的红绸蒙上的,爷爷没钱买红绸,只好用红纸。那时候乡下经常停电,爷爷在灯笼里面用铁丝做了一个架子,上面放上一只小碗,装上一些菜油,再放上一截灯芯,点亮后,灯笼红红的,挂在堂屋里煞是好看。
  
  可是这毕竟是纸糊的灯笼,安全系数不高。有一次,我看到隔壁的小军拎着一只小灯笼在门外玩,便偷偷爬上桌子,试图取下纸灯笼也拿出去玩耍。结果灯笼歪了,火苗烧着了纸,灯笼顿时成了一个火球,幸亏火烧断了吊着灯笼的线,如果用的是铁丝,后果将不堪设想。爷爷没有责备我,他又扎了两只,是可以折叠的,却只在每年的元宵这天挂出来。因为按乡俗,要想图吉利,灯笼一点就要点一夜。
  
  这么多年过去了,爷爷早已不在人世了,可母亲却一直古董般地珍藏着这对纸灯笼。每年元宵夜里,母亲会将它们挂在屋檐下面,不同的是里面的油灯换上了灯泡,比过去愈发明亮。
  
  今年的元宵节又到了,看着城里满街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看着小孩手里提着的形形色色的小灯笼,我的脑海中便会不由自主地浮现爷爷在煤油灯下扎灯笼的情景,仿佛看到了母亲爬上梯子挂出她心爱的纸灯笼,此刻我的心里便会一片温暖。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炸响在炕头的鞭炮 下一篇:放歌春天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