楂叶果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8-18 16:2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经霜一打,楂叶果的叶子便脱尽了。一枝一枝的,亮出了沉甸甸的麦穗样的楂叶果,猛地从枯草丛中伸出来,像是腾起的火舌,漫山遍野,在秋风中摆动。
  
  楂叶果生长在山坡上的刺蓬草丛中,只有经过深秋的厉霜严寒,才会结出晶莹透亮的红光。楂叶果可以酿酒,酿出的酒又甜又辣,喝一口,浑身上下是使不完的劲儿,即便是憔悴的樵夫,喝了楂叶果酒,也会面对青山蓝天吼出欢快的山歌野曲来。
  
  在乡下,秋天到来的时候,楂叶果便是孩子们的美味了。把那历经苦霜寒露的楂叶果,撮几粒放进口里,一股凉爽爽的大山的清香尽收肺腑。融融的秋日西下的时候,常见山村那放学归家的路上,背着书包的学生们,人人手中拿着一枝楂叶果,像握着一面秋天的旗帜。
  
  很小的时候,是爹妈上山砍柴时,折几枝带回来。远远的那一屏青黛色的山,便是父母砍柴的地方。一天一担柴,不黑不回来,是说那砍柴去得远。每到落日快沉下那抹青黛色的山际的时候,便去路口等。一担一担的柴遥遥地来了,又吱呀吱呀地过去了。若见那柴担上插着一枝耀眼的楂叶果,便有孩子欢呼雀跃地跑过去了。有时等到自己的爹妈担着柴回来了,却不见有楂叶果。或者心绪不好,或者是因为忙忘了。跟着那没有插楂叶果的柴担快快地回家,落日的余晖正照着枯秋的小路,像洒落着一层失望。
  
  手中没有楂叶果,就不会跑到小伙伴中间去了。一人坐在门槛上,望着稻场上的落尽了叶的果树有着许多的想法。想进屋去问父亲,而那疲惫的父亲坐在火炉边,头靠着自己的双膝已经睡着了。
  
  后来长大了些,大人们说可以扛起一捆柴了,便在天未亮就被喊了起来,草草地吃了饭,又带上红薯之类的午餐,开了门,在阵阵刺鼻的寒气中,趁着熹微的晨光走上了砍柴的路。待上了崖,回首一望,啊,那轮艳艳的红日才从东方的山脊上升起呢。无心欣赏这高山日出;那满坡的楂叶果早摄入魂魄了。跑这里摘几粒,跑那里折一枝。上面还挂着闪烁烁的露珠呢。一不小心,被楂叶果枝上的刺悄悄地刺了一下,手指上顿时便浸出一滴鲜红的血,恰如粘在手指上的一粒楂叶果。下崖时,大人早给你准备了一捆柴,让你扛着。自己则先把那几枝楂叶果绑上去,方才跟着下山。下百步梯时,腿脚却不听话地颤起来。这时才懵懵懂懂地想起平常跟大家一起念的一句被篡改了的句子:“不怕牺牲去砍柴,排除万难挑下崖……”一面是陡峭的山崖,一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一不小心,扛在肩上的柴便像一条粗蛇,蹿下崖去了。良久,才听见一声仿佛来自天外的闷响。只见那几枝绑在柴上的楂叶果被挂在崖边的刺丛中,无可奈何地晃了几晃。
  
  在上世纪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山里的孩子有谁不是在这红扑扑的一簇簇的楂叶果中走出童年的呢。
  
  那在秋风中像沉甸甸的麦穗样飏扬的楂叶果啊。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小菜地 下一篇:爱是习惯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