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呢喃唤春回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7-31 19:3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彭 忠 富
  
  犹记得小学课文描述燕子的那些句子:“一身乌黑光亮的羽毛,一对俊俏轻快的翅膀,加上剪刀似的尾巴,凑成了活泼机灵的小燕子。”多么具有画面感的句子,像一幅精彩的速写,把小燕子的形象牢牢地定格在我们的记忆中。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刘禹锡的《乌衣巷》充满了世事难料的沧桑感,似乎燕子也嫌贫爱富似的,没有华堂居住了,就降低身段栖息在寻常巷陌。其实燕子哪有这种趋炎附势的心理呢,它们所追求的,不外乎人家屋檐下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窝罢了。燕子春来秋返,遵循季节交替的规律,在不断地迁徙之中,完成了生命的繁衍。
  
  燕子是最具有平民化的鸟儿。城里很难见到它们的身影,因为水泥丛林似的高楼大厦,早就没有了它们的筑巢之地。吹面不寒杨柳风,沐浴着和煦的春光,到乡村去看燕子吧。在田野的上空,一只只燕子三五成群地在那里或低飞觅食或振翅盘旋;在乡村的电线上,三三两两的燕子栖息在上面,呢喃私语,把一组组电线变成了充满旋律感的五线谱;在农家的屋檐下,草房最好,瓦房也不错,都可以见到燕子在那里飞进飞出。它们一定正在经营着自己的爱巢,而爱巢里面,说不定正哺育着几只羽毛未全的乳燕。
  
  儿时住在乡村,是那种夯土墙,茅草房。虽说墙很高大,可是比起后来的小青瓦房还是差个档次。我们住着虽不满意,可是小动物们却很高兴。墙角老鼠可以打洞,惹得猫咪成天在家里追逐老鼠。外墙壁上到处都是拇指粗的洞眼,嘤嘤嗡嗡的,那是土蜂在墙壁上的杰作,它们把那里当成了蜂房。麦草房顶上也很热闹,到处都是麻雀窝,它们一住就是一年。只有燕子,让我们觉得稍微心安,因为它们只是暂时栖息在那里。父亲还专门留出几个平方的阳台,称为燕儿窝。平时可以堆放农具或者其他的一些杂物。那时周围的邻居,家家都有燕儿窝,这应该是约定俗成的称呼。
  
  燕儿窝修好后,果然春天就有一对燕子来拜访了。它们在那里飞进飞出的,观察着周边的环境,最后真的在那儿安家了。它们飞出飞进,忙里忙外,从早到晚不歇息,衔来柔软的干草、零落的羽毛甚至碎小的纸屑,和着泥土,用唾液把这些建筑材料粘合在一起,仅两天就在燕儿窝的屋檐下建起了一个半球形的燕窝。虽然简陋粗糙,但燕子总算有了一个安身之处。这可真是栽好梧桐树,招来金凤凰了,看来燕子也是善解人意呀!
  
  有一次,我不解地问父亲:“阳台就阳台,为什么叫燕儿窝呢?”父亲解释说:“燕子每年都来,从不失约。我希望它们在燕儿窝垒窝。燕子来后,你们千万不要去惊吓它们,不然我要罚你。”父亲说这话时,满脸严肃,我觉得他是认真的,因为父亲早就说过燕子是益鸟,是捉害虫的能手。
  
  母亲还告诫我,千万不能用手指燕子,不然头上长癞子。我当时唯唯诺诺,吓得够呛。不过现在看来,那是母亲善意的谎言,她不过希望我们与燕子和平相处罢了。其实何止燕子,鸟类和人类,都是地球上的一份子,都有在这里获得生存的权利。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剥夺它们的生存权呢?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