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岛小夜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7-29 18:55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张 维 萍
  
  “这绿岛的夜,像一艘船在月夜里摇呀摇……”
  
  多年前,感动于蔡琴那撩人心弦的歌声,将这首《绿岛小夜曲》视为心曲。而今天,当久违的曲子再次萦绕耳际,这份感动却来自于梅山姑娘沈琴。
  
  此时的我,正仰天躺在逶迤的海塘堤上。星星在没有污染的梅岛夜空眨巴着明亮的眼睛。海风轻轻掠过,一侧芦苇荡荡,一侧波光鳞鳞。稍远处,六横岛的灯光将海面点缀得璀璨万分。沈琴和我头抵着头,轻轻地哼唱着。这样的夜晚,你怎么还会记得城市的喧嚣,人世的纷争,这样的夜晚,你的心被星空月色,海风渔火轻轻荡涤,荡涤。
  
  与沈琴的相见,源于几日前我在北仑网站上看到了介绍梅山风光的页面,有感于早些年对梅山风土人情的美好印象,我以《那山,那水,那人》为题跟了一帖。没想到几天后再登陆,发现一名“绿岛女”急切找我,还给我发了封短信:“张老师,是你吗?我是沈琴,梅山的沈琴,那个你教她唱《绿岛小夜曲》的沈琴。”
  
  哦!梅山姑娘沈琴,那个热爱写作,勇敢生活的沈琴。多年前,不正是她让我初次认识了绿岛梅山嘛!没想到今天,她再次让我认识了“休闲梅山”。
  
  十年前,沈琴是梅山中学的一名学生,那年梅山中学推荐了几名学生成为晚报小记者,沈琴就是其中之一。此后,通过沈琴的来稿,我了解了一个感性的梅山。
  
  《我是渔家女》让我分享到海湾人家赤脚下泥涂,随手抓虾蟹的乐趣。得知梅山正宗的咸泥螺是绝没有泥筋的;别处寻觅不着的割香螺味道是超鲜美的;梅山老小赶海,不仅为了生计,还因沁凉柔软的海泥是可以驱病健身的。
  
  《第一次卖西瓜》让我得知梅山的土地上,经年不断的绿来自于勤劳淳朴的梅山农民,因为梅山土壤咸碱度适宜种西瓜,当地农民每年栽西瓜上万亩,春夏之际,梅山的农田绿得漫无边际,偶有风吹,不经意让你看到躲在下面的瓜果,不禁口内生津。尝一个,梅山的西瓜均是皮薄瓤红,汁甜水份足,并且个头适中,还有卖瓜人是绝不吝啬的。
  
  《家乡的盐场》让我知道梅山盐场有万亩之广,产盐万吨之多,并且历史久远。在那些特殊的年代里,梅山盐场,梅山盐农向江浙人家提供了生命之根本,默默地做着贡献。还有《我的榜样》一文中得知梅山人为强身健体历来重视体育,校友沈盛妃顽强的拼搏精神取得的骄人成绩一直激励着沈琴。由此,我看到了一个志向高远的沈琴。
  
  就这样,一学年过去,批阅沈琴的来稿,成了一种享受。虽然从未谋面,我已喜欢上这位带有海风气息的梅山姑娘,也喜欢上梅山这片绿意盎然的土地。
  
  一年一度小记者换证的时间到了,梅山中学送来的小记者名单中却没有找到她的名字,我赶紧打电话询问学校老师,说是该生可能家里条件不大好,未订晚报。噢!搁下电话,我的心思却无法扑到案头工作上,又拔了通电话给学校老师:“这样吧,你通知那位小记者来换新证,她的订报费我来出。”就这样,第二年沈琴又成了我们的小记者。
  
  这学期,老师送来的第一叠稿件中,还夹杂着沈琴给我的一封信,信中说道:“张老师,谢谢你,我是个非常喜欢读书写作的女孩。你垫付的报款我妈妈说了,收了黄豆卖了钱一定还给你。”读了她的信,我眼眶发酸。从此,她成了我牵挂的一个女孩。
  
  又一年,梅山举行了全民运动会。金秋的一天,我初次踏上陌生而又熟悉的海岛。采访结束,我特地找到学校辅导员,说想见沈琴。不料,得到一个意外的消息。原来沈琴爸爸不久前因病过世。当日正做“头七”,沈琴没有来校。我扼腕叹息,又有些担忧,这位懂事又有志向的姑娘会不会因为这个变故而折翅?我想见她的欲念更强烈了,老师愿意陪我一起去,但需等她上完下午的课。
  
  傍晚时分,我与那位老师一起来到一个叫梅树坑的村子,其实不是那天因为牵挂着沈琴的事,我是很有兴致游览这一路山野美色的,这一路走去,都是起伏无边的绿,因为秋季,又透着一抹黄。正应了“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楼房六七幢,八九十枝花”的诗句。
  
  尽管那日是初次见沈琴,彼此却有熟悉的气息围绕,劝慰激励的话自然说了不少。那日的沈琴有点激动有点哀伤,但更多的却让我感受到那一股海岛姑娘特有的韧劲。说着说着,沈妈妈留我们吃晚饭了。恍然发现无色已晚,慌不迭迟的起身告辞,我这个“懒阿姆”这时才领略了岛屿交通的与众不同。
  
  当晚,留宿在老师的宿舍里,沈琴也来了。晚上我们一起去海边,那日的海很宁静,我不由得吟唱起《绿岛小夜曲》。沈琴说好听,我就教她。事后我想我怎么可以教一个初中女孩唱情歌呢。但不知怎的,那晚,在可以听海,可以观星的梅岛夜晚,我没有感觉到不妥。
  
  再次见到沈琴,她已是俊俏能干的小媳妇了。受她的邀请,我携家人再次来到梅山。
  
  如今,沈琴已参与了梅山的旅游开发,她开着那辆白色的帕萨特,带我参观了海产品加工基地。也奇怪了,加工厂门口晾晒着一匾一匾的半干半湿的小鱼却愣是没有找到一丁半只苍蝇。我纳闷的当儿,女儿已在旁边捡贝壳、追沙蟹了。沈琴又麻利地从海上网箱养殖的渔民处买了几只大蟹,渔民自豪地告诉我们说,你们吃了这蟹,平时菜市场里买的就不要吃了。原来,这里渔民养殖的海产品喂食是海上捕来的小鱼小虾,食物链是原生态的。我顺口说,我们那儿菜场也有你们梅山渔民的涨网货在卖。沈琴告诉我,以后城区里想买到梅山涨网货可能性不大了。因为梅山已筹建了一处海产品交易市场,届时,你们只有来梅山现买现吃了。
  
  中餐的海鲜大餐自不必说。傍晚,沈琴安排了我们在新开发的梅港渔村烧烤。我适意地看着女儿在灶台周围转悠,先生在不远处的亭子旁悠然充当着钓渔翁,背后一排松木搭建的小木屋映衬,夕阳余辉,涂抹了那份温馨。晚上,女儿去梅山极具地方特色的山顶文化公园凑乐闹了。我和沈琴来到海边,躺着。沈琴为我唱起了这首《绿岛小夜曲》……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梅山散记 下一篇:清明节里的思念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